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到宅沐浴車 失能者「澡」回乾淨尊嚴

記者 余孟潔、傅鴻儒/採訪報導

洗澡,一件我們認為稀鬆平常的事情,對於長期臥床的人和他們的家人來說,卻是沉重的負擔和壓力。根據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資料顯示,即將在2025年邁入超高齡化社會的台灣,面臨更高比例的高齡人口,老人長照成為重要且緊迫的議題。不過現在有一群天使,他們會親自將浴缸澡盆等各種用具搬到家中,只需要1.5坪的空間,就能讓長期臥床的人,有機會洗到一趟舒服的熱水澡。

於都市叢林的沐浴車,在巷弄穿梭十分困難。 攝影/傅鴻儒

為什麼一定需要沐浴車服務呢?一個平均成年的女性大約56公斤,更別說成年男性的體重,一般照顧者及家屬礙於身材體重的限制,很難獨自幫助臥床的家人洗澡,加上台灣在2015年邁入人口高齡化,許多都是老人照顧老人,以這些案例為前提,這些長期臥床的長輩就只能被擦澡來完成身體清潔,因此對許多長者來說,臥床幾年就代表著他有幾年沒洗澡了。

資料顯示,台灣老年人口逐年攀升,在2027年預估會突破500萬人。數據來源/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製圖/傅鴻儒

每台沐浴車會配有三位成員,分別是兩位照顧服務員,及一位護理師或第三位照顧服務員,一般來說,有需要插管的長輩就必須由護理師檢查臥床者的血壓及各項指標,再去判斷是否符合沐浴資格。由於每台車子要價就高達200萬加上人力水電等成本,粗估每月至少需要支出20萬元,因此沐浴車在台發展十幾年,卻因為成本太高和人力不足等問題,造成供不應求,無法普及。

直至過去一兩年,家屬預約都還需要等待兩到三個月,甚至許多人尚未享受到服務便已去世,然而現在透過民間團體的努力,以及有更多的人願意投入這份工作,透過1966長照專線的推廣,成功讓更多民眾知道台灣有這項服務。

護理師廖培均來到長家中重後,埋首於替長者清洗的辛勞中。攝影/余孟潔

沐浴車服務除了照顧長輩的身體清潔,其實也是家屬及臥床長輩的傾訴對象,沐浴車工作者護理師表示廖培均:「他們(臥床長輩)都很需要人去跟他們對話,就算只是問你今天吃什麼呀?等一下要做什麼呀?就算只是對你來說稀鬆平常的對話,對他們來說都是生活的刺激,他們會覺得很重要,然後我也會覺得這件事情不是一件小事情。」

林霜月被護理師廖培均擁抱懷中,好讓其他同伴能幫忙清洗背部。攝影/傅鴻儒

而其中一位個案林霜月想到自己的女兒因為一次意外在浴室摔倒,從此癱瘓,再也不能陪她出去散步,忍不住落淚,透過護理師的問候聊天,有時候就能讓家屬找到情緒宣洩情緒的出口。

一排一排的磁鐵記錄著每天需要服務的對象,以新北市樹林區為例,一台車平均一個月就需要跑超過一百趟,照顧服務員周明村表示:「累、累是一定累的啦,但是就是新的體驗嘛!新的工作新的體驗,洗了一次兩次之後,他們開始對我們沒有戒心,之後我們就覺得說,哇,他們開始信任我們這樣子。」面對這麼大量體力的工作,許多有醫療背景的護理師或照顧員都敬而遠之,但對這群沐浴天使來說,每當看見長輩的微笑或家屬的一句謝謝,就能讓沐浴車工作者再次充滿能量,前往下個目的地。

牆壁上的每一個磁鐵代表每一個需要幫助的個案,可見工作量龐大。攝影/余孟潔

現在的量能相較從前已經增加許多,以新北市為例,打電話預約大約兩到三天就能到府服務,有了這群在背後付出的沐浴車工作者,期待在未來,這項服務能推廣在台灣的每個角落,讓這份最舒服溫暖舒壓的幸福繼續傳遞下去。

林霜月在清洗完後臉上露出快樂的笑容。攝影/傅鴻儒

延伸閱讀:

長照服務2.0 家庭照顧如重擔

桃女監培養長照人員 舒緩照護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