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功臣擬音師 聲音是影像的靈魂

記者 陳冠妤、馬嘉妤/採訪報導

擬音是一份需要很專注的工作,必須有敏銳的聽力、觀察力。腳步聲,就有多種不同的聲音,從高跟鞋、球鞋、等幾十種不同款式,搭配柏油路、沙漠、等不同材質的地面,跟隨電影的畫面,呈現出最真實的聲音。

您喜歡看電影嗎?您知道電影的音效是怎麼做出來的嗎?在台灣,有人不用電腦數位科技,只用天然的道具,就可以紮紮實實的試出聲音來,他是國寶級擬音大師胡定一。

胡定一四十年如一日,全部奉獻給電影中最細微的聲音藝術。當電影產業中的技術,以數位化排山倒海迎面而來時,只有「擬音」這個環節,始終無法被機器取代,胡定一用最擬真的聲音牽引無數觀眾的情緒。

 

無聲不擬 電影幕後魔術師

電影音效最早都是透過擬音(Foley)方式做出來的,擬音顧名思義摹擬聲音,為了補足現場收音的不足。擬音師一邊看著畫面、一邊揣摩角色情緒及現場聲音,試過各種道具發出的聲響,搭配著角色的動作,仿造出最適合且獨一無二的音效。

胡定一暢談笑淚交織的擬音人生。攝影/馬嘉妤

從中影退休的國寶級擬音大師胡定一,大家稱他胡師傅,也是全台僅存幾位的傳統擬音師。在科技日新月異的社會下,越來越多取而代之的罐頭音效,「手工擬音」就略顯珍貴。

胡定一說:「沒有電腦的時代需要全神貫注,否則必須從頭再來,十分費事。」擬音在台灣並不足以成為一個「行業」,只是一份「工作」,沒有企業及資方的支持,產業難出頭,他認為當擬音師最重要的特質是反應力和記憶力。

 

擬音獨特不可逆性 手工擬音將失效

胡定一還自備道具前來受訪,從他的後背包中拿出許多道具,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拿出兩個剛吃完的優格杯子,在桌上「噠噠!噠噠!」的敲著,這是戰場上駿馬奔馳的腳步聲。而在草叢中追趕敵人的腳步聲,則是用碎報紙做出來的, 雖然罐頭音效仍可多元化,但手工擬音的獨特性及不可逆更能使得整部電影充滿真實感。

胡定一拿出一卷盤式錄音帶,背面註記著不同片段,各式各樣的音效。攝影/馬嘉妤

 

如果說畫面是電影的本體,那聲音就是電影中的靈魂。音效在傳統武打片、戰爭片甚至是細膩的文藝片佔有很大的份量。買票進戲院的觀眾,除了享受3D大螢幕帶來的視覺效果外,搭配著環繞音效更讓人深入其境。胡定一滔滔地談起工作,談話中充滿自信與驕傲,這就是他的堅持,也讓人體悟到為何大家都稱呼他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