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響客源 視障按摩師艱難苦撐

記者 林靜、胡崇恩/採訪報導

按摩原本是視障者的專屬產業,但政府認為不該侷限視障者的工作可能,所以開放一般民眾也能從事按摩業,此舉反而增加視障者的生存難度,再加上按摩是需要貼近身體的工作,今年疫情更影響視障按摩師的生意。

視障按摩師馬茂傳原本是夜盲症、視力不佳,曾開過火鍋店、牛肉麵店,至四十多歲時視力惡化到全盲而收店,因為是後天失明,馬茂傳有一年的失業時期,他起初不能接受失明的事實,後來慢慢調整心態重新出發,在盲人福利協進會的幫忙下學習按摩,考取證照後開始執業。

視障按摩師輕拍顧客肩頸,詢問痠痛帶。攝影/胡崇恩

失去了視覺,觸覺及聽覺成為視障按摩師最有力的輔助,視障按摩的特色是更能精準的判斷客人的痠痛部位,因為無法從表情或肢體掌握客人的狀況,所以視障按摩師會不斷的詢問,確保客人能一直保持最舒適狀態。

捷運工作人員引導視障者搭乘捷運。攝影/胡崇恩

馬茂傳表示疫情打擊下客源少了七、八成,加上坊間按摩坊林立,這段期間都是靠存款度日,但政府有給予視障按摩者補貼,每人每個月一萬五的補助,一次發放三個月,多少能減緩視障者因疫情影響收入的衝擊。

沒有捷運工作人員引導時,馬茂傳依靠白手杖仍能順利通勤。 攝影/胡崇恩

馬茂傳肯定政府對視障者的幫助,但他認為台灣的視障設施比不上其他國家,像是日本的紅綠燈會發出聲音提醒視障朋友過馬路、台灣盲人圖書館的設點較少,外出仍時常需要他人幫忙等。

捷運站內皆設有視障者等候的引導區,讓視障人士用白手杖就能自己搭乘捷運。 攝影/胡崇恩

「跌倒就多跌幾次沒關係。」新北市盲人福利協進會總幹事李青錦已服務視障者五年,她認為現在最需要做的是將視障按摩普及化,希望能有如便利商店一般,讓民眾感覺視障按摩就在身邊,拉近視障者與社會的距離,建立視障按摩不輸坊間的觀念,期待民眾想要按摩時能先想到視障按摩,享受視障按摩師在身上溫柔按壓,舒緩疲勞的同時就是在做社會公益。

 

延伸閱讀:

「別怕!我陪你!」視障跑者與陪跑員的牽繩情

不向黑暗妥協 視障生陳少傑勇敢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