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護交通安全 科技執法停看聽

北宜公路區間測速採分段制。攝影/陳明洋
記者 陳品翔、陳明洋/採訪報導

根據道安資訊網的統計,每日有高達上千起駕駛人違規造成的車禍,受害者輕則受傷,重則死亡,交通事故造成的人身安全問題備受重視。我國自2018年起陸續於各地設置的「區間平均速率科技執法」,透過科學方法蒐證,除能減少車輛肇事事故,亦為警方帶來新的交通執法模式。

105年-110年道路交通事故死傷人數。資料來源/道安資訊網、製圖/謝佳妘

辨識車輛 舉發違規 

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交通警察大隊承辦人員吳佳怡表示,科技執法設備是採用AI運算辨識車種及其行經位置與時間,進而透過系統自動判斷違規行為與違規路徑,可有效提升違規識別率,違規行為均由員警後端從嚴審查,符合告發要件再做認證舉發。 

區間測速偵測標竿。攝影/陳明洋

吳佳怡指出,台北市交警局於今年1月3日起於鄭州路、西寧北路口啟用首處路口多功能科技執法設備,統計至10月止,月平均交通事故相較於過去3年月平均事故下降約三成。而目前台北市合計有13處設置科技執法設備,統計至2022年10月,警方共舉發14萬7476件,與增設科技執法測試期間相較,違規件數大幅下降約98%。顯見透過科技執法的設置,民眾會更加遵守相關交通規則,對於預防交通違規也具一定嚇阻作用。 

位於台北市區的辛亥隧道也採區間測速。攝影/陳明洋

儀器蒐證 判斷精確 

國立成功大學交通管理科學系教授魏健宏表示,科技執法已長期存在,設置科技執法之科學儀器取締交通違規,透過科學化的辦案模式,再藉由相關設備輔助,可以避免人為疏忽或偏差,也能夠對用路人安全及社會帶來正面影響,舉凡闖紅燈的取締,儀器無疑比肉眼來得精準,也更具有說服力。

辛亥隧道實施雙向科技執法。攝影/陳明洋

魏健宏指出,在一民主法治國家,為了達到公正之目的,科技執法之實行必須經過許多國家單位檢驗,以證明儀器能夠精確判斷違規與否。此外,執法單位在事故率高之地點逕行科技執法時,也會事前透過媒體公布,以防民眾在未知的情況下被開罰。

他強調,對於大多數守法的用路人而言,科技執法往往是利大於弊,同時能夠降低警方資源浪費,讓警察能在其他更需要的地方出現,民眾不必太過擔心科技執法會帶來負面影響。

魏健宏也提及國外許多民主法治國家,都正積極推動科技執法的設置,但政府機關在執行時仍需謹慎應對,並且做好事前宣導,且需確保器材準確度與有效性,使民眾若不慎觸法,願意自省違規行為,減少日後相同情況再次發生。

噪音取締也是科技執法的一環。攝影/陳明洋

治標也治本 道路設計亟待精進

台灣交通安全協會透過書面表示影像辦識的技術進步驅動科技執法器材的誕生,但影像辦識的應用並非局限於取締傳統的交通攝影機,同樣可以對車流進行辦識,透過分析日常車流動態,找到車禍的潛在發生點,就可以亦可防範交通事故。

台灣交通安全協會指出,傳統改善交通安全是結合教育、工程及執法等觀念,工程上需要把道路構造明確法制化,以達成道路品質安全一致;教育上則需要鬆綁駕訓班的收費上限,調整駕訓班課綱及修改考場內場地規範,讓駕駛人能接受更完善的駕駛訓練和考驗。 

路權團體「標線改造台灣路」透過書面表示,相較於一昧使用科學器材取締違規,科技執法上路能否實質提升用路人安全則有待商榷,實際上道路設計才是長期解藥。人、車、路三者是交通的綜合體,尤其是道路設計攸關行車效率與安全性,倘若設計有問題,行車秩序容易紊亂,將增加意外發生的可能性,且良好的道路設計可以有教育用路人的功能,即所謂「環境教育」。

標線改造台灣路指出全世界多數國家均採精進道路設計等方式,以降低車禍與保障用路人安全,只有好的環境才可以導正用路人的習慣他們認為,目前台灣許多路段道路邊線與慢車道設計不良,常有駕駛人不明白自己為何違規,邊線的設計最重要的是延伸路口彎道,明確路側與轉角的形狀勾勒出來,才能有效地引導駕駛人遵循

強化警力配置 掃除道安死角

北宜公路為國道五號往返台北宜蘭之外重要的替代道路之一,由於道路蜿蜒景色宜人,往往吸引許多愛好騎車的騎士前往。為保障用路人行車安全,新北市政府交通警察大隊也在北宜公路9線上,設置南北向共計八處之區間平均速率科技執法,期透過科技儀器協助,降低整體車禍事故

北宜公路區間測速採分段制。攝影/陳明洋

坪林當地茶行老闆馮祥泰認為在北宜公路設置區間測速科技執法,對於整體交通安全確實一定幫助,設置超速取締儀器也是保障行車安全的有效措施。他提到,對於每天往返台北宜蘭的人而言,北宜公路彎道多且車速受到限制,會更專心在駕駛上,其實行駛國道來得安

馮祥泰表示,對於機車族科技執法反而會影響騎士的興致,因為他們來到這裡就是希望能享受馳騁的快感,但仍有許多不遵守交通規則的騎士為了搶快而違規跨越雙黃線,或是急著從車輛右側超車,置其他車輛於危險之中,希望公家機關能好好統整資源,不能僅仰賴科技執法,要實際增加警力取締的頻率才能避免憾事一再發生。

北宜公路上的咖啡店老闆娘潘貴玲,則對科技執法有不同見解。她指出,科技執法限速路段為最高時速40公里,事實上時速達到60公里以上才會收到罰單,每當假日車潮湧現時,許多用路人因不熟路況或害怕超速遭開罰,往往維持30-40的公里行駛,也因車輛眾多且山路狹小,導致易有堵塞的狀況,不僅更容易塞車,同時車禍事故仍頻傳,喪失了原先設置科技執法希望產生的效果。

潘貴玲也提到,雖然設置區間測速是為了減少事故,卻導致行駛時需要緊盯著儀表板以避免超速,而無法專注路況,甚至有騎士會在區間測速實行的範圍內,為了等待規定時間到點來回繞行,這更容易造成事故發生,也違背了起初政府規劃的美意。政府該思考如何透過人性化的管理方式,減少危險駕駛行為,使民眾信服並願意遵守,才是解決之道。

北宜公路上區間測速告示。攝影/陳明洋

 延伸閱讀:

新竹火車站科技執法 臨停逾三分鐘開罰

科技執法設備 成功改善違停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