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繪師阿澈 將幻想具象的藝術家

記者 吳靖慈 /採訪報導

多少人能夠實現懵懂時的夢想,又有多少人可以靠興趣圖一份溫飽。

現今職業為漫畫家的阿澈(筆名),從小懷著成為漫畫家的熾熱夢想,在高中的時候就以攤主的身份參加人生第一次的同人誌販售會Comic World Taiwan(以下簡稱CWT)。

最初開始同人創作的契機,除了想推廣自己喜歡的漫畫讓更多人看見之外,更是為未來能成為漫畫家鋪路,想藉此奠定更深厚的基礎。而今日不只實現了夢想,更是成為了同人圈內相當受歡迎的大手。

阿澈在2015年繪製的CWT40場規。照片提供/阿澈

  • 同人:原指有著相同志向的人們、同好。後來轉變成指「自創、不受商業影響的自我創作」,或「自主」的創作。它比商業創作有較大的創作自由度,以及「想創作甚麼,便創作甚麼」的味道。同人誌則是這種創作的自製出版物。這個文化圈則被稱為「同人界」。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阿澈成為同人繪師已有13年,以不同的影視題材為主題創作無數,至今仍保有熱忱。阿澈回想還未成為漫畫家的助手時期,「當時薪水真的不高,同人一副業的收入讓我當時的生活品質提高了不少」,如此更是認真地對待同人創作。

阿澈現場臨時繪製小插圖。攝影/吳靖慈

隨著動漫產業的發展與興盛,動漫在台灣娛樂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二次元已不再是只屬於青少年的小眾文化,但是與之息息相關的同人文化產業,卻鮮少有人去了解。

CWT53開場前依序排隊入場的民眾。攝影/吳靖慈

同人的存在,其實就是在圓滿讀者觀眾那些對於原作的臆想吧!

一路走來,從事同人創作最常會遇到的,就是原創為主的繪師會看不起畫二創的繪師。二創畢竟是畫別人的角色,在創作方面,確實原創畫手更為艱難,而二創常會有「跟著潮流賺錢」的疑慮產生。

阿澈的攤位人潮絡繹不絕。攝影/吳靖慈

「於我而言吧!同人(二創)算是填補粉絲讀者心中的不完美」,將原著裡的小細節或人物的特質發展成另外的故事,或將粉絲讀者幻想原著裡沒有的一切具象化。畢卡索說:「藝術是一種使我們達到真實的假想(Art is a kind of make us to reach the real scenario.)」,繪師們透過創作傳遞他們所想,並以作品將其化為真實,二創的可貴正是如此。

阿澈筆下的電影角色Gellert Grindelwald。照片提供/阿澈

阿澈的作品目前以歐美影視相關的創作居多,風格多為幽默輕鬆向為主,問起感觸深刻的一次經歷,是一次她出了電視劇《琅琊榜》的同人漫畫,收到了一則意想不到的回覆。此一漫畫不同於原著的沈重,以詼諧幽默的方式呈現阿澈心中故事主角梅長蘇在入京前的琅琊閣日常。

在漫畫廣受好評的同時,有一名粉絲私信告訴阿澈,說明自己也是生了重病的人,但是看了她的作品後,好像多了些希望和動力,想要像書中主角一樣要努力的活著。

從未想過輕鬆向的條漫也會有這樣的影響力,阿澈笑說:「可能他(粉絲)看到主角雖然也是生病但還是很認真的在搞笑吧」,她表示這是很久以前發生的事情,詳細的內容其實也記不清了,但她卻始終記得有這樣的一份回饋。

阿澈於2016年出的作品《琅琊閣日記》部分內容。照片提供/阿澈

問起阿澈對於同人文化的發展,她第一次參展時剛好碰上了CWT迅速發展的時期,一直到今日,能感受到環境日漸成熟和穩定。

回顧同人展的歷史,台灣第一場具商業規模的同人展為1997年的Comic World(CW),發展至今日具代表性的CWT,從最初只有零星的社團參加,到現今CWT53已有1341個攤位,可以說是非常驚人的發展,更能藉此看出人們對於曾經次文化的接受度愈來愈廣。

CWT53剛開場便湧入大批人潮。攝影/吳靖慈

阿澈表示,最近稍微能感受到的是CWT的人潮沒有以前那麼多,或許是因為網路的興起,許多攤主都開了通販,實際去逛展的人數就會下滑。「但好的方面來說,only場變多了!」這也代表了特定主題的同好已經擁有足夠多的粉絲及繪師,去舉辦一個專屬的大型交流活動。

  • ONLY:一般同人場次不會限制特定的主題,所以屬於綜合性質,但Only的同人活動則有限制一定的主題,因此規模也比較小,主辦單位大多都是社團或是同好自行規劃主辦,宣傳管道為噗浪或是大型場次發行的傳單為主。與一般大型場次相比,Only和茶會比較強調該主題的互動,主辦通常都會規劃特別的活動、具有紀念性質合同本或相關周邊等等吸引同好一起參與。

資料來源/台灣同人誌中心

「同人和商業還是不同的」,阿澈認為漫畫家這類的工作者在台灣發展其實很不容易,大學美術系的同學們,除了當老師,留在美術相關工作的人少之又少。

成為同人繪師至今將邁入第14年,阿澈表示,自己不會當一輩子的漫畫家,但是如果可以,她會一直繼續繪製同人創作,畫得開心才是最重要的。雖然同人相關的活動之後可能會面臨少子化及網路的衝擊,但她認為,這樣的文化並不會消失,並且期許能夠越來越好。

因為堅持,才有了今日的自己,希望未來還能繼續同人創作。攝影/吳靖慈
阿澈繪製的獨角獸。照片提供/阿澈

 

延伸閱讀:

台灣漫畫消失的20年 本土特色發展新藍圖

網路科技進步 帶動漫畫新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