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鳶捕鼠護稻 友善農法守護生態

黑翅鳶位於棲架上,隨時準備至田中捕鼠。資料來源/林惠珊提供
記者 陳昱凱、王敬、劉凡瑋/採訪報導

老鷹,在大眾眼中是一種兇猛的掠食者,但在台中霧峰,有一處不使用農藥的友善耕作田地,與當地常見的老鷹「黑翅鳶」合作,產出享譽社會的知名農產「黑翅鳶米」。黑翅鳶與人類,乃至社會之間存在何種關係?老鷹與民眾之間的距離又有多遠?

黑翅鳶位於棲架上,隨時準備至田中捕鼠。照片提供/林惠珊

推廣自然農法  與黑翅鳶共存

近年自然有機耕作在台灣逐漸形成趨勢,但與老鷹合作的做法非常少見。而台中霧峰的自然農法專區則特開此例,與屏東科技大學合作,架設棲架,吸引老鷹「黑翅鳶」到田裡捕食老鼠。

負責耕作自然農法專區的產銷班班長胡坤熹表示,有機耕作的想法原是霧峰農會在推廣,而2016年屏東科技大學發現當地有黑翅鳶出沒活動,於是決定引入棲架,吸引更多黑翅鳶前來捕食鼠害,也使黑翅鳶在當地定居繁衍後代。

胡坤熹提到,隨著黑翅鳶進入農民的生活,大家也對黑翅鳶的了解逐漸增加,並開始將黑翅鳶與有機米做結合發展。而藉由架設棲架吸引黑翅鳶捕食田中老鼠,農害減少非常多,自然農法專區也從原先的5甲田逐年成長至35甲田。他也表示,2018年開始在田附近發現黑翅鳶築巢,代表牠們已經長期在此活動。

友善耕作的優缺

友善耕作雖對環境影響極低,但也環境帶來一些問題,胡坤熹提到,田中鼠害雖在黑翅鳶的到來有所減少,但雜草叢生的問題仍是無解。雜草不僅會和稻米搶營養,更會遮擋陽光。至今尚未找到有機的方式來解決,只能人工拔除。

胡坤熹提到,田中鼠害雖在黑翅鳶的到來後有減少,但雜草問題仍無解,只能人工拔除。攝影/劉凡瑋

但胡坤熹也認為,以前使用農藥會對身體造成不好的影響,而在灑農藥前還要將衣服都要收到房子裡,怕衣物沾到農藥。現在改做友善耕作後,田裡的蛇、青蛙和小鳥都回來了,環境變得更好。「當農夫其實想要的就只是單純享受大自然的魅力而已。」

黑翅鳶推手 架起猛禽與人的橋樑

讓台中霧峰自然農法專區與黑翅鳶結合的最大推手是屏東科技大學的鳥類研究員林惠珊,做為台灣長期推廣猛禽的重要人物,她對黑翅鳶就如親身骨肉般關愛。

林惠珊表示,黑翅鳶是在2000年以後才在台灣出現的猛禽。而自己則是從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發展出棲架技術後才開始對黑翅鳶較有關注。她也提到,與霧峰的連結始於2018年,在當地舉辦針對農友的講習,讓他們知道如何架設猛禽棲架,吸引黑翅鳶來田裡捕捉老鼠。而這也是一種猛禽的生物防治法,透過黑翅鳶抓老鼠,解決鼠害,讓當地的食物鏈獲得良好的循環。

林惠珊表示,黑翅鳶抓老鼠是一種猛禽的生物防治法,能解決鼠害,也讓當地的食物鏈獲得良好的循環。攝影/陳昱凱

林惠珊提到,除了屏科大,霧峰農會在促進產銷班和農民合作上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使愈來愈多農民加入友善耕作的行列,現在採用友善耕作農田也逐漸擴張。這樣既能保持生態平衡,也能藉由對物種的關注,讓大家更了解田間的生態。

怎麼吸引黑翅鳶來?

吸引黑翅鳶的關鍵道具「棲架」其實與猛禽的習性有關,林惠珊提到,猛禽的視力比人還要高上好幾倍,因此牠們喜歡站在高處尋找獵物,並以極快的速度俯衝下去捕捉獵物。黑翅鳶則是採定點振翅的方式,在高處發現獵物後,俯衝下來捕捉老鼠。而棲架正是利用黑翅鳶這項習性,讓牠有個方便快速的捕食點,成為重要的一個「飯廳」。

林惠珊也補充,在選擇棲架架設地時,首要目標就是要讓老鷹有一個安全的棲息環境,所以我們主要會找採友善耕作的田地,讓老鷹或貓頭鷹有一個安全的食物來源,來維護大自然的生態。

林惠珊提到,觀察黑翅鳶主要是透過棲架的紅外線相機,但最重要還是當地農友的觀察,因為他們在意、關心這塊土地。攝影/陳昱凱

林惠珊提到,在觀察黑翅鳶時,主要是透過棲架上架設的紅外線感應相機,只要有鳥停上去就會拍攝。但最重要的還是當地農友的觀察,因為他們在意、關心這塊土地,「只要看到有什麼特別的鳥類出現,農友就會和我分享。」農友們也願意保護棲架,為這個環境付出心力。

林惠珊提到,黑翅鳶過去其實只在金門少數分布,自從牠們來到台灣後,便愛上這邊的環境,現在西半部非常多地方都可以看到牠們的蹤影。她也表示,黑翅鳶其實是留棲性的猛禽,所以會長期待在一地,而牠們的食衣住行其實都能在霧峰這完整進行。

守護猛禽 猛禽研究會功不可沒

黑翅鳶作為台灣猛禽的一員,也受到一定的關注,其中「台灣猛禽研究會」就在猛禽保育上做出非常多努力。猛禽研究會為結合喜愛猛禽人士,共同研討猛禽之知識,並透過研究、教育的方式促進猛禽的保育。

有關黑翅鳶長期待在台灣的原因,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蔡岱樺表示,黑翅鳶和其他鳥不太一樣,牠繁殖力更高,一胎可以生3到4隻,領域性比其他鳥類更強,所以數量上升才非常快。且黑翅對農藥的耐受度蠻高,也不介意自己生存的環境跟人類有交集,所以擴散得更快。

猛禽為何會中毒?

此外,猛禽中毒也是一項重要議題,由於猛禽屬於高階食物鏈,一但生態鏈出現問題,猛禽就會受到嚴重影響。蔡岱樺表示,猛禽中毒跟其捕食的老鼠體內殘留農藥有關。現今社會環境混雜,需投放更多老鼠藥達成環境整潔,但吞食老鼠藥的老鼠仍有行動能力,進而造成猛禽誤食後中毒。而近年不僅在農田,甚至都市的鳥類體內也有驗出老鼠藥或農藥;而黑翅鳶主要食物來源正是老鼠。

蔡岱樺強調,猛禽中毒並非是完全不能用老鼠藥或是直接禁止,還需要考慮如社會和公衛等問題。攝影/劉凡瑋

但蔡岱樺強調,對猛禽中毒並非是完全不能用老鼠藥或是直接禁止,需要考慮很多,如社會政策和公共衛生等問題。她也補充:「我們接下來可能會找一些公衛的老師討論,先根除老鼠的問題,才可以解決中毒的問題。不是一直以猛禽做號召,這是沒有用的策略。」

猛禽受傷怎麼辦?

除了吃到毒物,鳥類進入救傷站的原因也非常多樣,包含誤踩黏鼠板、車禍,窗殺等原因。蔡岱樺也提到,社會上有許多的危機會造成鳥類受傷,而我們當然不希望看到好不容易救活的飛鳥又再次回來救傷,看到他們重複受傷的樣子我們也很痛心。「因此所以我們一直很認真在做教育推廣,希望能讓民眾瞭解到生活上的危機並能夠盡量避免並預防危機發生。」

在救傷過程中,蔡岱樺也提到救傷中心遇到的問題,在照顧受傷的鳥類食曾收到一些心目中很喜歡的物種,會產生憐憫之心,想與牠繼續保持關係。但救傷的關鍵在於「千萬不能建立與野生動物的連結。」

蔡岱樺強調,野生動物不是寵物,牠有自己的生活空間,牠屬於大自然。一但動物恢復,就要讓他回到他最自然的環境生存,不能讓牠們滯留。當然我們也會擔心好不容易治療好的動物出去會不會再次受傷,想要保護牠們。雖然我們真的喜歡牠,但我們也要給他該有的自由跟他們的空間。「所以必須克制心中對牠們的愛,以免在離別的時候產生太多依依不捨的心情。」

增進保育觀念 力推猛禽特展

2015年,猛禽研究會曾經出品《老鷹想飛》電影,讓民眾更加了解食安危機對猛禽也是一大問題。而近年在救傷過程中猛禽研究會發現,大型猛禽身上竟累積著高濃度的鉛、汞金屬中毒。

因此猛禽研究會特別推出「猛禽中毒-猛禽的食安危機」特展,注重在探討社會環境衛生方面該如何去做調整,以減少猛禽中毒的可能;並向民眾介紹各種毒物對猛禽的影響。猛禽研究會也透過救傷中心的中毒猛禽案例啟發社會大眾,讓民眾了解更多保育現況。

蔡岱樺表示,展覽空間無玻璃隔開觀者與展出品距離,代表猛禽與人類雖然有各自的生活,卻能一起生活在同個區域。攝影/陳昱凱

蔡岱樺提到,本場展覽採取零距離接觸式空間,佈展空間並無設計透明玻璃背板隔開觀者與展出品的距離,以此表示猛禽與人類雖然有各自的生活,也看似互不相干,卻能夠一起生活在同個區域與社會。蔡岱樺也補充,透過這樣的佈展設計,以猛禽作為媒介,代表猛禽其實早就生活在我們周遭,並呈現出最真實的自然生態,達到人鳥共存的概念。

而蔡岱樺也提到下期特展的主題,將以鳥類「窗殺」為主軸。窗殺是僅次於中毒導致鳥類死亡的第二禍因。因現今建築物的窗戶因提倡省電採光,將窗戶越做越大片,高反射性玻璃造成的假象看似就像一條路徑,使飛鳥類誤以為能飛行通過,進而撞傷導致嚴重受傷,甚至死亡。

蔡岱樺補充,窗殺的嚴重性已經被許多國家重視,並且紛紛開始立法修正。猛禽研究會希望國內能透過修法,在建構建築時能提前預防窗戶設計方式,結合更多友善鳥類的建築設計,改善窗殺危機。

不過蔡岱樺也強調,一個物種多或少絕對是一連串的反應,而猛禽是生態鏈中的高階消費者,他變多一定會有物種變少,或是去壓縮到其他物種的空間,「不能因為我們是猛禽研究會就一直去推廣要讓猛禽變多變好,這件事情要思考。」

生態與文創產業結合 共創新天地

而讓台中霧峰自然農法專區產出的「黑翅鳶米」能行銷全國,享譽社會,霧峰農會正是其幕後推手。霧峰農會首重永續生態農業,並以當地的農產做出創意商品。而霧峰農會除了黑翅鳶米,也以釀酒聞名;霧峰農會旗下的酒莊就使用當地產出的稻米釀造酒類,其中也包含黑翅鳶米。

而除了在地農會進行生態文創結合,地方的創生單位也積極將黑翅鳶與文創結合,使民眾能以更輕鬆的角度認識黑翅鳶,並推廣生態保育的重要性。坐落於霧峰區的「熊與貓咖啡書房」正是民間推廣生態保育的重要基地。

負責人兼作家林德俊除了負責推廣生態保育,也非常重視黑翅鳶。他創作《黑翅鳶尋家記》繪本,以富有詩意的筆法,將黑翅鳶擬人化,帶領讀者進入充滿想像的情境,同時也灌輸保育觀念,使民眾能更貼近黑翅鳶。

林德俊創作《黑翅鳶尋家記》繪本與黑翅鳶棲架小盆栽,以文創方式推廣黑翅鳶保育。攝影/陳昱凱

林德俊也創作黑翅鳶棲架小盆栽,讓眾知道棲架和黑翅鳶的關係。他提到,畢竟很難到處去推廣或架設棲架,因此才會選擇透過棲架小盆栽的方式模擬,畢竟把人帶到田間也不一定可以看到黑翅鳶。

延續黑翅鳶米概念 推廣至社會大眾

黑翅鳶與稻米的結合可謂成功的生態產業合作,不但為後人開創先例,也使社會對友善耕作、生態產業結合有更好的了解,並改變對物種的偏見或想法。而黑翅鳶米的成功案例在未來勢必能作為環境保育的先鋒,帶著台灣社會一同朝永續發展的方向前進。

 

看精彩融媒體報導:《黑翅鳶、米,與人之間

延伸閱讀:

窗殺鳥擊誰人知 都市裡悄無聲息的謀殺

【垃圾攔截2】沿岸架設風機 衝擊溼地生態

民眾化身啄木鳥 開啟樹木保育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