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風險低收入 棒球業餘裁判權益待改善

記者 伍芸彤、董子誠、王又霆/採訪報導

台灣棒球發展至今,已是一項成熟的運動項目,但裁判一職仍存在權益方面的爭議,例如業餘裁判福利不足、待遇過低,以及沒有專業機構進修學習,造成與職業裁判之間素質落差,使得有心想要加入裁判行列的人卻步。

主審在球賽中居重要地位。攝影/伍芸彤

 

棒球在台灣是一項熱門的運動。照片提供/洪珮茹

證照制度 經驗優先

棒球裁判可分為職業與業餘裁判,中華職棒大聯盟(簡稱CPBL)副裁判長蘇建文認為,職業與業餘裁判最大的差別在於職業裁判為專職性工作,受勞基法保障及公司法規範,因此必須恪守員工守則及個人形象維護,養成教育環境、晉升制度較完整。而業餘裁判是兼差性質,管理上未具約束力,進而影響自我要求及探討問題能力的貫徹和養成。

針對裁判招募及教育養成上的差異,蘇建文指出職業裁判需透過裁判徵選會才能產出裁判彭楚雲則表示前幾年即使沒考過裁判證照,亦可參加裁判徵選會,按照晉升制度給予不同位置執法養成,在二軍磨練約莫五年,表現優異則推薦上一軍見習,約十年左右表現優異則有機會登上一軍執法名單。業餘裁判招募則以興趣為出發點,養成及晉升則依協會舉辦之ABC級講習會錄取而定,執法費用則有主審與壘審之差異。

針對中華民國棒球協會裁判升級制度,業餘裁判許鍵茂認為,三年時間磨練可以增加經驗。中華職棒球評曾文誠亦表示,裁判講習的效果不大,經驗累積才是重點。在實戰經驗不足的情況下,若將升級制度縮短至一年,直接在較高級的賽事擔任壘審卻發生誤判,不僅無法對球員交代,更讓球迷對於裁判的素質產生疑慮。

棒球裁判級別比較表。資料來源/中華民國棒球協會,製圖/董子誠

  • 主審:主審執法位置位於本壘板及捕手後方,是棒球比賽中最重要的裁判員,主要負責判定好球與壞球、宣布比賽的開始與結束、收納及提供比賽用球、清理本壘板、本壘周圍的判決,與判決出現爭議時,裁定最後結果。
  • 壘審:一壘審、二壘審、三壘審的統稱。

資料來源/棒球維基百科棒球維基百科

公餘值勤 犧牲奉獻 

不論是社團棒球賽、甲乙組的棒球聯賽等,均需仰賴業餘裁判的協助。他們平時可能都有自己的工作,基於熱情與興趣,公餘時兼任業餘裁判的工作。鐘育霖表示,因自身曾任職旅行社業務,若於平日擔任裁判,必須向公司請假,亦須與其他裁判安排時間,導致本身的正職與業餘裁判工作相互衝突。

除了時間上的衝突,比賽中造成的傷勢也將成為生活上的困擾。許鍵茂表示,這些傷勢不僅沒有保險理賠,需自行花錢治療,甚至可能賠上自己的工作。他亦提到,曾有朋友在比賽中擔任壘審扭傷腳休養三個月,服務的公司認為他並非在正職中受傷,因而遭到辭退,喪失主要收入還需負擔醫療費用,讓他感到不值。

任何級別的棒球運動均需仰賴裁判協助。照片提供/洪珮茹

待遇微薄 裝備自理

裝備對於裁判來說是必需用品,鐘育霖提到:「裁判鞋不要看他不起眼,一雙也是需要五千多元,一整套買下來達到兩萬元不等。」許鍵茂也表示:「當你進入裁判界,裁判裝備屬於消耗品,花費自然就會高上許多,這也是業餘裁判令人卻步的原因之一。」

專業裝備是裁判的必需品,且價格昂貴。攝影/伍芸彤

裁判裝備所費不貲,然卻與實際獲得的收入落差甚大。鐘育霖表示,擔任縣市級的業餘賽事裁判,一場比賽最高可得700元,但樂樂棒球等級的比賽僅可獲得500元的收入。他直言,當一個業餘裁判真的需要一顆熱忱的心。

裁判資源缺乏 設立專校不易

裁判在棒球運動中的地位不可忽視,但業餘裁判晉升耗時費力,且台灣缺乏如國外專業裁判學校這方面的資源。對此蘇建文表示,中華職棒與美國大聯盟的營運方式不同,無法如國外的裁判學校揀選裁判,亦缺乏效率運用現有的裁判人選;許健茂也認為在經費短缺的情況下,台灣成立裁判學校的構想可謂窒礙難行。

對此,鐘育霖則提出看法:「台灣裁判的資源非常匱乏,其實不只台灣,香港、中國等許多國家的裁判資源也相當缺乏。」他認為業餘裁判通常經驗不足,為此他和資深裁判蘇建文共同設立了裁判社團,讓裁判們共同討論判例、規則及講解,藉此補強判決經驗不夠成熟的問題,未來有計畫到各縣市舉辦講習,朝向成立裁判學校而努力。

除了現有資源不足外,台灣亦缺乏完整的裁判教育體系,中華職棒大聯盟裁判彭楚雲即直言:「台灣沒有良好的裁判教育環境,無法讓有興趣的人兩者兼顧。」他提及裁判學校的設立能使環境更加完善,讓學生全心投入裁判學習,但台灣沒有類似國外的環境,導致無法完全捨棄原本的工作,而加入職業裁判的行列。

電子科技輔助 提升精確判定

隨著科技進步,原本需靠人為判斷的好壞球將透過電子好球帶,讓裁判的抗議權和選手們的挑戰機會更加準確,主審裁判也能依據電子好球帶的判定定奪。這項技術已應用在美國獨立聯盟以及韓國職棒,而台灣中華職棒尚未正式引進,目前只有在轉播畫面上看見國外的電子好球帶判決。

至於未來電子好球帶是否會取代主審,球評曾文誠提及:「電子好球帶的準確率若能提升,採用機會將提高,但它只判定好壞球,對於其他裁判工作則無法取代。」他談到人會因疲勞等身體因素而出現誤判,但電子好球帶則無此問題,在判定上會較為客觀。中信兄弟隊的內野手張志強亦表示:「很期待電子好球帶上線,未來在球場上也能有更精確的判斷。」若電子好球帶能針對準確問題修正,在球場上的採用就指日可待。

輔助判決將提升裁判準確性。攝影/董子誠

目前台灣職棒團隊中普遍使用的是Krama zone系統,但成效不佳,只能單純評斷好壞球,幫助選手有限。為此台灣仍在發展符合國內使用的系統,如施懷勛正在研究開發的台版鷹眼系統,目的即為提升本土球員素質,激發選手們的潛能。除此之外,應用在球場上更能兼顧以往的死角,讓裁判的判定更加公正客觀。

配合鷹眼系統訓練可挖掘選手潛能。攝影/伍芸彤

對此,台版鷹眼系統開發者施懷勛提及:「鷹眼系統的開發是為了準確球員們的數據,為的就是找出更加適合選手的狀態。」他提到鷹眼系統從訓練、打擊到比賽,都能準確算出球員們的身體及打擊數據,發掘選手們新的潛能,未來有了鷹眼系統,球團的整體實力能突飛猛進,評估選手們的實力將有所依據,並開出適當的年薪。

  • 好球帶:指本壘板上方,高度在打者肩膀及腰部到膝部以上的範圍,但並不固定精準,依靠主審的主觀認定而有所不同。
  • 好球:投手投球時,球未落地直接經過好球帶,或是打者出棒未集中或成界外球,則視為好球。
  • 壞球:投手投球時,球未通過好球帶,且打者未揮棒,則視為壞球。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維基百科維基百科

 

 

延伸閱讀:

規章之下 潛規則如何影響棒球文化

黑豹旗報隊數降3年新低 棒協點出三原因

大數據時代來臨 科技走進棒球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