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會破局 美朝會談無果而返

記者 高祥寬、馬偉康、吳嘉瑩、沈芝伊/採訪報導

美國總統川普和朝鮮領袖金正恩於今年2月27、28日進行第二次會面,峰會召開前,許多國際情勢專家都遇預測川普和金正恩極可能會簽署停戰協議,不料最終川金會卻以「提早結束」收場,美朝雙方也沒有簽署任何相關協定。

川金二會在越南河內登場,川普與金正恩一對一會談。照片來源/flickr

會後,美方僅由白宮發言人桑德斯表示,「這是一次良好且具建設性的會談。」;朝鮮方面,金正恩則在峰會結束後,繼續他在越南的訪問行程。不過,朝鮮外相李勇浩在會後發表聲明,若聯合國可以撤銷對其「民生」、「經濟」兩項制裁,朝鮮願意在美方專家的陪同下拆除位於寧邊的鈈、鈾加工設施,駁斥美方所言唯全面解除制裁朝鮮才願合作。

台灣師範大學管理學院教授何宗武。攝影/高祥寬

台灣師範大學管理學院教授何宗武表示,一般而言,國家領袖間的對談都會由兩國的外交官先行洽談會議過程和協議內容,但此次會面雙方卻沒有做好會前準備,由此可知,第二次峰會對美朝兩方都有應付意味。

另外,何宗武也指出,朝鮮問題不僅僅是經濟問題,也就是如果單純指示因為經濟制裁,並不足以使金正恩做出讓步,更多的原因可能來自朝鮮境內的政治動盪。

世新大學國際事務中心主任吳巨盟認為,這次峰會最大的障礙在於「棄核」,雙方明顯對「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協議條件並無共識,美國希望朝鮮可以一次明訂無核化日程表,朝鮮的條件則是要求美國將駐南韓美軍撤出,並撤銷對其經濟制裁,雙方意見分歧,以至於此次會談無果而返,甚至峰會結束後雙方各執一詞。

朝鮮從金正日政權時期開始發展核武,在金正恩即位後甚至發展出洲際飛彈,迫使美國不得不加重制裁。由美國主導促成的六邊會談,曾達成「以核武換取援助」的協議,但由於美朝政權輪替等種種因素,最終仍無法阻止朝鮮發展核武。核子武器作為金氏政權和國際談判的重要籌碼,面對國際制裁和國內局勢的雙重壓力下,金正恩該如何走他的下一步棋,各界都在關注。

兩度參訪北韓的壹電視總編輯陳雅琳表示:「朝鮮從金正日開始就以核武和造神來鞏固自己的政權,所以金正恩不太可能會放棄核武。」這次峰會無疾而終,很大的原因是川普在會談中直接詢問金正恩未公開的飛彈基地,讓金正恩不得不中斷對話。「而對川普來說,他在自己國家內也有些對他不利的問題,所以他必須要在這次的會談中展現出自己立場。」

金正恩即位以來頻頻進行飛彈試射,而川普上任以後則對朝鮮實施更嚴厲的經濟制裁,同時要求中國加入抵制朝鮮的行列,美中朝互相角力,一舉一動使整個國際陷入緊張。直到第一次的川金會結束,金正恩才停止導彈試射,此舉被視為朝鮮向國際釋出的善意,美朝關係獲得短暫緩解。

朝鮮飛彈試驗與核試驗時間軸。資料來源/維基百科、綜合整理、製圖/吳嘉瑩

但在第二次川金會結束後,南韓國家情報院表示,位於朝鮮平安北道鐵山的飛彈發動機似乎有準備恢復運作的跡象,過去曾拆除的運輸大樓如今已修復接近竣工。然而川普和金正恩都沒有對這次的發現有任何表示,此一跡象使得接下來朝鮮的動向更加撲朔迷離。

雖然此次川金會以破局告終,但雙方表面上並沒有交惡,為下一次談判留下機會。在這場政治斡旋中,牽涉的層面不只美朝關係,中國在其中也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目前,川普和金正恩的一舉一動都將對國際局勢產生影響,只能期盼雙方各退一步讓朝鮮問題早日落幕。

朝鮮恐淪為中美貿易戰籌碼

面對朝鮮問題,中國始終以代理人的身份替其在國際中發聲,但對這一次川金在越南河內的會面過程,中國沒有發表任何聲明。第二次的峰會時機正值中美貿易戰,朝鮮問題是否因此淪為中國政府在與美國談判時的籌碼?

金正恩選擇搭乘橫貫中國的火車前往越南赴會,之所以選擇火車,除了因為專車能提供他舒適的休息空間,另一方面也給足中國面子,僅管中國在檯面上並沒有參與這次的川金會。吳巨盟表示,主要的原因是金正恩想走出他祖父與父親的老路,證明自己能獨當一面而不只是中國的附庸,但中國依舊對朝鮮內部有極大的影響力。

吳巨盟也指出,中美貿易戰一觸即發,中國是美國在朝鮮問題上強而有力的盟友。對於川普來說,短期之內需要面對國際上的中美貿易戰和朝鮮問題,國內則有美墨邊境圍牆爭議,他必須按部就班逐條解決,否則對下一次大選將非常不利。會前川普對中國釋出善意,宣布延後對中國提高貿易關稅,此舉足以推斷川普希望中國在朝鮮問題上提供協助。

而中國當然樂見此次會面破局,一方面證明其在朝鮮問題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另一方面則讓朝鮮成為中國在這場貿易戰中更有價值的籌碼。根據天下雜誌2017年的報導指出,在經濟制裁前中國占鮮貿易量的80%,中國對朝鮮的態度會主導朝鮮的發展,美國不願意撤銷經濟制裁,朝鮮就將更加依賴中國。

吳巨盟表示,「從各方的預測來講,美朝關係並沒有扯破臉,為下一次的談判留下可能性。」川普希望藉由解決中美貿易戰或是朝鮮問題來提升自己的政治聲望,以利2020的總統大選,美國已對中國釋出善意,接下來就得看金正恩是否會因經濟制裁作出讓步,中國會不會以此作為結束中美貿易戰的契機。

危機變轉機 川普的選舉算盤

川普一直以來都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領導人,不同於過往美國領導人對朝鮮問題多採取保守態度,川普自上任以來對金正恩祭出嚴厲制裁,迫使朝鮮不得不與之會談,藉由將朝鮮問題內政化,將此作為影響美國政治的正面動力。

王健壯表示川普有意將朝鮮問題內政化

 

「各界都預測在2020美國大選前還會有第三次會談,且一定會簽協議。」世新大學新聞學系客座教授王健壯表示,「美國媒體已經很明顯的指出了一點,川普不太在意這次的破局,如果能將朝鮮問題在任期內解決,川普甚至有可能得諾貝爾和平獎。」川普欲將朝鮮問題打入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延長加賽,若美國能在大選投票前和金正恩簽訂停戰協議,勢必可以提高其政治聲望。

王健壯指出,川普處理朝鮮問題亦有國庫收支上的考量。自二戰後以來,美國就扮演著世界領導人的角色,向全世界輸出「美國式的民主」,而這種模式在川普當選後宣告結束,作為一個商人,川普十分重視成本利益。

根據今年2月10日美韓最新簽訂的「第十份南韓駐軍防衛費分擔協定」,美國每年得在南韓投注10億美元的駐軍費用。對川普而言,倘若朝鮮問題真能得到解決,不僅能突破歷任美國總統沒能做到的政績,讓自己青史留名,更可以名正言順從南韓撤軍,減少這筆10億美元的開銷。如此,將朝鮮問題作為美國的內政問題,也是川普為了總統大選所做的佈局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