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先天殘身 身障者「礙」運動

肢障游泳國手張維捷。攝影/李奇軒
記者 黃子洋、李奇軒、林依璇、徐冠誼/採訪報導

「運動權」不是只屬於一般大眾的權利,身心障礙者即使身體上有些不方便,仍享有運動的權利,而在現實生活中,無障礙設施建設不足、設計不良,導致身障者需要比別人付出更多的努力,經過重重考驗才能夠抵達運動場,甚至還得面對未設置無障礙設施的運動場所,讓身障者的運動困境雪上加霜。

根據衛生福利部2016年《身心障礙者生活狀況及需求調查報告》,台灣身心障礙者約116萬人,其中有三成從事體能活動。運動對身障者而言已非常不容易,卻還要因運動場所的無障礙設施設計不良所苦。

生活中的無障礙設施建設不足、設計不良,使身障者行動遇到許多阻礙(設計畫面)。攝影/李奇軒。

高雄市聰動成長協會總幹事吳淑棉認為,大部分的建築無障礙設備皆不合格,不是設備老舊又設計不良,就是沒有人員協助身障者使用,即使新建築強制要求設置無障礙坡道及電梯,也未必是符合身障者需求的合格設施,政府也沒有安排人力監督無障礙設施的設置,導致許多設備不堪身障者使用。

除了輔助設施建設不良外,因為身障運動人口少,參與比賽的人數更少,更曾發生報名人數過少而取消比賽的狀況。參與泳渡日月潭的肢障游泳選手白亞倫表示,取消比賽對於一位運動員來說是很大的打擊,每天辛苦練習與準備,卻在前一個月被通知人數不足無法開賽,造成很大的失落感。白亞倫認為賽事主辦方未來若遇到相同狀況,應讓比賽繼續進行,否則將澆熄許多身障人士對運動競技的熱情。

曾參與亞洲帕拉運動會的肢障游泳國手張維捷則認為,台灣賽事應比照國外無障礙賽事辦理,即使只有一人參賽,也該讓運動員比完,運動員每天辛苦練習,為的就是在比賽中獲得佳績,主辦方或許可以思考以賽事積分制來作為比賽的標準,以連結各種賽事的排名,而非以單場次、單項目的獎項作為衡量比賽是否能夠辦成的標準。

身障者經濟壓力重 運動意願低落

身障者願意培養運動習慣,除了要付出比一般人更多的毅力與時間練習,也要克服現實中的種種難關,台中市身障體育總會(以下簡稱台中身障體總)理事陳永勝表示,很多身障者面臨經濟壓力選擇工作,根本沒有多餘時間投入運動,才會讓參賽者人數寥寥無幾,也因為主辦方經驗不足,導致許多參賽者辛苦練習卻苦無表現機會。

台中市身障體育總會理事 陳永勝訪問


陳永勝指出,若想有效推廣身障運動,提升身障者運動意願是關鍵,政府已在鼓勵措施上祭出高額運動獎金,相較於台中市最早的身障運動金牌獎金6000元,目前已更新獎金金額高達9萬元,期盼更多身障者能投入運動領域,嘗試更多可能。

層級問題資源少 身障競賽困難重重

台灣各縣市的身障體育運動機關皆附屬在健全人體育會下的身障運動委員會。然而,台中身障體總認為,身障運動不該被劃分在健全人體育會下,身障運動的分級系統、競賽規則與需求皆大不相同;況且,層級的不對等也使得身障運動獲得的資源較少。

陳永勝舉例,若得到政府的1000萬的補助,層級在上的健全人體育會將可以優先獲得補助,身障體育運動機關只能跟其他單位劃分剩下的金額。他認為,身障體育運動機關應該獨立出來,才能獲得較多資源,也因此各縣市的體育總會紛紛崛起,全面性為身障者爭取運動權益。

身障者穿戴義肢。攝影/林依璇

台中身障體總在每年與韓國大邱身心障礙者體育會的交流參訪過程中,發現韓國在身障運動項目及規畫上都有詳細劃分,甚至還為身障者設置專門練習和比賽的場地。

台中身障體總曾因此向台中運動局提出身障國民運動中心計畫,但由於選址問題,目前處於停擺狀態;社會上也有反對聲浪出現,質疑身障運動人口數過少,興建運動中心效益不高。

人人有權運動,身障者卻得先突破各種困難才能享受運動的樂趣,除了自身行動不方便外,還需面對輔助設施的不健全,以及制度上的不友善。台中身障體總期望透過制度與設施的改善,協助身障者在通往運動的這條路上更順遂。

打不倒的「鋼鐵人」 水中鬥士張維捷

「我在水中很快樂,可以游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剛結束新加坡2019世界殘疾人游泳系列賽回國的肢障游泳國手張維捷,22歲的他先天就少了小腿脛骨,使得他從小就發現自己與旁人的不同。

腳下的義肢曾讓他受盡折磨,甚至遭到同學霸凌,但樂觀的他沒有因此自怨自艾,他曾在臉書寫道,「我不會在乎別人講我沒有腳,或者說我是機器人和怪咖,我反而很快樂,因為可以很有自信的跟任何人說我是鋼鐵人。」

肢障游泳國手張維捷。攝影/李奇軒

張維捷在國小三年級時,因受到偶像美國游泳好手菲爾普斯帥氣泳姿的影響,開始接觸游泳這項運動,回憶起第一次下水的情形,他笑著說自己「撲通」一聲跳進游泳池不帶半點猶豫,像顆氣球一樣就這麼漂浮在水上。在水中,那移動自如的快樂,是他在陸地上不曾體會過的。

就這樣,他靠著雙手「游」向國際,曾五度代表台北市參加全國身心障礙國民運動會游泳比賽,2016、2017連續兩年到德國柏林參加IDM Swimming賽事,並於去年首次參加印尼亞洲帕拉運動會

回憶起訓練過程,他深深體會到身障者在運動上的不便。首先,在進入泳池前得先面對入口並未設立無障礙電梯及坡道的窘境,沒想到進入泳池後,更因為泳池的磁磚未經過防滑處理,而滑倒過好幾次。在運動場域及設施上都對身障人士不太不友善,因此在進入泳池之前,對於張維捷來說全是挑戰。

 

在泳池不能穿鞋,因此張維捷穿著簡單的護具進入泳池,開始練習前會將護具脫下。攝影/李奇軒

但他背附著眾人的期望,日復一日承受高強度的訓練,身心靈的雙重夾擊讓他不堪負荷、陷入低潮,他坦言「曾經有一度快撐不下去。」但對他而言,能夠代表國家參賽並做著自己喜歡的事,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件特別難得的事,他咬牙苦練,終於在賽事拿下第5名以及第7名的佳績。

「堅持到底,沒有什麼難不倒我的。」是張維捷的座右銘,面對生活上的不便甚至是社會大眾的歧視他總是笑著面對,化缺陷為動力。他說,「我希望以自己的經驗來鼓勵其他身體有缺陷的人,最重要的是做自己快樂事。希望更多身心障礙朋友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把自信展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