永續發展觀念抬頭 美妝界邁向永續發展

記者 周宸妘、黃于臻、林士堯/採訪報導

美妝產業蓬勃發展,根據經濟部統計處數據,台灣藥妝零售業總營業額2011年時是1648億,2021年時已達1980億,但在經濟成長背後,帶來的環境影響也需要受到重視。 

化妝品的隱憂 影響人體與環境  

美國環境工作組織在2018年發表的一篇研究《你的化妝品裡有鐵氟龍嗎?》提到,200多項在Skin Deep®資料庫中的保養及清潔用品,檢測出會引起癌症及甲狀腺疾病的聚四氟乙烯(PTFE)。PTFE又稱鐵氟龍。在生產鐵氟龍的過程中,需要加入全氟/多氟烷基物質 (PFAS) 作為助劑,最終產品多少會有殘留劑量,因此增加了使用鐵氟龍製品的健康安全疑慮。  

PFAS主要有防水、防油的性質,難以分解,生活中常見的食品包裝、電子產品、不沾鍋具、家具、化妝品等,都可以看到它的蹤影,但其化學性質穩定,在環境中不容易分解,而成為環境中永久性的污染物,並能經過土壤滲入地下水。  

生活中常見的包裝食品也能看見PFAS的存在(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根據美國毒性物質及疾病登記署(ATSDR)的資料指出,雖然研究沒有明確表示PFAS會導致人類罹患癌症,但暴露於高濃度環境的人可能會增加腎臟癌和睪丸癌的風險。而且已有研究發現PFAS會導致甲狀腺疾病、膽固醇值升高、肝損傷。研究人員也指出,PFAS會影響子宮內的胎兒,提高寶寶出生時體重較輕的可能性,同時也阻礙母親的乳腺發育,影響母乳餵養能力。  

永續的綠色保養   

聯合國於2015年宣佈「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涵蓋環保、社會、經濟等議題,並標明17項核心目標,希望引領全球共同努力,朝著永續發展前進。其中的環保議題也是大家最為關注的,而永續及環保已是各企業所面對的當務之急。  

台灣髮膚保養品品牌創辦人葛望平因從小就有嚴重過敏體質,發現過敏和環境汙染密切相關,空氣中的環境荷爾蒙、室內裝潢的甲醛,日用品中含有的防腐劑、重金屬等,太多的化學物質都會誘發過敏。於是在2006年,確立的品牌發展方向「綠色」,開始進行綠色永續創新計畫,積極實現綠色理念,創造綠色永續價值,從採購、原料、設計、生產、運送、使用到回收,把所有細節做到減少對環境的衝擊。 

希望能打造綠色產業鏈,並持續與包材廠商配合,並成功開發出多款 MIT 環保瓶器,像是「100% 生物可分解瓶中樹」、「100% 再生瓶」,以及「全球第一支再生押頭」。與包材廠商一同進行整個綠色瓶器的國際綠色認證,從原料端、瓶器製造端到瓶器使用端進行全面改革。 

然而一個品牌想要讓整個業界朝向綠色永續是相當困難的,品牌永續長謝修銘表示,除非像是萊雅集團這樣的大企業,才能靠一己之力改變所有產業的行為。因此需要從整個產業鏈去做改變,才能有效地推動永續發展這個目標。

要讓品牌走向綠色永續,必須從產業鏈做改變(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謝修銘也提到在推動的過程中,需要耗費大量的成本及時間去和廠商溝通,失敗也是在所難免的,最重要的是與廠商達成共識創造製造雙贏的局面,因為如果產業鏈不升級不改變,就無法達到對環境降低衝擊的承諾。  

無論是大中小型企業,都視企業社會責任(CSR)為企業成功的重要目標,隨著人權及環保意識的提高,環境保護、資源分配及貧富差距等社會議題逐漸受到重視,企業除了要謀取自身利益之外,同時也要兼顧社會上的責任益,包括同事、顧客、合作廠商、消類者、環境等。  

謝修銘認為企業如果只是把企業社會責任當作責任或公益,這樣社會的回饋就會相對緩慢,但若是將企業社會責任當作一個競爭,去思考還能創造那些其他價值,將投入的比例拉高,對台灣社會正向的效益就會迅速的堆疊起來。謝修銘也認為應該將其納入公司風險管理,因為將其當作一個風險去評估,才能在變化來臨之際有充足的時間和量能去因應調適。 

多數洗髮精包裝不可分解。攝影/林士堯

美妝品循環經濟 綠色包材的創新   

歐萊德與台灣設計研究院合作輔導計畫-《零碳經濟-化妝品包裝容器全品項循環包裝創新計畫》,結合集泉塑膠、集泉塑膠、大全彩藝、台鈺軟管、瑞營塑膠、上溢精密、大豐環保、宏恩塑膠等企業供應鏈全面性創新,將過去化妝品及複合材質徹底改造成可循環再利用包材。

計畫目的在於推動化妝品包材改革,將永續精神放在貼近生活的設計中,為塑膠產業帶來綠色商機,傳遞「綠色、永續、創新」核心理念。

許多企業聯手推動包材改革,為塑膠產業帶來綠色商機(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根據The bast life文章指出,塑膠為液化石油氣、天然氣混合而成組成,由於無法生物降解,需要花上400年的時間才能將塑膠分解。再製造的過程會產生大量的二氧化碳,排放到空氣中經過水循環,會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之中,包含空氣、土壤、水(河川、海洋等),間接造成環境的污染。 

位於新竹湖口工業區就有一間軟式包材彩藝印刷廠商跟上循環經濟潮流,除了製造日常軟式包材(如:零食包裝),他們也正積極投入環保包材研發,加速於永續發展措施的推動。印刷廠商技術專員鄭裕達分享,近年具有環保意識的企業,因有助於提升企業形象,都會想與環保包材的廠商進行合作。此外,台灣對於軟式包材並無相關回收法令,所以推動環保包材算是提早做準備。 

「環保為企業發展的絆腳石。」營業部副部長林義傑表示,環保本就是一個花錢的事業,研發過程及結果的成功與否都其不確定性,在因此在研發環保包材比傳統包材須費更多成本。不單只是研發時間的多寡,成功研發出的環保包材,其時效也會影響到庫存成本。  

林義傑進一步說明,當自己未投身於包材產業時,本以為面膜袋用完就只是個垃圾,但可它其實兼具了行銷及保護內容物的功能。然而當要跳脫傳統方式進行環保包材的創新,並保有原本的功能,其中包裝材質的轉換導致研發過程並不容易。

可回收單一材質面膜包裝。攝影/黃于臻

塑膠循環再利用 美妝產品包裝走向綠色經濟  

零碳經濟時代的來臨,隨著國際市場對於環保的重視,環保署於今年聲明2025年包裝產品須使用25%再生料、2030年則要達到35%,像是化妝品、清潔保養用品等塑膠容器,都必須配合驗證。不過多數台灣化妝品業者指出,包材成分轉換等技術層面來看,時程都太緊迫;而化妝品容器多為PETG塑膠製,與現在PET製成的寶特瓶不能互容,想達成目標恐有困難。

台灣塑膠製品工業同業公會組長王詩琪提到,化妝品包裝多為複合材料,會添加其他塑膠材料做混合,以增加瓶子耐酸度及保持產品堅韌性,防止變黃,因此回收過程也較複雜。PETG是美容和化妝產品包裝材質首選,能阻隔其他物質並過濾氣體和水分,同時也具有優異的透明度、良好韌性、加工性和著色性。 

目前環保署推動包裝材質需添加再生塑膠,僅為鼓勵性質,並無明文規範。為了吸引業者配合,經查驗合格可以獲環保標章,未來也會考慮給予回收費率優惠。王詩琪認為,若是能增加上游源頭塑膠回收,並推動現行業者使用單一材質製造產品,後端回收系統會更完善及穩定,也能生產足夠塑膠回收再生量給製造業者。 

根據歐洲媒體調查指出,有些歐美化妝品牌業者提出塑膠汙染解決方案,像是提供免費產品以換取回收、使用該品牌的美容產品,於清洗完後由店面回收重新填裝、使用再生海洋塑膠廢料及再生塑膠瓶製共同製成,以減少對地球環境的影響。將回收塑膠再次利用,取代新生產的塑膠材料,不僅能減少使用石化原料更能降低碳排放量。 

再生料來源可分為PCR消費後再生塑料回收及PIR工業廢料回收,兩者皆為環保塑膠,但PCR生產程序比PIR複雜且價值也更深遠,它能將回收再生的塑膠顆粒與原始樹脂混合,碳排放量不僅能比一般塑料少70%更,能減少能源消耗,是許多業者的再生資源塑膠首選。

而針對化妝品減塑,根據關鍵評論網指出,台北市化妝品工會業者表示,使用循環塑包裝雖環保,但不是每項產品都適用,若是花上好幾千元購買化妝品,卻附上可能易碎或壞的包裝,反而降低化妝品的價值感。雖然環保包裝可能不通用於每項美妝產品,但這也能看出各家業者努力環保與品質的用心。

PCR循環圖。製圖/周宸妘、資料來源/SR Packaging

延伸閱讀:

別讓美麗來自傷害 無動物實驗化妝品成趨勢

響應限塑 產品包裝簡約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