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次文化受肯定 滑板溜進奧運

記者 冼澤賢、陳培鈞/採訪報導

源自於美國的滑板運動,最早是由衝浪演變而來,原本一直被視為次文化,但現今被列入東京奧運的正式比賽項目,不僅提升滑板運動的價值,同時也增加滑板運動的能見度。中華民國滑板協會發言人湯博富表示,因為被納入奧運項目,所以政府也開始重視這項運動,民眾也可能因為奧運而認識滑板文化,進而參與這項運動,提升台灣滑板風氣。

滑板玩家練習豚跳動作。 攝影/陳培鈞

進入奧運之後,該如何制定評分標準和比賽方式對於滑板運動來說是巨大的課題。大多的滑板賽事都有五名評審,滑手在時間內完成他的動作之後,評審便會依照個人喜好給出分數。去掉最高分和最低分,中間三者的平均就會是這次動作的總分,這也是目前較為廣泛的滑板評分方式。

湯博富提到,現今滑板的招式以及難度很難被定義,因為相同招式同一個人可能會有很多不同的做法,而每個人的做法又不太一樣,該如何判定誰做的招比較難,哪個招式分數比較高,都會因為評審的主觀意識而有不同的結果,難免會有爭議。

除了一般在街頭滑行外,玩家也會到特定場地練招。攝影/冼澤賢

奧運並非首要 開心滑板最重要

滑板進入奧運雖然振奮滑板圈,但並非所有人都會以奧運為目標。湯博富說,滑板進奧運的確會改變大眾對滑板的看法,但對滑板人本身其實沒什麼影響,因為滑板人滑板的目的在挑戰自己,不會因為有奧運就改變,所以他認為滑板人會改變大眾對於滑板進奧運的看法。

位於南港的台北市的極限運動場,是台灣少數設備較為完整的極限運動場。攝影/冼澤賢 

資深滑手囂張表示,因為台灣發展滑板時間比較晚,所以滑板的風氣和實力與國外落差大。他也認為,滑板進入奧運並不會對現今已經滑了一陣子的滑手產生什麼影響,比較可能以此為目標的大都是新生代的滑手他自己也不會以奧運為目標

他還提到,其實滑板人分許多不同的派別,像是喜歡比賽的、喜歡拍片、或是純粹喜歡練招的都有,他自己就比較傾向於拍片的部分,即使將來不能繼續練高難度的招式,也希望能擔任別人的攝影師。

滑板對於滑手來說已經不只是運動,而是生活的一部分。攝影/冼澤賢

資深滑手YIDA則笑說,若自己還18歲一定會對滑板進奧運相當期待,因為這代表滑板終於正式的被搬上檯面,甚至可以當作升學的管道之一。但以他目前的年紀,並不以奧運為目標,他認為滑板對他來說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現在也在從事跟滑板相關的工作,所以好玩才是最重要的。

他也認為除非把滑板當作職業為目標,否則很難真的把奧運當成一個選項,因為台灣的環境還有整體實力,其實都遜於國外很多,滑板整體仍在發展中。

滑板文化可望因為奧運,提高自身的能見度。攝影/冼澤賢

台灣的滑板文化仍處於萌芽階段,若能透過此次奧運吸引更多人關注,對台灣滑板圈可望帶來正向的影響。除了民間團體的努力之外,政府的態度也是影響滑板運動的關鍵。因為政府願意支持,願意多投注經費在這項運動項目之上,台灣的滑板風氣必定會顯著提升。而對滑板人來說,堅持自己喜歡的事物,並不斷嘗試,不因外在環境改變想法,才是他們喜歡滑板的初衷。

滑板玩家總是在與自己的恐懼搏鬥。攝影/冼澤賢

延伸閱讀:

滑出街頭 滑板入奧運

從街頭到國際 滑出屬於自己的夢想藍圖

饒舌唱出自己的酷 走出地下的說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