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報導】流行音樂細細說(二):巨星模式消逝 新生代音樂崛起

                                                                                記者 廖芯曼/採訪報導

台灣流行音樂為是華語樂壇的重鎮,而現在國內的音樂市場與以往大相徑庭。隨著科技設備更新,音樂人製作門檻變低,作品數量增加,風格也愈趨多元。加上閱聽眾的收習慣改變,以及社群媒體的興盛,音樂市場已呈現「分眾化」的現象,新生代的音樂創作者的崛起,發展出全然不同的行銷與音樂製作方式促使台灣流行音樂發展出多元曲風。

北流推出常設展 跨越時空「唱我們的歌」

台北流行音樂中心(以下簡稱為北流)文化館於2021年9月開幕,也同期推出首檔常設展:「唱我們的歌—流行音樂故事展」,透過透過14位引言人的語音導覽,以及111首流行音樂的播映,引領觀展者跨越時空與世代,綜觀台灣流行音樂的發展。

根據北流官網記載,北流於2020年4月正式掛牌,位於南港車站與捷運昆陽站之間,場館包括表演廳、文化館、產業區以及戶外表演空間,除了是流行音樂表演場所之外,也以流行音樂產業出發,盼成為與生活型態結合的機能型園區。

北流發言人黃郁雯指出,本次展覽規劃12個展區、1326件展品,結合影音多媒體互動裝置,將台灣流行音樂文化脈絡呈現多元的樣貌。五月天蔡昇晏(瑪莎)與知名樂評馬世芳都是本次展覽的共同策展人。從台灣戲曲到80年代情歌金曲,以及當紅獨立樂團,都能在本次展覽中看見。

展覽透過晶片感應,隨著展區不同,切換不同的語音導覽模式。攝影/廖芯曼
展覽透過晶片感應,隨著展區不同,切換不同的語音導覽模式。攝影/廖芯曼

五樓展區以半實景的方式打造錄音室空間,並透過創作人手稿、宣傳時程表、合約與專輯包裝設計圖的展示,讓觀眾認識一張專輯誕生的完整流程。而四樓展區也透過展示不同展演空間與音樂節的介紹,引導觀展者看見強大的社群發展,使新生代台灣音樂文化愈趨多元,媒體平台的多元性,更讓創作者們擁有更多發表作品的管道。

四樓為音樂現場展區,展示不同音樂表演場館。攝影/廖芯曼
四樓為音樂現場展區,展示不同音樂表演場館和音樂節。攝影/廖芯曼

「巨星」成經典 文化部報告:音樂市場分眾化

根據「107年文化部流行音樂產業調查報告」業者與學者專家關切台灣流行音樂巨星的斷層問題,彰顯培養流行音樂人才的重要性。該報告也指出藝人平均年齡逐年降低新生代的創作歌手在面臨資訊與市場環境轉變的狀況下的作品與以往大相徑庭,不同的音樂元素也使市場出現分眾化的現象,塑造台灣多元的流行音樂環境。

來自KKBOX旗下的華風數位總經理陶逸群,深耕音樂產業多年,從製作地下音樂開始至今已是音樂廠牌的負責人,陶逸群說:「台灣是靠過去的那些音樂,才足以撐起華語流行音樂重鎮的封號。」

陶逸群認為,台灣過去三十年的流行音樂出產相當多的「經典」,也因而在華語音樂圈樹立一席之地。這些經典對於現在的新生代創作者來說影響甚巨,陶逸群也坦言:「現在這個時代的音樂是否仍有這樣的影響力,這還是需要時間來證明」。

展區展品有藝人的手稿與簽名與自己使用的樂器。攝影/廖芯曼
現場也展出有藝人原汁原味的手稿與簽名,還有他們親手使用的樂器。攝影/廖芯曼

不諱言的是,以前的音樂產業透過複製「巨星」的成功模式,去應用在其他藝人身上,但不是所有的觀眾都會買單,導致「一片歌手」的現象層出不窮。

現在音樂製作的門檻變低,導致「素人」也能透過「網路」直接出道變成明星,陶逸群稱音樂市場這樣的現象為「分眾化」,也就是說出現了更多不同的曲風與音樂類型,也各有其所好的支持者。他說:「這樣也是好事,可以促進不同類型的音樂發展。」

面臨這樣的轉變,陶逸群認為以一個音樂廠牌的角度去看,資訊爆炸導致市場分眾化,雖然對於非主流音樂、或是小唱片公司來說是好事,但藝人的宣傳就要從更多地方去切入。舉例來說:減少電視通告,多去上YouTuber的節目、或是遊戲實況直播,管道跟平台越多,觸及率也變得更難預測,宣傳行銷必須花上更多力氣。

展區打造中國廣播公司錄音室,重現以往藝人上廣播電台宣傳之姿。攝影/廖芯曼
展區打造中國廣播公司錄音室,重現以往藝人上廣播電台宣傳之姿。攝影/廖芯曼

而音樂製作成本降低的情況下,讓更多年輕的創作者浮上檯面。對此,陶逸群相信,傳統唱片公司已察覺這樣的現象並積極轉型,這也促進前、後輩之間的良性競爭。他笑說:「前輩有經驗與實力,新人有創意與熱情。這樣的交流在未來十年會有更多的融合,也會拉高整體音樂素質。」

有別傳統模式 新生代創作轉型

發新歌、新專輯的音樂製作、宣傳、對外接洽合作都是由自己一手統籌的王淯騰(Aden),年僅20歲。由於高中時參加熱音社,又在「咖啡廣場站出來音樂挑戰賽」榮獲亞軍佳績,因此獲得與金曲新人獎男歌手ØZI(本名陳奕凡)合作發行單曲的機會,一腳栽進音樂產業,發展迄今已過了兩個年頭。

王淯騰認為社群媒體的經營,使自己接觸更多的歌手或音樂製作人,因此增加能見度。這樣的出道模式成為新生代歌手的常態,也顛覆了陶逸群所說的「巨星」成功模式。

王淯騰表示,觀察到這兩年台灣人特別喜歡聽嘻哈節奏藍調(R&B),而這兩種曲風只要在網路上尋找自己喜歡的伴奏(Typebeat),寫曲填詞後加上混音特效,就可以完成一首歌,所以對於音樂創作者來說,是比較好上手的。

  • 嘻哈音樂:嘻哈音樂也譯饒舌音樂(英語:Hip-hop Music,也叫做hip-hop或rap music),是一種跟著伴奏、帶著韻律吟誦即饒舌的音樂風格。
  • 節奏藍調(R&B):節奏藍調(英語:rhythm and blues,英文簡稱:R&B或RnB),是一種美國非裔藝術家首先採用,並融合了爵士樂、福音音樂和藍調音樂的音樂形式。這個音樂術語是由美國告示牌(Billboard)於1940年代末所提出。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節奏藍調)、維基百科(嘻哈)

現在的音樂製作門檻變低,以一台電腦就可以完成音樂製作。攝影/廖芯曼
現在的音樂製作門檻變低,以一台電腦就可以完成音樂製作。攝影/廖芯曼

王淯騰表示,新生代音樂人的作品,由於網路資訊取得容易,導致作品中的音樂元素受到國外影響,對於音樂的呈現方式也與以往大不相同。王淯騰笑說:「一開始學音樂都是聽國外音樂,但國內歌手影響我最深的是盧廣仲,他讓我知道一把吉他就可以寫出很有靈魂的歌。」他自許能將國際化的旋律,搭配西洋音樂作曲邏輯,融合中文做出「台灣人的R&B」才是最有意義的。

王淯騰以吉他錄製旋律,製作音樂編曲。攝影/廖芯曼
王淯騰以吉他錄製旋律,製作音樂編曲。攝影/廖芯曼

延伸閱讀:

線上音樂興起 盗版猖獗重創產業

樂團熱潮席捲全台 獨立音樂唱出自我意念

【大港開唱1】覺醒大港都收場 獨立音樂祭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