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鍍汙水2】擔起環保成本 製造產業鍊義不容辭

記者 張雅喆、劉于緁、葉芳妤/採訪報導

七零年代加工出產蓬勃發展,電鍍業曾如其產品外觀前程光明璀璨,推動台灣工業訂單跨越國際,促使台灣經濟起飛。然而新世代環保意識抬頭,電鍍工廠土地比鄰的居民抗議聲不斷,昔日傲人的姿態對比現今對生態環境影響是沉重的負擔。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以下簡稱綠盟)在今年五月公布「第二屆環境金害獎」得主,其中上榜的19 家對環境造成傷害的企業有六家為電鍍業者,分布在新北、台中及新竹,雖《水汙染防治法》修法日趨嚴謹,工廠駐地也須通過申請放流水牌照規劃的審核,但從民國七十年代至今高汙染汙水偷排問題依然存在,徒具完善法規卻無法遏止偷排行為發生,永續的工業環境仍是台灣待解的目標和發展的願景。

2019年造成水汙染最嚴重的前幾家公司,皆因偷排重金屬超標廢水或未取得放流水許可證等上榜,其中沅泰工業有限公司繞流排放含鎳超標330倍之放流水。製圖/張雅喆、資料來源/綠色公民基金會

非法防不勝防 合法工廠也偷排

根據《蘋果日報》報導指出2015 年新北市龍祥環保公司承攬新北市汙水下水道管線維護工程,陳姓老闆派22歲的兒子陳男檢查排水管期間,因吸入過量氰化物中毒死亡,新北地檢署證實為上流電鍍業者非法排放未經處理之廢水導致,此事件也引發新北市政府關注。

20197 月新北市三重地區發生震驚居民的「天坑事件」,路面突然崩塌,下水道管線遭嚴重腐蝕,地板上出現深度約 3 公尺的大洞。經新北市環保局稽查專案組調查後證實為附近多家電鍍廠排放之放流水含有強酸、強鹼、重金屬以及劇毒氰化物等原因造成。

北區督察大隊簡任技正許正雄曾任中部督察隊長在彰化、新北地區皆破獲多起電鍍廠偷排廢水案件,他表示「天坑事件」為合法大廠業者所為,實際上業者廠內整體廢水處理設施非常完善,業者聲稱在之前並無汙染現象。許正雄說,電鍍廢水經過廢水處理最終會以汙泥型態呈現,此業者過往汙泥申報量較低,近期汙泥申報量卻異常提高,因此認定為是偷排事件。

許政雄認為廠商偷排廢水主因為考量「成本」,分為兩個層次一是合法工廠礙於惡性競爭經同流合汙,二為未臨登與臨登的地下工廠根本無環保成本。攝影/張雅喆

他也說道,新北市三重地區長期是電鍍工廠聚集地,且地下管線複雜,以都會區型態設計,北區大隊調查三重電鍍廢水排放案件時,需要多個單位一同合作,單純環保單位孤軍奮戰在執行上會相當困難。

電鍍業者益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經理白耀邦分析,電鍍不同類型的產品產生的廢水含有重金屬物質不同,其中氫化廢水的危險性業界皆知,工作上應避免讓氰化物與酸結合,因嚴重可能造成人體吸入劇毒氣體致死。

對於至今仍有許多業者會選擇以偷排的方式處理電鍍廢水,白耀邦說,廢水處理只占了產品製造成本的3%,花費成本最主要是在於產品良率與不良率,與藥劑的調配、工人的細緻度都會間接影響其成本費用。

在樹林經營電鍍工廠十幾年的林老闆感嘆,在三年前自家也是非法電鍍廠之一,當時政府重劃土地廠房就在其中,才讓他下定決心買下新廠房重建合法電鍍工廠,他說合法並且與社會共榮,企業經營的想法要改變,才能永續經營。

經營電鍍廠產生的環保成本,為業者應自行負擔並善盡企業社會責任,白耀邦說把高汙染廢水的問題處理做好,在業界反倒能站穩腳步,更希望能延續電鍍傳統產業。

在益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任職多年的林大哥提到,他以電鍍為志業但家人從未認可,就算從事電鍍工作已年過半百家人對於自己在電鍍工廠的工作環境依然會有所顧慮,他說,決定踏入這產業就該身負責任,環保觀念只在於一念之間對於社會責任的擔負,成本考量並非為偷排廢水的理由。

電鍍又分為吊鍍、滾鍍等,依照不同的產品外外型選擇適合的方式,此為吊鍍示意圖。攝影/張雅喆

明、暗管雜亂難解 政府相互推託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吳其融指出,通過政府實施環境評估的機制使大型開發案能受環保團體及社會共同監督,但像電鍍產業基本上為代工性產業環節多是小規模廠房,缺少社會關注且環保團體難以要求其改善。

「我覺得台灣做得太慢了。」吳其融長年研究工業發展且遠渡日本學習,他說,如日本與德國思考模式以產業願景為導向,但是台灣目前仍是以哪種方式有錢賺就往哪方向前進。他說道,產業用序發展為重要關鍵,至始台灣產業規劃太慢了。

吳其融舉例在台灣路邊常見的道路施工,也成了不良業者趁機埋藏暗管於地底下的順風車,藉由表面上其他的施工頭銜遮掩偷埋管線的動作。

吳其融談起,中國在2010年加嚴環境法規,台商轉而將電鍍訂單拉回台灣,台灣當時違章工廠順勢接受大量訂單,而地檢署、中區督察大隊在2012年正式大規模查緝違章工廠。攝影/葉芳妤

對此葉建成表示,為掩人耳目,確實常有業者偷拉暗管,甚至在地下牽出10多公尺至100多公尺的暗管,將廢水經由暗管排放到自來水體或附近水道,且選擇半夜或下雨等時機,一同將廢水混雜雨水排放出去,連業者自己都不清楚廢水排去哪裡。

環保署水保科簡任技正張莉珣說,營建署最初設置管線時,並未涵蓋工業用排放汙水管線,業者須自行設置管線與汙水處理設施,但這也造成業者投機假扮公務機關偷埋管線再予以排放汙水。

然而,管線設置並非環保署職責,其署權限目前為稽查汙染環境的業者予以開罰。

因應現今技術日漸純熟,暗管的檢測透過許多科學儀器查證準確度提高,但許正雄也坦言,三重地區管線相當複雜,新北市為都會區較難以整治,新北市三重地區若整個產業鏈要移動是有困難的,集中管理在新北仍是難解的議題。

台灣地下水管線紊亂,不孝業者利用工人挖下水道之際勾結偷埋管線,排放未經處裡的工業廢水,長達給公里遠,圖為管線示意圖。攝影/張雅喆

許正雄對此感嘆,台灣長年以環境稽查剷除非法業者偷排的模式,往往流於解決表面,並未從根本解決問題。他也解釋,許多環保團體之所以對於國土計畫態度如此激動,是因為中央政府事後所實施的國土計畫與原定目標不盡相同,但如何執行還須考量資源的充裕性。

彰化電鍍工廠林立在稻田間,業者與農人共存。攝影/劉于緁

三方合作創造環保工業 建立永續環境

龐大的工業結構體系中,電鍍產業是最後一道不可或缺的程序,在電鍍產業中,被拋棄的不應是電鍍業者,而應該是過去持本守舊的想法。近年來環保法規逐步嚴苛,業者心態轉型事關重要,眼見利益的市場機制思維須改變,看見產業如何長年發展是首要軸心。

環保署水質保護處簡任技正張莉珣表示,經濟部設置部分地區的產業園區並未讓電鍍業者進駐,但以環境首重的話進駐產業園區是最好的解方。

經濟部需顧慮環境、居民所持的成見。因此,她提到環保署今年以發放牌照前檢測業者所排放汙水的管道與方式,才能獲得牌照許可,期望預防偷排的問題。

張莉珣認為,最重要的是產業升級, 國內電鍍工廠多為傳統採混凝沈澱技術須負擔藥劑及污泥處理等污染防治花費,若能朝智慧生產、循環經濟發展將會大大減少 其環保費用。

經濟部工業局規畫多處工業區,目前除了彰化地區電鍍工廠統一進駐彰濱工業區外,工業區內雖有許多金屬製造業進駐,但多數電鍍廠並未進駐工業區。 製圖/張雅喆、資料來源/台灣區土地管理系統

吳其融說,首先產業的經營模式要逐步改善,產業正面臨逐步轉型中,應該有更多的策略跟思考模式。

目前的水汙修法已足夠,可以去認罪協商,減輕公務體系的行政運作,目前中央政府與這些業者並沒有積極對話,接下來重點會放在業必歸會,創造業者們一起協商對話的場域。

除此之外,他也提到形成專區的需求。基本上北、中和南其實都有的,政府須要把這些專區的處理機制整建好。他建議,電鍍產業有個別的工廠都已經解決了策略,如何把產業解決的方向及概念套用到污水處理廠上是需邁進的方向。

過去與現在的產業模式不斷更改,世界不停轉動,產業、生活、經濟模式不停止發展,而企業所該有的社會責任與永續經營精神是更古不變。

過去企業治理已經無法應因現今環保規範,業者與環保署及工業局三方合作與橫向對話,並設立廢水處理完善的工業專區,是台灣工業產業永續的解方。

在工廠旁的水道水質呈現汙濁。攝影/劉于緁

年輕思維與新科技 可望製造業友善環境

台灣對於製造產業鏈缺乏對各個工作端的重視,表面處理工會同業公會理事長徐明武說,單單就讓訊號傳輸更快速,訊號線纖細,密密麻麻每一條皆需經由表面處理在外層鍍上一層金屬材質,表面處理技術在生活中無所不在。

電鍍主要是將產品的外觀清理乾淨並運用電解反應使溶液中的金屬離子附著於物體表面,形成一金屬外殼,依不同產品又有滾鍍、吊鍍等不同作業方式。攝影/張雅喆

化工系出生的林大哥站在產業第一線,些許悶熱的廠房使其汗流浹背,林大哥笑著與白耀邦說,傳統產業能夠存活到現在代表社會對它有一定程度的需要,電鍍則是所有製造業的最末端,「電鍍哪謀去,車床、銑床、鑽床啥咪都不用做了。」

楊欣怡則表示投入產業的年輕新血帶動電鍍產業,確實提升污染防治工作得成果。且製造業生產製程會產生的高汙染汙泥、含重金屬廢水不只受國際高度關注,國內外許多學者、專家近幾年對此祭出許多新技術,徐明武也表示現今的廢水處理技術,廢水回收率高達70%到80%。

每個電鍍工廠規模不一,廢水處理設施空間愈大沈澱效果愈好。攝影 /張雅喆

與白耀邦一同合作的收汙泥廠商是採礦業出身,轉為經營汙泥回收。白耀邦表示電鍍廠的汙泥重金屬含量比礦區礦產重金屬含量還高,且經高溫燃燒可提煉汙泥中的金屬離子進而再利用。

在南崗工業區、彰濱工業區部分業者通過環保公司等機構設置離子交換中心,機構提供模組化離子交換樹脂設備,再由樹脂吸附離子運送回中央工廠,循環利用重金屬再次生產。

楊欣怡說明,志明科技大學研發以電漿去除工業廢水中的有機物及氨氮,運用低溫電漿,兩個電漿版在兩電極間施加高電壓,把汙染物的抗氧化鍵打斷。以此方式可依照業者現有廠房佔地空間評估電漿版的分配,達到分解有機物、汙染物等,解決廢水處理設施佔據廠房空間的成本的問題。

電鍍業排放問題不只對放流水中的重金屬,同時也會產生高濃度的氨、氮排放於河川水體,而輔英科技大學對此也研究利用氣體與結晶概念,設計廢水處理將氨、氮氣回收鹼化裝置,且已於現行環保公司合作。

沈澱槽中的汙泥沈澱達1.5公尺深,相當壯觀。 攝影/張雅喆

公害議題全球關心,透過跨國合作環保署與各類專家針對電鍍廢水處理,研討除了傳統的混凝沈澱、氧化還原使氰化物轉換成較不具毒性的物質以外。更希望能解決廢水處理設備的廠房空間、藥水添購、有毒性汙泥處理費用等等問題減少業者對環保成本考量的疑慮,給予業者更多元的選擇,促使傳統高汙染產業能有經營理念上的綠色思想,達成產業轉型的願景。

目前許多環保公司更與電鍍業者形成互助互利的關係,將有毒廢棄物納入循環經濟行列,比起從前令電鍍工廠頭痛的汙泥,如今可為企業增加第二筆收入。世代與年輕人帶動經濟與環保意識正面對話,徐明武也表示,會持續推動簽署表面處理產業鏈綠色產業聯盟。
產業環環相扣,要保障每一階段的業者才能造就最高品質的產品。攝影/張雅喆

系列報導:

【電鍍汙水1】偷排汙水除不盡 彰化農地汙染超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