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級保育小燕鷗 棲息地成功復育

小燕鷗復育須做好「全地形保育」。照片提供/陳介鵬
記者 王子尹、陳昱婷、顧永捷/採訪報導

小燕鷗有白額燕鷗、海鳦仔之稱,是我國海洋二級保育類野生動物,根據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在2016年發布的台灣鳥類紅皮書名錄,小燕鷗被列為國家接近受脅(NNT)類別,面臨棲地被破壞的生存困境。 

海洋二級保育類野生動物──小燕鷗,被列為國家接近受脅類別。照片提供/陳介鵬

小燕鷗外型與習性

小燕鷗體長22至28公分,頭頂黑、身體白,背及翅膀是淺灰色,嘴巴尖端為黑色,主食為小魚、小蝦,因此棲地通常不會離海岸太遠。宜蘭縣野鳥協會理事長陳介鵬補充,小燕鷗的棲地環境,植被覆蓋率必須在三成內,因草太密集之處容易藏老鼠,對小燕鷗來說十分危險。

海岸、河口、魚塭都是小燕鷗容易出沒的地點,但並非一年四季都可以在台灣看見其身影,陳介鵬解釋,小燕鷗屬於夏候鳥,多數時間在澳洲西北澳渡冬,只有四至九月會飛來台灣求偶、築巢、繁殖。

棲地遭人為侵擾 

陳介鵬提到,台灣許多地區都是小燕鷗的繁殖地,包括宜蘭、花蓮、台東,然而在人為、動物侵擾之下,這些棲地逐漸減少。人為干擾包含汽車及沙灘車,動物騷擾則是貓、狗、角眼沙蟹等,但他認為,「物競天擇算食物鏈的一環,這種情況無需介入,人為干擾、貓狗干擾才需要改善。」

宜蘭南澳沿岸為小燕鷗重要棲地之一。攝影/王子尹

台灣偏鄉生態物種保護暨復育協會秘書長胡澤文表示,今年因沙灘車侵擾、釣客、遊客多,導致原先會在海岸線築巢的小燕鷗數量遞減。失去海岸線的小燕鷗改以沙洲為其棲地,但他認為沙洲環境並不完全適合小燕鷗繁殖,具一定風險,一旦暴雨導致水位高漲,整個沙洲的蛋都會不見,更因沒有遮蔽物,今年宜蘭南澳就發生一天約十幾隻雛鳥被曬死的情況。

全地形保育  提高繁殖率

胡澤文表示,小燕鷗交配、求偶及育雛時喜歡在潮間帶,生蛋時在岩灘,但當雛鳥長成亞成鳥、學飛初期,又會飛至潟湖區因此做好「全地形保育」極為重要。

小燕鷗於繁殖季節在南澳沿岸礫灘上產卵。照片提供/陳介鵬

全地形保育必須涵蓋所有小燕鷗覓食、求偶、交配等環境,但胡澤文強調,並非保育區的圍設範圍要很大,而是必須兼顧所有地形。他也提及,除了用漂流木、石頭、木板替小燕鷗做遮蔽物,設圍籬阻止貓、狗、車輛及沙灘車進入之外,也會在棲地放置假鳥,吸引小燕鷗前往,提高其繁殖成功率

小燕鷗復育需做好「全地形保育」。照片提供/陳介鵬

野鳥協會與台灣偏鄉生態物種保護暨復育協會,近來合作進行一系列的保育、教育推廣活動包括協助找小燕鷗據點及觀察其狀況,以及負責棲地的維護,胡澤文提到,因小燕鷗為一生命體,保育的方法需與時俱進、隨時修正。

除此之外,胡澤文認為,談到「保育」就必須提及「淨灘」,因為淨灘若無依循當地生態清理,極可能破壞小燕鷗的棲地。淨灘可分為兩種,一種是拼公斤數的完全淨灘,目前淨灘團體仍以此種方式為主流

一種則是依當時季節清理垃圾,每年四月小燕鷗來臨前,不清浮球、輪胎等遮蔽物,而四八月小燕鷗的繁殖季節,每日約計十個流浪貓啃食,因此需要積極清理食物、寶特瓶、吸管等垃圾,以避免貓狗循味

2018年時,宜蘭小燕鷗僅有三個巢,但經過四年的蘭陽、南澳溪口小燕鷗保育計畫後,其數量已逐年遞增。胡澤文表示,從2019年僅有的六個巢,到2022年的200多個巢,復育成果相當顯著。

除了實質行動,建立大眾環境保育的觀念也十分重要陳介鵬提到,台灣偏鄉生態物種保護暨復育協會在地業者協調、勸說,胡澤文則表示,雖然小燕鷗從前在台灣並不受重視,但近年來政府開始注重保育,海洋委員會海洋保育署亦積極推廣海洋保育在地守護政策已有更多在地團體一同投入環境維護及動物保育

車行沙灘 影響生存 

近年來,台灣許多沿岸地區興起一項觀光產業——灘車兜風業者引領遊客駕駛沙灘車在沙灘上奔馳、欣賞沿岸風光業者黃彥哲表示他們返鄉創業,希望能回饋故鄉,推廣地方美麗景色帶團之餘,一個月會進行兩到三次淨灘活動,享受自然資源的同時,也能自律維護環境整潔 

近年來台灣各地沿岸沙灘車產業盛行。攝影/王子尹

南澳地區,沙灘車活動若不慎恐對保育類動物小燕鷗造成影響。海保署表示,小燕鷗築巢常位於溪流出海口,且溪口附近之南澳沙灘為旅遊勝地,人為干擾、沙灘車活動常驚在沙灘繁殖的小燕鷗。不過陳介鵬表示根據目前法規,南澳沙灘車合法行經路段與小燕鷗棲地不同方向,基本上干擾不大。

沙灘車行經痕跡。若按照合法路線行駛,可大幅降低對於小燕鷗的影響。攝影/王子尹

但陳介鵬指出,部分業者會從南澳海岸大橋旁河流處驅車進入河中沙洲,該處是南澳小燕鷗重要棲地之一,造成極大影響不過近年來有圍設封鎖線,若民眾、業者皆遵守規範,對小燕鷗的影響就有效降低。

最嚴重影響小燕鷗的是四輪傳動車的車聚」胡澤文指出,因車隊會沿著溪邊行駛,找尋水較淺的地段進入沙洲,在沙洲上飆車、旋轉、煞車。他也無奈表示:「他們只要壓過去,都是十幾二十巢消失的無論中游開向出海口,亦或從海口開上來,皆可能傷害小燕鷗。但他也提到,近年來開始宣導,協會人員看到四輪傳動的車隊靠近小燕鷗棲地也會上前關切,請他們改道而行,希望還給小燕鷗無威脅的復育環境。

官民齊心 共同守護 

海保署成立的「海洋保育在地守護計畫」,鼓勵在地社區以及民間組織付諸行動,積極參與地方的海洋保育工作,能有效解決環境問題、進行生態保育工作與調查研究。胡澤文表示,透過小燕鷗巡守隊集結政府與民間團體的力量,共同維護小燕鷗的繁殖地,也透過宣導活動,讓小朋友們實際到海邊,利用周圍的石頭幫助小燕鷗重建家園。

陳介鵬也提及,今年的繁殖調查已告一段落,目前致力於各國小推廣環境教育課程,向下扎根,增加學童對物種的認識,進而保護生態環境。他也補充,白天會有巡守員在主要的路口盤查,確保行經車輛按照規定路線行駛,使小燕鷗的繁殖棲地免於人為干擾;晚上則會架相機監測,透過紅外線攝影,觀察棲地狀況,協助復育工作。

陳介鵬盼能向下扎根,讓民眾能共同守護當地生態物種。攝影/王子尹

宜蘭縣蘇澳鎮朝陽里里長李順義表示,宜蘭南澳沙灘車產業的興起主要是鼓勵青年回流,屬於一種新型的觀光產業,南澳小燕鷗繁殖地早是農民耕作的區域,現今劃此為復育區,引發在地人民的怨言,對此他也提及,只要避開小燕鷗復育棲地,沙灘車業者與農漁民還是能照常工作,雙方和平共存。 

海保署指出,目前宜蘭縣政府於南澳溪口豎立告示牌與封鎖線,並由當地NGO團體(非政府組織)志工主動配合巡護巢區,勸離接近的遊客與釣客。因小燕鷗為海洋保育類野生動物,依野生動物保育法規定,不得任意騷擾、獵捕、宰殺或為其他利用,違者恐將面臨對應刑責,民眾於四至七月繁殖季節進行海岸活動時,也要多留意小燕鷗的巢位。集結各方力量,共同守護海洋生物資源,才能讓小燕鷗寶寶可以安心成長。 

 

延伸閱讀:

化解石虎保育危機 志工不遺餘力

重視宜蘭生態文化 蘭陽博物館推環境保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