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的守護天使徐雯慧 感受生命的重量

記者 黃于庭、李茵綺、林佑威、童建儒/採訪報導

「我沒有懷疑自己做下去的動力,我很清楚我自己在做什麼,我從決定救第一隻狗到現在,我很清楚我每天要做什麼事情。」

曾在海濤法師護生園擔任五年志工的經驗,讓徐園長護生園園長徐雯慧擔任護生園的管理者後,遇到各式各樣的問題她都可以處變不驚、憑藉著她自己的步調、逐一解決。

徐雯慧娓娓述說建立徐園長護生園所面臨的處境。攝影/童建儒
腳踏實地 建立浪浪的避風港

徐雯慧自2004年便開始投入拯救流浪犬的行動,「我爸媽都認為我無可救藥。別人是周末去護生園幫忙,而我是每天下班都去!」

徐雯慧從年輕時就在海濤法師護生園擔任志工,後來也自己租了一塊地來收容犬隻,而如今的她不僅仍抱持著當初的那股熱忱,還一步一腳印打造了徐園長護生園。

曾經徐雯慧在初次進到海濤法師的狗園時掉下眼淚,「天哪!收容三百多隻狗是多大的福報!我這輩子不可能收容這麼多狗!」其實設立狗園並非簡單的事,徐雯慧說,她當時連自己都顧不好了,根本沒有想到現在居然能成立徐園長護生園、收容三千多隻狗。

護生園乾淨舒適的環境。攝影/林佑威
正確的事情 做下去就對了

2018 年 1 月徐園長護生園遭控告詐欺和非法募款,談到這個徐雯慧不禁潸然淚下,「我長這麼大第一次遇到過,我第一個想到我母親,我母親有沒有辦法接受鄰居的指指點點。」她說那是第一次不想出門買便當的日子。

那天晚上,徐雯慧在睡前告訴自己,「我只容許這個晚上哭,再不敢出去我都要自己去。難道自己怠惰一個月,園區也要怠惰一個月嗎?徐雯慧給了自己一個晚上的時間調適。」當周刊記者前來採訪時,她依然是那個奔波於救狗行動中的徐雯慧。

徐雯慧也說到,那天晚上對她而言是非常深刻的轉捩點,念頭一轉,她告訴自己,不可以再這樣逃避、怠惰下去了。

面對這次的事件,「繼續做就好了!我認為這些東西是經得起考驗的」,同時她也感謝這次的風波讓她在經營護生園上能更加小心處理財務問題。

徐雯慧也在學習作為一位管理者所需要的各種技能。攝影/童建儒
重視每條生命 學習將心比心

「我都提醒我自己縮小自我,將心比心,不要放大自己也不要妄自菲薄」,徐雯慧身為整個園區的核心人物之一,卻認為自己只是在替大家管理、看前顧後。徐雯慧認為自己的特質是不怕麻煩,也因曾經擔任志工,無論是救援、環境管理或是園內動物的照顧、醫療,她都能藉由自己的特質和經驗做出最適當的處置。

護生園共提供兩種救援模式,一種是收容即將在公立收容所被安樂死的犬隻,另一種則是較為緊急的道路救援,兩者在執行上皆有不同的困難。

公立收容所救援的困難點在於,園區收容數本身就已達臨界值,而在人力、資源吃緊的情況下根本無法從收容所中一次救援龐大數量的安樂犬隻,只能在犬隻中選擇出誰最迫切需要醫療的進行救援。

而在道路救援方面,所遇到的不確定因素很多,「可能有失明的、車禍的都很多,或是還沒睜開眼睛的,有的(狗)媽媽被撞死了」,這些都是徐雯慧在道路救援時所遭遇到的情況。

護生園內認養代替購買標語。攝影/黃于庭

徐雯慧將這些狗狗視為自己的孩子一樣,看到很多人把飼料丟在地上給狗狗吃,她憤懣的說「你會這樣把食物丟在剛清完便尿的地上給小孩子吃嗎?把牠當作家人一樣嘛!」她覺得園區的整潔並不只是做做樣子給來參觀的民眾看,園區這麼多志工,徐雯慧希望所有志工皆能發自內心的去認真照顧及對待每隻狗狗。

前些日子徐雯慧和他的團隊在南投縣救助一隻狗狗,狗狗因後肢癱瘓,連帶造成褥瘡等問題出現,她表示自己不願看到狗狗狀況這麼嚴重,卻仍然被鍊在滿是細菌的水泥地上,才會對自己許下一定要幫助牠的承諾。徐雯慧說評估是否要救援犬隻都是以該犬隻的狀況作為考量。

面對這些流浪狗,徐雯慧每一次的救援都是盡其所能去拯救,她也表明,大部分的捐款都是花在醫療上面,「很多人看到一些殘疾犬,會跟我說牠沒救了,但是為什麼連救的機會都不願意給我呢?這就像是我出了一場嚴重的車禍你卻不幫我叫救護車。」

園區內有一隻狗狗叫做花媽,徐雯慧說絕對很難讓人相信這隻狗狗經歷了整整12次的放射治療,就連醫生都說牠可能命期將至,牠卻活了到現在。隨著徐雯慧的努力,護生園的流浪狗死亡率在這一、兩年裡大幅度的降低。

談到犬隻長照中心的願景,徐雯慧分享未來的計畫。現在的徐園長護生園,無論是健康抑或是病痛纏身的狗狗,都是生活在同一個空間,將來若是順利成立長照中心,就能讓生病的狗狗便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顧,「每個園區的管理者壓力都不一樣,但那個壓力我覺得是我們有辦法去克服的,不要好高騖遠但一步一腳印。」

經放射治療後的花媽。 攝影/童建儒
重拾關係 人狗同行

這麼多年來,徐雯慧心中對流浪動物的熱忱從未消逝,她靠著自己的熱忱與社會的幫助撐起了徐園長護生園,從原本的租地養狗到現在長照中心的建立,徐雯慧打造了這片屬於流浪動物的棲身之地。對於流浪動物來說,在經歷流浪過後,徐雯慧是那個不離不棄、值得牠們再一次信任人類的一道暖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