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展法》上路 悲劇就此落幕?

記者 曾湘琦、吳桂芳、范博媛/採訪報導

多年過後,你還記得阿河嗎? 

2014年天馬牧場的明星動物河馬阿河,在運輸過程中因各種人為疏失,阿河兩次從近兩公尺高的空中摔落至地面,傷重不治。阿河之死和過去的悲慘遭遇喚起大眾對動物權的重視,促使《動物展演管理辦法》(以下簡稱《 動展法》)的誕生。然而,《動展法》至今已上路4年,像阿河一樣在農場供人賞玩、餵食的動物真的得到良好的照顧了嗎?

一輩子的工作:被觸摸、玩弄、餵食 

記者3月實際訪查宜蘭某家動物農場,一入內便傳來陣陣動物排泄物的臭味,一隻隻約8個月大的未成年幼鹿被關在狹小的農場柵欄中,地面上堆滿著糞便和尿液。不到兩坪大的空間中,囚禁著8隻幼小的梅花鹿供遊客伸手玩弄,幼鹿只得跪坐在排泄物中,才能閃躲遊客的觸摸。除此之外,簡陋的籠舍裡未設置任何飼料箱,僅能向遊客乞食,或是巴巴的等著一天3次的「遊客餵奶體驗」。 

8隻幼小的梅花鹿被關在不到兩坪大的空間向遊客乞食。攝影/吳桂芳

另一處,8隻兔子被飼養在半個桌球桌大小的鐵籠中,其中包含2隻兔子媽媽和各自產下的兩窩未滿兩個月的小兔子。然而,籠舍中不時發生追趕、互咬的狀況。 

兔子是領域性極強的動物,業者卻將幾十隻兔子圈養在一起,導致鬥毆、受傷狀況頻頻發生。照片提供/鳥語獸躍

記者詢問,為什麼兔子打架還要放在一起?農場員工僅回覆:「(打架)是一個很危險的事情,但是還是要讓牠們習慣。」雖然會在第一時間遏止打架行為發生,但如果兔子繼續攻擊,也只能暫時抱起來安撫。 

約200公尺操場大的動物農場中,豢養著狐獴、羊駝、駱馬、兔子、梅花鹿等多種動物,農場卻未聘請專業的養殖人員。即使動物受傷,農場員工也因為缺乏相關知識,只能上網求助,如果傷口依舊無法復原,才會帶去獸醫院請獸醫師診治。 

未取得動物展演資格的業者展區中,一隻耳朵受傷、潰爛的天竺鼠無人醫治。照片提供/鳥語獸躍

動保團體「鳥語獸躍」創辦人林婷憶心痛表示:「以飼主的身分也好,或是以業者的身分也好,這個動物是他的財產,他就有保護牠不被受傷害的責任」。 

動物悲歌從未終止 農場虐待事件接連發生 

2021年8月10日,有動保團體接獲民眾檢舉,發現桃園的春天農場疑似飼養馬匹不當,造成本應壯碩的馬兒骨瘦如柴、多處受傷。動保團體接獲通報後立刻向動保處及農委會控訴,動保處11日緊急派動物救援隊沒收幼馬,移至其他農場飼養,然而一匹幼馬已在春天農場死亡。另一隻由動物救援隊帶走的小馬,也在多日後宣告死亡。 

動保團體台灣防治動物虐待協會指出,該案其實在8月1日就有民眾向桃園市議員檢舉,動保處人員到場稽查後回覆「春天農場的六隻馬匹『確實消瘦,有虐待之虞』」,但仍以消極勸導方式,要求場方聘請獸醫師改善。同月8日又有民眾在網路上發文指出,農場有馬兒瘦弱倒臥在地。 

春天農場全案仍在偵辦,目前僅依照《動展法》未取得展演許可證規定裁罰業者10萬元,剩餘四隻營養不良的成年馬匹被送往南投清境牧場安置。 

同一時間,高雄淨園農場也爆出不當飼養的案件,即便高雄市動保處進行六次會勘,投入一年半的心力,輔導業者取得展演許可證,結果卻換來兩隻羊駝不幸死亡、14隻傷病動物未獲得完善醫療。 

淨園農場於2021年9月遭高雄市政府勒令停止動物展演,在動保處和專家學者的建議下,同意將農場內共101隻動物全數送養。然而,事到如今,淨園農場的臉書專頁仍張貼動物的照片吸引遊客,從Google評論中遊客拍攝的照片也可得知淨園仍豢養著長臂猿、河馬、孔雀等動物。 

動物展演場所僅24家合法 多數農場飼養品質堪憂 

《動展法》規定,只要有展示動物的地方皆稱為動物展演場所,任何展演場所皆需要申請「展演許可證」。例如,需要購買入園門票的動物園、農場等,或是藉由消費才能進入並展演動物的寵物咖啡廳,也包含免費參觀的動物莊園等。 

申請展演許可的業者,須聘僱一名有4年以上照養動物經驗的專業經理人和專業技術人員。藉由對動物的專業知識,經理人和技術人員於農場內部監督,控管展演動物的飼養和照護並定期填寫動物管理表、自我評估報告。此外,還要有民間團體、專家學者共同由外部監督農場的實際運作狀況。 

然而,根據台灣防止動物虐待協會提供的資料指出,台灣一共有205家應申請展演許可證的業者,但實際取得許可的業者卻僅有24家。 

取得合法展演資格的園區對動物相對友善,梅花鹿可以自行選擇要進後場休息或是繼續漫步。攝影/范博媛

這正是因為動保法第六條之一規範,只有取得社會教育機構、休閒農場、觀光娛樂業或其他經主管機關指定者方能申請展演許可證。但實際上,多數主打互動式的農場卻連休閒農場的資格都沒有。 

不少業者喊冤,希望政府能放寬資格,農委會進而公告,部分不需申請動物展演許可的動物展演場所,其中包含畜牧場、住宿或餐飲營業場所等。 

台北市動保處動物救援隊隊長林庭君表示,動保法第六條之一直接限定能申請許可的資格,但地方有其他展演場所的樣態,所以中央下放權力讓地方因地制宜,讓經主管機關指定者能申請展演許可證。然而,各地方政府卻未明確公告指定申請的條件。 

部分地方政府公告詳細規定,將申請展演許可資格放寬。宜蘭縣動植物防治所任職獸醫陳彥百表示,透過全面納管,才能有實質管理,針對到底有沒有符合免經資格的業者,他們還是會到現場視察,評估個案的動物展演狀況。 

不過並非每個縣市都有積極納管,有些縣市不只找不到合法業者名單,甚至還出現寵物藥品販賣業者名冊,絲毫不重視動物權益。 如果主管機關對待動物展演的態度依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農場虐待動物的事件很可能還是會繼續上演。

水豚鼻孔堆積許多進食時進入的精緻飼料,無人清理。攝影/吳桂芳

娛樂至上 互動體驗熱潮不退  罔顧動物權益 

短短幾年內,像此類以互動式體驗為噱頭的動物農場如雨後春筍般興起,遊客甚至需要提前上網預約才能入園,每年估計吸引上百萬的遊玩人潮。農場入園門票平均為200元,如果來客數一天約為200人,園區一天就有近四萬塊的收入,年收入可說是相當可觀。 

互動式農場之所以能廣受歡迎,主要原因不外乎是能親身體驗餵食動物。但臺大動科系教授林美峰指出,遊客多以同樣類型的食物餵養,很可能導致肥胖或容易挑食。沒有聘用專業飼養人員的非法業者,恐怕無法依照個別動物的特性,提供適當營養需求。 

合法業者的照養員謝先生則坦言:「如果這樣下去,非法(未申請展演許可)的會排擠合法的,因為非法的想怎樣養都可以,養越多隻越好,要養什麼根本都不用申請阿!」由於動物展演法規定,業者須隨時掌控動物數量,若動物繁殖或死亡皆需向主管機關提出申請,以避免動物過度繁殖或照養不當。 

不過,多數民眾缺乏動物福祉的觀念,遊客顏先生表示,像他一樣來到動物農場的遊客,都是以娛樂性質為主,通常是為了來餵食動物、拍拍照而已。他也坦承,更喜歡動物種類較多、較親近人的動物,比較不在意是否了解到動物的相關知識。 

狐獴是喜好挖洞的動物,卻被圈養在水泥地,地上充滿未清理的排泄物。攝影/范博媛

像顏先生一樣,鮮少有遊客積極觀察農場飼養環境與動物健康狀況,往往不清楚法律規定,即使向主管機關檢舉,也無法追蹤後續相關處置。對此,台北市動保處表示,稽查人員無法完全掌握非法展演動物之場域,必須仰賴民眾檢舉,但一般遊客對動物展演一無所知,更遑論主動通報。 

相較之下,部落客的旅遊攻略佔據多數與互動農場相關的網路版面,反而忽略農場虐待的事實。網紅大力推薦家長帶著小孩到農場放風,近距離接觸動物,並多方面比較農場的動物種類、交通方便程度。 

遊客只需要購買 200 元的入園門票,便能換取免費飼料和動物互動的機會。強調不限時,又可以觸摸各種動物的農場儼然成為親子遊樂的最佳去處,卻未考量過動物的居住環境、飼養狀況,以及是否取得動物展演許可證。 

隨著動物虐待事件頻傳,未受到良好照護的動物仍持續待在惡質的環境中。家長帶著幼童嘻笑遊玩的同時,殊不知正在傳導錯誤的觀念,使得孩子對待動物僅憑個人的自私自利而肆意妄為。動保團體質疑中央與地方的主管機關嚴重失職,未能重視起展演動物的福祉權益,深怕往後春天、淨園農場的虐待案例將會再度上演。

 

延伸閱讀:

療癒後的焦慮 動物咖啡廳引發的爭議

年虧損逾4億 木柵動物園門票翻倍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