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報導】框架外的畫布 色彩繽紛的塗鴉世界

記者 陳姵穎/採訪報導

在以往,街頭塗鴉常被貼上叛逆、破壞公共設施等負面標籤,但在當今的巷弄與社區裡常能見到街頭塗鴉的身影,從廢墟到美術館,鐵捲門到文創品,塗鴉在人們心中的負面形象正逐步轉變,其實,只要有完善的規劃,塗鴉也能變成生活的一部份,成為令人激賞的「當代藝術」。

街頭藝術創作者黑雞先生Mr.Ogay與自我獨特風格作品合照。攝影/陳姵穎

街頭文化 塗鴉藝術

「塗鴉(Graffiti)」一詞源自義大利文,意指在牆壁或門上隨興噴畫,街頭藝術創作者黑雞先生Mr.Ogay表示,塗鴉起初是窮人對抗威權而產生,以噴漆搭建與社會溝通的橋樑,他們利用塗鴉傳遞的資訊被視為反叛權威的行為表現,也因此人們對塗鴉的印象多為非法及反文化。雖源自非法,但其中存有的批判與質疑精神,是塗鴉文化中重要的一環,Mr.Ogay 認為「身為藝術家是需要具有一些社會責任的」。

塗鴉者透過創作抒發情感、傳遞訊息,牆壁、鐵門都能是他們的創作之地。圖為台南四維路地下道合法塗鴉區。攝影/陳姵穎

塗鴉、街舞饒舌都與嘻哈文化息息相關,Mr.Ogay指出,玩塗鴉應該對嘻哈文化有所了解,而塗鴉也非只有畫圖,他認為寫字是塗鴉藝術重要的基本功,但一般人經常會忽略,而只著重於畫圖,對此感到可惜;此外,他的作品多以獨特畫風展現嚴肅的社會議題,透過幽默手法傳達自我理念、關懷社會,例如他最初創造筆下人物「阿肥」時,便融入美與醜的議題,希望以美麗的手法包裝醜陋角色,喚醒人們的思考,何謂是美?又何謂是醜?

塗鴉的基礎傳統是文字,從字體架構到畫面構圖入手能讓教學更容易。攝影/陳姵穎
Mr.Ogay筆下人物以「醜陋」為形象,希望讓觀看者思考,何謂美與醜。攝影/陳姵穎

2021年朱銘美術館特展「無限-塗鴉俱樂部」將塗鴉帶入美術館,受到關注與質疑,對此Mr.Ogay表示,這是每個人對塗鴉的定義,並無對錯,將噴漆換作畫筆依舊是塗鴉,而只要持續創作,塗鴉創作者自然而然便會走入美術館。

Mr.Ogay認為街頭塗鴉藝術就算進到美術館與藝術博覽會,本質依舊是塗鴉。攝影/陳姵穎

洗刷汙名 重塑形象

Mr.Ogay回憶起曾到美國紐約街頭作畫時,一天有十幾位同好搭話,認為紐約對創作藝術接受度很高,在那裡能感受到藝術家的光榮與尊重。而在台灣聽到塗鴉卻如同殺人放火,Mr.Ogay無奈說到人們對於塗鴉的誤解太深,塗鴉並非直指犯罪,他與團隊「塗鴉俱樂部」希望透過作品、活動傳達正確觀念給大眾,改變對塗鴉文化的既定印象。他坦言:「雖然推行時困難重重,但不能放棄,因為只有前人努力推廣,後人才會比較輕鬆。」

Mr.Orgy每一次的作畫都全神貫注,希望能改變大眾對塗鴉的既定印象。攝影/陳姵穎

台北市政府工務局水利工程處台中市政府文化局等已陸續設立合法塗鴉區,為喜愛塗鴉的創作者們提供可安心創作的地點,例如台北河濱公園、台中環中東路、台南青少年極限運動場等。台南市文化局科長蕭靜怡表示,合法塗鴉區的設置能鼓勵街頭藝術與各式創作呈現,亦可消除外界對塗鴉不好的印象,希望塗鴉活動也能在台南當地發展。

極限運動場為台南第一座合法塗鴉牆。攝影/陳姵穎

噴畫塗鴉未來

Mr.Ogay指出,當前塗鴉風氣與昔日差異甚鉅,過去資訊不發達,塗鴉工具僅有國產噴漆能夠使用,顏色少、噴頭單一,能將作品做好是真本事;而現今社群媒體發達,塗鴉的學習與成長速度加劇,門檻降低,參與的人越來越多。

塗鴉發展進步,噴漆顏色種類選擇越來越豐富。攝影/陳姵穎

街頭藝術的發展也促使許多校園相關社團開展,東南科大街藝社為台灣第一個塗鴉性質的社團,創社社長謝坤廷表示,當初憑藉對塗鴉的熱忱,想尋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作畫而開創社團,同時也想驗證次文化可否從學校發展。

崑山科大街藝社社團老師許文嘉則表示,台灣許多街頭藝術社團皆由他與他的團隊發起並授課,目的即在於推廣街頭文化,提攜後進。

多所學校設立街頭藝術社,許文嘉老師耐心教導學生,提攜後進。攝影/陳姵穎
許多學校都設有街頭藝術社,崑山科大街藝社指導老師許文嘉(前左)耐心教導學生,提攜後進。攝影/陳姵穎

Mr.Ogay強調,台灣在塗鴉領域技術非凡,且持續與國外接軌,卻也惋惜能見度過低,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才能被國外看見,因此相當鼓勵年輕人多把握出國交流的機會。

 

延伸閱讀:

塗鴉藝術創作 合法空間看法不同

【攝影報導】倒社後重新出發 政大黑音堅持嘻哈音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