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台上的戰爭 職棒啦啦隊角色定位

 記者 王子尹、陳昱婷、顧永捷/採訪報導

近年來,台灣職業運動發展快速,從超級籃球聯賽(SBL)、中華職業棒球大聯盟(CPBL),到P LEAGUE+PLG)、T1聯盟,各球團在經營上除了注重球員的發展外,啦啦隊也成為兵家必爭之地,雖能吸引民眾的目光焦點,亦伴隨其存在價值的質疑和爭議。

近年來國內職業運動風氣興盛,吸引許多球迷進場看球。照片來源/Pexels

球場派對 唱跳應援

2005年,職棒La New熊隊率先創立La New Girls,是中華職棒聯盟首支由官方球團發展出的啦啦隊。國立體育大學體育研究所教授兼資深球評陳子軒說明,2011年在領隊劉玠廷的帶領下,中職啦啦隊開始效仿韓國職棒的應援方式,將唱跳應援、電子音樂引入,啦啦隊文化自此開始活躍。

當前國內職業運動啦啦隊正蓬勃發展。攝影/王子尹

富邦悍將棒球隊暨富邦勇士籃球隊應援團長崔維斯表示,最初應援不流行跳舞,僅是單純的敲鑼打鼓及喊口號,但近來大家喜歡在球場唱唱跳跳,也開始將棒球場打造成派對場地,啦啦隊女孩的角色就更為重要。

崔維斯表示應援模式隨著時代改變也有所調整。照片提供/崔維斯

日曬雨淋 熱情不減

「棒球的啦啦隊比籃球的啦啦隊還要辛苦許多」,台新夢想家啦啦隊Formosa Sexy成員莎莎,因曾受邀至樂天桃猿體驗一日棒球啦啦隊,對於籃球、棒球場應援的差異相當有感她說明,棒球應援需在外日曬雨淋,不僅每一局都要跳舞,更因每位球員有自己專屬的應援曲,要記的舞蹈曲目非常多

崔維斯則表示:「棒球及籃球的節奏差異很大、應援站位也不同」。棒球場應援是從頭跳到尾;籃球則只能在短短的死球、暫停時間才能跳一首歌

除了運動項目的節奏差異,崔維斯及莎莎均認為:棒球迷比籃球迷來得更熱情、更主動應援」,棒球場不管是官方,抑或是一些應援團志工發起的應援,球迷都會給出回應,因為「習慣為支持的球隊應援」,是棒球場本來的文化。 

吸引觀眾 集結力量

體育主播田鴻魁認為,「職業運動的存在,希望成為你我生活的一部分」,職業運動並非單純只有運動本身,除了吸引單純看球的人外,想聽音樂、看啦啦隊的人也會進場,球團融合各項元素,才能吸引更多不同面向的受眾進場觀賽,讓觀賞職業運動的風氣融入大眾的生活中,也能讓更多民眾關注國內職業運動。

啦啦隊表演也成為吸引球迷入場的因素之一。攝影/王子尹

崔維斯也指出,啦啦隊及應援團是集結球迷力量的窗口,是把大家的熱情燃起的媒介,也能讓場上球員感受到有大家的扶持,而非一個人在打拼。

然而,有時啦啦隊的網路聲量蓋過球員,遭網友戲稱樂天桃猿是Rakuten Girls的附屬棒球隊、台新夢想家是Formosa Sexy的附屬籃球隊,陳子軒對此表示:「這樣的玩笑出現,其實已有幾分真實」。

陳子軒分析其中兩點:球迷觀賞球賽時,不太可能一心二用,當視線在啦啦隊身上時,就無法注意到一些賽事細節;當球團以同樣花費經營時,啦啦隊勢必會分散掉本該投注在球員身上的資源。

男性成員 擺脫傳統

職棒味全龍隊於2021年賽季中選入的應援男孩「小螞蟻,成為中華職棒聯盟首位且唯一的男性啦啦隊成員他指出目前台灣職業運動中,場邊應援的啦啦隊都是以女孩為主,且棒球場上觀眾的男女比例約為八比二,其中不乏專門拍攝女孩們的「啦啦隊女孩迷」女性啦啦隊員的吸引力確實比男性大

小螞蟻為目前中職唯一男性啦啦隊員。照片提供/小螞蟻
小螞蟻(右)表示,男性啦啦隊員應援面臨許多挑戰。照片提供/小螞蟻

小螞蟻感嘆買季票的「啦啦隊女孩迷」,常在他的親子應援時段離開座位此時反而變成父母帶著小朋友和他一同跳起應援舞他自嘲:「在這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舞台上就只有一個胖子其他球團原先抱持觀望心態隨後則發現這種親子應援,遠比四至六局期間沒有啦啦隊員來得有趣,也開始仿效此種應援方式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伍維婷對此指出,當男性啦啦隊得以出現在場邊應援時代表,即代表球團、啦啦隊男孩們、球迷,這三群人都不再受刻板印象的束縛,臺灣的性別文化也不再單一。 

小螞蟻(右)出身自兒童劇團,在親子互動方面相當得心應手。照片提供/小螞蟻

物化女性 vs 展現自信 觀點視角爭議

以女性的容貌及身材來行銷,將其視為商品,即為「物化」現象。伍維婷說明此處的商品定義:「我可以隨意的擺放她,我也可以決定她要穿多少衣服」。

衣服越穿越少越穿越緊,逐漸貼身及暴露化,是目前職業運動啦啦隊的發展現況。陳子軒認為,因觀眾多為男性,以性吸引力為召喚,成為最直接且快速的行銷手段 

伍維婷觀察,近來國外啦啦隊強調「動作的難度」及「力量」,女人不再只是拿加油棒加油、穿著清涼展示身材,同時也透過舞蹈,呈現女性的肌肉、技術、力量,逐漸打破既定印象。

然而台灣目前在許多場域、組織裡,女人仍常與性感相提並論,伍維婷表示遺憾。她認為,女人的身體可以有力量、可以訴說不同故事,不僅僅是性感。

20212022P LEAGUE+年度啦啦隊,由風格性感、帥氣的台新夢想家Formosa Sexy獲選,莎莎認為,Formosa Sexy雖然以此類風格深受大家喜愛,但「性感不代表色情」,每個人看待啦啦隊的角度不同,有些人覺得這是漂亮的,但有些人卻覺得是色情。

台新夢想家啦啦隊Formosa Sexy,獲選2021—2022賽季P LEAGUE+聯盟年度啦啦隊。照片提供/莎莎
莎莎認為「性感不代表色情」,每個人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攝影/王子尹

崔維斯也認為,啦啦隊其實是女性自信的展現,但大家卻將目光焦點只著眼於性感,而忽略她們的專業及舞蹈等,非常可惜。

啦啦隊為女性自信的展現,大眾將目光著重於性感而忽略其舞蹈專業實屬可惜。攝影/王子尹

性別刻板印象 短時間難突破

最早期美國的啦啦隊為純男性,陳子軒說明,啦啦隊發展初期,人們觀念保守,女性發展受到諸多限制,因此啦啦隊成為以男性為主的運動,後期是因為運動賽事的主要受眾,以及運動員多為男性,因此演變成以女性為主。
國內職業運動啦啦隊成員仍以女性為主。攝影/王子尹

然而小螞蟻的出現,是否讓啦啦隊男孩成未來趨勢?田鴻魁認為,短時間內「不會」成為趨勢。他說道,以目前的觀眾比例來看,男性八比二仍占多數,除非變成八成的女性觀賽,才有機會發展男性啦啦隊。

陳子軒也認為,經過了一兩個世紀的累積,運動場域的男性陽剛特質,一時之間無法被輕易打破。而女性為主體所組成的啦啦隊,卻多由男性團長帶領也顯現運動的性別分工。

崔維斯解釋,男性、女性的應援角色不同,「前者是聽覺,後者則是視覺」。應援團長多由男性擔任的原因在於「音色」,男性聲音較低沈且有力量,在引領球迷更具號召力,女性則多以肢體動作帶領球迷,但他也認為,雖過往「應援團長」多由男性擔任,但因目前已有女團長的出現,因此,女團長在未來必定成趨勢。

崔維斯認為男女在應援上各有不同優勢。照片提供/崔維斯

女團長的出現,說明「在男性的運動中,也能聽到女性的聲音」,陳子軒也以記者出身的女球評Doris Burke為例,常擔任NBA(美國男子職業籃球聯盟)球評的她,是女性得以為男性的運動產業注入不同觀點,也得以在這項產業中生存的證明。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