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松1】教育數據應用黑客松 資料整合創造新價值

記者 游家瑄、李昶霆、陳怡潔/採訪報導

由經濟部工業局主辦「2020教育數據應用黑客松」(以下簡稱教育黑客松),以「教育」為核心,參賽團隊利用大數據,開發具創新、商業應用價值的作品,解決社會現有痛點與問題。決賽於1017日舉行,共有17組團隊入圍,「芋仔」團隊為高中生打造「未來發展探索平台」;而「Data666」團隊則提出「改造數位學伴計畫」,兩隊均有亮眼表現。

「黑客松」為黑客(Hack)與馬拉松(Marathon)結合而成的名詞,又稱作「程式設計馬拉松」。活動聚集各領域人才激盪腦力,於特定時間內共同開發創新程式或專案,並期盼參賽團隊利用由主辦方提供,包括企業、金融、國際,及公部門數據等開放資料,達到跨界、跨領域、跨企業的數據應用效果。

2020年第一屆教育數據應用黑客松,以「教育」為主軸,鼓勵參賽隊伍結合主辦單位提供議題,並運用國內外政府開放資料或民間資料,開發出具商業應用、預測或決策性之創意作品。

參與2020年教育數據應用黑客松決賽隊伍人數眾多。攝影/游家瑄

未來發展探索平台 助高中生蒐集資料

來自台北大學經濟系的邱奕勳、台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的張翊宣和台灣大學工商管理學系科技管理組的陳泓方,組跨校團隊「芋仔」,打造學生未來發展探索平台,決賽榮獲「鴻海公益獎」。

芋仔團隊成員(左至右)陳泓芳、張翊宣及邱奕勳分享參賽心路歷程。攝影/陳怡潔

未來發展探索平台設計理念來自108課綱強調的「適性揚才」,高中生在面對升學壓力時,還需參加各種活動探索不同領域,但面對龐大的資訊量,學生不僅要花時間蒐集資料,還得比較評價,搜尋時間成本高,平台因而誕生。

芋仔團隊蒐集教育部青年發展署與2020暑期營隊資料,篩選出針對高中生舉辦的活動,將資訊整合到平台上,學生只需填寫興趣問卷即可獲得推薦結果,並了解自身的興趣領域,不需再大費周章找資料。

張翊宣認為,此次比賽最大收穫,是提升自身對社會問題的聚焦能力,找到問題痛點並解決它,能夠在比賽中得獎對成員們是一個肯定與鼓勵,未來若有機會也會繼續參加黑客松形式的活動。

芋仔團隊(左1至左3),上台接受鴻海公益獎獎金頒發。攝影/游家瑄

改造數位學伴計畫 增進同儕分群互動

另一支跨校參賽團隊「Data666」,成員來自不同領域,分別為彰化師範大學行銷所的黃建樺、清華大學學習科技與科技研究所的彭泰、清華大學服務科學研究所的江成強,以及朝陽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的粘佑任.團隊設計專案於本次比賽獲得佳作,每位成員皆發揮自身領域專長,結合服務創新與教學理論,透過數據處理完成此次作品。

Data666成員(左至右)粘佑任、江成強、黃建樺、彭泰分享活動經驗。攝影/陳怡潔

團隊是以現有教育部「數位學伴計畫」(以下簡稱「數位學伴」),為改造基礎,數位學伴由大專院校學生的「大學伴」,與偏鄉地區學童「小學伴」,進行一對一線上學習。團隊希望藉此專案,減少城鄉差距並提高學習成效,延續大小學伴間的陪伴。

成員們過去參與數位學伴計畫時,發現學生和老師與各自同儕間欠缺互動,於是在專案中,分別對大、小學伴建立分群模型,增加互動可能性,讓教師端能夠增加彼此間經驗分享,學生端也可認識各領域夥伴,提高學習積極度。

跨校跨領域溝通 展現群眾智慧

籌備專案時,由於成員們來自不同學校,只能在線上交流,黃建樺認為,因每個人知識背景不同,溝通過程也會有衝突與不理解,在討論過程曾經歷困難。但江成強表示,正因為成員來自不同領域,才能結合不同專業能力完成此次作品,同時也提升個人跨領域溝通的能力。

對於這次比賽的成績,成員們認為時間緣故,作品仍有許多改善空間,卻也從其他團隊作品中汲取經驗,並透過這次機會,了解與教育相關數據的資訊

Data666團隊上台介紹專案作品理念。攝影/游家瑄

數位科技時代,人們可利用冰冷的大數據資料,創造更多的價值,轉變為貼近生活的設計。從「2020教育數據應用黑客松」中,讓台灣擁有資訊能力的新秀,運用群眾智慧集思廣益,產生許多創新點子,並找到更方便、有效率的方法來解決問題,利用資料整合共創未來教育。

教育數據應用 沈沛鴻:找出個人差異,因材施教

在網路科技不斷發展的現代,線上教育也緊扣其中一環。不論是創立線上教學網站,還是設計互動教學課程,皆需使用教育相關數據。對此,教育黑客松也邀請不同線上教育平台工作者分享自身經驗。

教育數據應用黑客松講者、業界評審與主辦單位開場合影。攝影/李昶霆

線上英語教學平台TutorABC營運長沈沛鴻指出,不管是大規模開放線上教育課程的「慕課型態」,或是遊戲導向的教育模式,必定都透過數據運算方法,來推算並判斷學生(使用者)學習時的成效,找出個人差異,藉此將內容做動態調整,達成因材施教。

  • 慕課型態:英文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MOOCs),是從近年來興起於國內外大學間的大規模開放式線上課程,在台灣稱為「磨課師」,中國稱做「慕課」,是一種以大眾人群為對象的線上課堂,人們可以透過網路學習。 

資料來源/科技大觀園

「數據是能夠找出現狀的一個方式,要想辦法自己定義問題。」致遠體驗設計創辦人卓致遠表示,這次黑客松活動就是如此,利用數據找出證據,構思如何修改,與預期使用者進行對談,並以使用者角度檢測個人學習需求程度,是否有實際幫助。

沈沛鴻認為,美國與中國實施線上教育已有成果,而在台灣真正找出個人化差異與因材施教的平台卻少之又少,原因在於台灣過去的產業屬於代工導向,勞力密集產業占大宗,許多人對電子產品是非常不熟悉的,尤其是在面對終端使用者的數據層面分析,相比之下起步稍晚。他也提及,目前教育數據應用最大的痛點,在於如何應用數據的特性與傳統教育的價值觀結合。

在存在階級落差、城鄉對比、貧富差距等社會問題的情況下,沈沛鴻表示,透過應用教育數據,可用網路拉近學習的距離,讓所有使用者享有同等的受教權。沈沛鴻說:「藉數據分析後的結果,給予學生真正『平等』的適性學習,而非傳統單一的『均等』學習。」

他也提到,希望政府在不涉及隱私與個資的層面,能多公開一些教育數據資料,這不僅能給予現今的教育平台有更多的資料參考,也能更精準地設計個人化的教學介面,讓使用者在操作使用上更有感。

 

系列報導:

【黑客松2】數據抓汙染工廠 綠盟獲總統盃黑客松大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