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智社區棒球隊 從打球結合家庭教育

記者 鍾明、胡翔惠、張鈞皓/採訪報導

近年來社區活動組織推陳出新,除了里民辦公室所辦理的活動之外,棒球隊、畫室等多種型態的組織,都帶給社區多元樣貌。新竹市有一個上智社區棒球社團,從少棒、青少棒、青棒完整提供給喜愛打棒球的孩子們舞台,家長也可以透過擔任教練陪伴孩子長大,讓棒球別具社區與家庭教育意義。

新竹上智棒球隊小球員們練球。攝影/張鈞皓

上智棒球隊以親子教育為特色 讓孩子有更多舞台

新竹上智社區棒球隊於2007年成立,以「快樂玩棒球」為主旨,提供給喜愛棒球的親子們共同參與團隊並一起成長。擔任上智棒球隊教練之一的張新安認為,球隊特別之處就在於「親子教育」,家長能夠陪著孩子一起練球、比賽,過程中學習如何領導、進步、爭取機會,能讓父母與孩子共同成長。

雖然社區民眾要親自下場體驗棒球運動的難度比其他運動要來的高,也有人數跟場地的要求,不過近年來已獲得越來越多家長、學校的支持。

「運動場上是很好的教育機會,從練習到比賽都是實戰的過程。」張新安說,這些都能培養小朋友們的態度以及運動精神,像是比賽時有些選手狀況好、實力也突出,被壓縮到上場機會的孩子們,就要學習如何努力爭取。儘管教練希望能夠給每一位選手都有上場的機會,但仍要鼓勵他們進步是會被看到,並建立起信心。

上智棒球隊領隊陳柏榮也說,相較於科班的訓練,他們更講求親子之間的互動。教練大多都是由家長組成,除非要求戰力或其他需求,才會請科班出身的教練。由於選手們的家庭背景、個性、體能都不一樣,即使想讓每一個孩子都有上場機會,仍要考慮到這是競技的場合,教練同時身為家長也要學著如何換位思考,處理場上的調度。

社區棒球相較於科班的比賽,雖然比較不職業化,但態度上的要求都是一致的。張新安說,通常都是鼓勵取代責備,不過如果小朋友是故意做不好、不認真,那他一定會糾正他們的態度。陳柏榮也認為比起求勝,建立信心、態度、舞台,對孩子來說是更重要的事。

教練休息時間教導球員們,態度比求勝更加重要。攝影/張鈞皓

上智棒球隊青棒球員尹俊文憶及,因為2013的世界棒球經典賽,加上中華職棒的義大犀牛(富邦悍將前身)邀請大聯盟球星曼尼來台灣打球,讓他深深被棒球吸引,從原本喜歡踢足球,而改成加入高中的棒球校隊。對學生來說,除了享受球場競技的氛圍,他也認知到,團隊大於個人能力。

尹俊文的父親、家長尹梓安則說,非常支持孩子參加有意義的運動團隊,跟著孩子一起到上智後,也顛覆很多以前的想法,像是過去他認為投打能力強,球隊就有機會贏,但現在發現,每一個球員各司其職的發揮,甚至學會犧牲小我,這個團隊才會強。

由於上智強調親子教育,因此家長也要學會怎麼互相磨合,家長尹梓安認為小朋友之間很容易融入彼此,但家長的社經地位和想法都不同,如何學會彼此欣賞,讓團隊更有向心力,也是課題之一。

上智棒球隊從教練、家長、球員都認為團隊是最重要的事。攝影/張鈞皓

非科班老師創畫室 社區學員繪出生命故事

除了棒球隊較為動態、競技、體育的活動之外,繪畫、藝術也能帶給社區不同的力量, 新北市一位繪畫老師江家珍,兩年前在淡水自己居住的社區,創立一個非營利藝術社團,開始了社區繪畫班教學,學員們大多都是從沒想過可以完成一幅畫作的媽媽或退休人士,及4到6歲的小朋友,至今已發展成為政府立案的非營利社區關懷組織。

JiG畫室內部環境,學員們準備聖誕節的花圈作品。照片提供/江家珍

「去年之所以成立協會,是希望藝術創作力的天賦,能夠讓學員們看見每一個人都能領受上帝給予獨一無二的禮物,畫作也在訴說著他們生命的故事。創作素材和靈感,是最珍貴的生命歷程。」社區畫室指導老師兼協會創辦人江家珍笑著說,不是科班出身的她,在成為繪畫老師之前,其實也像學員們一樣,從沒想過自己可以畫畫。看著學員們在繪畫過程中得到療癒,並找到自己的價值,真的讓她很感動。

「社區畫室最困難的事情,就是擔心學員拿出來預備要畫的圖片,是她不知道該怎麼畫的」非科班出身的江家珍分享。不過因為信仰基督教的關係,當學員出難題要她示範作畫時,她會向神禱告,這幫助她開始學著在繪畫中,和學員一起成長,並發掘自己在創作中的天份。

目前畫室裡的學員包含退休老師、社區鄰居以及親子,其中帶著孩子一同上課的學員高媽媽就說,當初會接觸是因為在媽媽群組中,聽到別人分享自己的作品,所以有了興趣,正式上課後發現這裡與一般的兒童畫室的不同,因為江家珍老師無論孩子想要畫的作品有多難,她都會給予支持、鼓勵、肯定。但外面的美術教室則會有既定的進度、範本,發揮的空間較小。高媽媽也發現女兒為此創造力提升很多,這對家長而言是很大的收穫。

從沒想過自己會畫畫的學員們,在其中找到自我價值。照片提供/江家珍

社區組織共學 參與者:意想不到的收穫

雖然較少有整個家庭都投入社區組織活動,不過影響到的不只參加的對象,社區畫室學員高媽媽提到,加入畫室後,發現許多意想不到的收穫,像是因為自己帶著孩子去畫室時,老公多了自己空間和時間,讓他們夫妻的感情變得更好,孩子的作品得到父親肯定時,也多了許多自信。上智棒球隊球員家長尹梓安則認為,社區活動的過程帶給他和孩子許多禮物、成長,這些都是校園和社會學不到的意義。

「棒球比賽時常結果不如預期,可能很努力卻失敗,也可能快輸球卻逆轉,但團隊、努力卻是不變的真理。」尹梓安認為這些是學校、社會無法帶來的學習,身為家長他非常支持。上智棒球隊領隊陳柏榮則希望,隨著孩子們一屆一屆的成長,上智團隊、不放棄、親子一起互動的精神可以傳承給下一代球員,繼續延續他們的初衷。

這些社區組織都是靠著喜愛這項活動的人們組成,儘管靠著熱情支撐起,也會遇到經費上的問題。陳柏榮提到,因為球隊並沒有營利,所以仍需靠著家長的支持。社區畫室創辦人江家珍同樣也透露,在經費有限的情況下,也只收材料費甚至不收錢,但這些依然不會動搖她想帶給大小朋友們學習創作的力量,希望學員們都可以感受到樂趣,藉此提升每一位在社區中的成員。

無論是動態的棒球,還是靜態的畫室,社區組織的成員們都期盼彼此一起提升。上智棒球隊教練張新安也認為,無論是什麼樣的社區活動,只要是有意義的,都能在其中找出它的附加價值。高媽媽也肯定畫室的環境很溫馨,參加的學員們彼此也都很熟悉,她認為社區中能夠有這樣的互動,並分享彼此的作品,是一件非常珍貴的事情。

棒球手套示意圖,張新安認為不只棒球,只要有意義的活動,都有它的價值。攝影/張鈞皓

延伸閱讀:

花蓮孩子棒球夢 業餘教練返鄉助圓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