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踢進台灣視野 不再只是無名小「足」

記者 吳欣穎、李珮瑄、黃詩媛/採訪報導

2022年亞洲盃女子足球賽正式開打,各國為了角逐世界盃門票,無不全力以赴,一心只想踢進世界盃的窄門,而台灣中華隊也不例外,儘管此次勢如破竹,卻在最後敗給了越南隊,盼了近30年仍無緣進入世界盃,期望在明年附加賽擠進世界盃的窄門,讓女足能被台灣人看見,躋身世界足壇。

國際足球總會(FIFA)公布的2022年女足世界排名中,中華女足代表隊排名第40,可見台灣女足實力堅強,踢進世界盃的機會高於男足,故在台灣越來越被重視。然而女足的發展仍然有重重障礙。台灣普遍熱衷於棒球、籃球等運動,足球在台灣長期被邊緣化,問題層面環環相扣,女足選手遭遇的壓力與困難排山倒海而來,卻仍有一群人,燃起熱血魂,克服萬難去踢自己熱愛的足球。

國家女子足球隊選手們開心地歡呼、擊掌。照片提供/林婉瑜

沉重臂章下 女足隊長丁旗堅韌的心

國家女子足球隊隊長丁旗,在球場中賣力奔跑著,全力以赴地踢著每場球賽,今年是她第一次踢亞洲盃,就被教練指派成為隊長,突如其來的重責大任交到她手中,令她猝不及防。丁旗認為有更多人比她有實力擔任隊長一職,自我懷疑的情緒在心頭油然而生,害怕自己沒有足夠的資格戴上象徵隊長的臂章。

然而國家女子足球隊總教練越後和男表示,隊長並非由實力頂尖的選手擔任,而是由適合的人去做。丁旗雖然心裡充滿不安,但一踏上球場,所有事情就被她拋諸腦後,踢著足球時,連同無謂的煩惱一同踢開,這樣的韌性與不服輸的態度,是教練選她作為隊長的一大原因。

比賽前的全員合影,丁旗身著17號球衣。照片提供/林婉瑜

丁旗在球隊中負責前鋒的位置,不同於後衛的防守、緊盯對手進攻方向,用以保護球門;也異於中場的顧全大局、攻守兼備的作戰策略,觀察情勢並製造進球機會。前鋒重在速度、控球能力並把握進球機會,影響著整個球隊的勝負。丁旗身為前鋒時常背負著進球的壓力,曾經在木蘭聯賽當中一顆球都沒有進過,也曾在12碼PK將球踢飛,錯失冠軍。

因此丁旗今年在國家女足隊中擔任隊長,不僅被球迷批評,甚至將輸贏全歸咎於她,但丁旗鼓勵自己:「本來就是一邊前進,一邊做調整。沒有什麼是所謂的完美。」面對猶豫、挫折或外界的閒言閒語,丁旗會永遠向前邁進、增進實力,在過程中調整自己的心態。

女足選手吐心聲 身處足壇的困境

台灣人不熱衷於足球,加上政府的重視程度低,導致硬體設施不完備,時常要在坑坑疤疤的草地上奔跑,成為訓練上的一大困難。然而足球的發展不僅僅只受訓練設施的影響,專業人員對選手的支援,以及選手未來退役的保障都是必須注重的議題。

對於選手來說,專業的醫療團隊、營養師、心理輔導師都是必須的,應長期雇用,並非在集訓時才隨意指派,醫師與輔導師若不熟悉於選手,會無法精準到位地處理選手的問題。丁旗提及,今年二月遠赴印度比賽,當地疫情嚴重,雖然僅在飯店與球場兩地跑,沒有與外人接觸,依然有很大的染疫風險。當時便有營養師確診,導致無人能處理選手營養攝取的分配,而醫生也僅有一位,無形之中帶給團隊極大的壓力,擔心團體確診就無法上場比賽。

運動員遭受的壓力不僅限於比賽當中,更多是來自場外的輿論,選手表現優異時可獲得觀眾喝采;而一旦表現失常則成為眾矢之的,球迷會在網路上對選手品頭論足,僅以結果去懷疑選手的實力,甚至否定球員的努力。

除此之外,台灣女足缺乏長期穩定的集訓計畫,徵召球員時,政府不會保障選手原本的工作,球員冒著風險義無反顧地加入國家隊、為國家付出,但只要沒有奪牌,就無法得到民眾的重視,也不會有人擔心選手的未來,導致他們時常在參加比賽後只剩下一場空。多重又長期的壓力容易對選手造成許多心理創傷,因此心理輔導以及對選手退役的保障都是必須的。

足球發展瓶頸

棒球一直都被台灣人視為國球,不僅僅是因台灣棒球能在國際上爭光,民眾對棒球的熱度更是足球無法比擬的,導致投入足球的人相對較少,沒有足夠的人數撐起整個足球人口。再者,場地及硬體設施的問題,也是地狹人稠的台灣會面臨的一大困境,足球場的數量不多,場地造價不菲,外加保養維護草坪的經費可觀,不會有企業廠商獨自建造,大多必須靠政府支出,但政府的重視程度低,形成足球無法發展的惡性循環。

國家女子足球隊助理教練楊俊彥在操場上指導學生。攝影/黃詩媛

台灣長期被稱作「足球沙漠」,相較於歐美地區對足球的狂熱,台灣對足球顯得漠不關心。國家女子足球隊助理教練楊俊彥認為,台灣選手資質不差,原住民選手在場上更是有著相當不錯的表現,然而目前台灣足球圈內的競爭力不足,無法塑造並激發選手的潛能,一旦與國外選手比賽,實力高下立判。

台北市歡樂足球協會理事長邱筱崴表示,許多國家如菲律賓,都計畫性地將有潛力球員送出國栽培,由政府出錢、出力的,能更有效地建立足球的環境。除了在選手的培訓環境上下足功夫,國外更是將運動科技帶入訓練中,並非土法煉鋼般以教練的直覺對選手動作進行指導,而是使用更加專業化的儀器來計算評估,讓選手練習的效益最大化。

學生們經教練指導後,嘗試剛學會的踢法。攝影/黃詩媛

從小帶動足球風氣

大多數人從小接觸的球類運動都是棒球或籃球,然而足球在國外一直都是大宗的球類運動。邱筱崴表示,希望能擴大台灣孩子的選擇,為潛在對足球有興趣的兒童開闢一條路,透過舉辦活動,讓兒童有機會接觸足球,從小培養對於足球的球感,也特別開設專門給女孩體驗的足球課程,打破女孩對於足球運動是屬於男生的既定印象,有助於更早地開啟女孩對足球的熱情。

2022年全國少年盃足球錦標賽,孩子們在賽前熱身練習。攝影/李珮瑄

除了台北市歡樂足球協會之外,民間也有開班授課,犇足球俱樂部老闆蔡子傑表示,期盼家長能不將重心只放在孩子的學業上,讓更多的孩子能在足球中找到樂趣。犇足球俱樂部教練王心慈也笑著表示:「我踢這麼多年的球,應該要把自己所學到的東西傳承給下一代球員。」讓足球能在台灣發揚光大,並在球類運動中能有一席之地。

2022年全國少年盃足球錦標賽,孩子們賣力踢著足球。攝影/李珮瑄

2022年全國少年盃足球錦標賽不因雨勢而喊停,在雨的洗禮下,孩子們邁開腳步,不管全身濕淋淋,也不在乎雙腳滿是泥濘,懷著對足球的喜愛,讓他們的世界刮起足球的風。

 

延伸閱讀:

改革中的台灣足壇 女子足球即將起飛

從零開始 台灣美式足球聯盟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