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侷限多 身障者就業難

記者/伍純秀、關靜儀、李子盈、符芳萱

眼睛像一扇心靈之窗,屬於心靈的窗戶被關上,當「視」界變得模糊,或許對於看得見的人是無法感同身受,他們的就業機會也因此被侷限,除了視障者外,其他身心障礙者也同樣面臨就業問題,待政府、企業給予更多的關懷協助。

衛生福利部統計,至民國106年底全國身心障礙者人數已達116萬7450人,占全國總人口數的4.6%,其中視覺障礙者占5萬6830人。由於身體上某處的不便,導致他們在求職路上遭遇更多困難。

106年視覺障礙者人數占全國身心障礙者人數的4.6%。資料來源/衛福部、製圖/王芳瑋

期待政府與民間團體合作  提供多元就業機會
何佩諭表示,希望政府和民間團體去嘗試提供多元的就業機會。攝影/關靜儀

針對視障者就業諮詢,台北市視障生活品質福利促進會就業服務主任何佩諭表示,單位首先會要求視障者到現場以進行評估,其中評估他們的交通能力和穿著,因為視障者大部分沒有辨認顏色的概念,可能會無法搭配面試穿著等問題。

此外,何佩諭也提到,希望政府和民間團體提供視障者更多元的就業機會,以視障者為例,他們不該局限於從事按摩行業。但是,只憑兩者的力量是有限的,消費者也需要從視障者的身上看到其工作態度與品質。

若個案因本身狀態無法從事他想要的工作,就業服務員會事先評估,再跟個案討論,假設個案本身對該工作有所興趣,就服員就會帶他到有關的合作企業去實際體驗。大部分的身心障礙人士交際圈子並不廣泛,因此對於想像與實際的認知會有一定的落差。她也希望想要就業的視障人士能親自過來讓他們了解自身的狀況,親自面談相對於其他方式會更好溝通。

 

社會不斷改變 身障者技術與時並進

何佩諭也指出,相較於其他障別,政府對於視障者的資源有較高福利與政策,政府可以對於其他障別更加重視,尤其是精神障礙者。她表示,即使是擁有三十年經驗的按摩師父也要定期進行受訓,因為人的思想會隨著時代的步伐而有所改變。

何佩諭服務過將近二百位身障者的就業個案,她強調每個時代需求都不同,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進步以跟上社會的腳步。對於就服員的需求,從事超過三年的就已是算資深,可見人力上存在著流動性和不穩定性。何佩諭希望政府能對這塊更注重,原因在於就服員本來就需要經驗去累積,但卻因為工資和工作性質造成人才紛紛流失。

 

弱視師傅多元就業  態度讓「視」界發光

「感謝母親從小就以正常方式教育我」,弱視視覺障礙的陳品後賣過鞋子、茶葉,擔任過銀行職員、大學特教系圖書館管理員,最後自行創業林格經絡按摩坊,她一直都很慶幸母親自小就以教育正常小孩的方式撫養她,讓她弱視視覺障礙的身分沒有成為阻礙,反而更努力地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

去按摩的顧客除了想得到身體的舒服,也想要獲得心靈的舒壓。攝影/關靜儀

陳品後從台北啟明中學畢業後,就開始嘗試往不同的領域發展,但最後也安定於視障人士的「老本行」,與丈夫一起經營按摩坊謀生。但人生十之八九也會遇到波折。「在做按摩店的時候,也會冒著被客人吃豆腐的風險。」好在她習慣事先詢問這一行的前輩,並做好功課以備不時之需。

在面對客人吃豆腐時,她會有一套訣竅,那就是會事先跟母親或者同事保持聯繫,以防萬一。她表示,通常視障者會較容易被欺負,所以面對這些難題時她也會從容正向思考並去解決問題。

「就是因為有嘗試,所以才會遇到現在的先生。」在還沒經營視障按摩店之前,陳品後在別處工作就已結識現任的丈夫,最後兩人決定攜手經營視障按摩坊,開始新的人生篇章。

初入社會的她,為了要改進自己的不足,因此透過很多不同的方式去改善,加上之前工作所累積的經驗,再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工作並不困難,反而更加得心應手。她說,比起以前的社會,或許較不容易接觸到視障人士,但鑑於民眾的教育水平提升,容易接受相關資訊,因此社會人士都能對視障人士有著更多的包容。

相較以往,陳品後很開心政府在身心障礙者這個區域有所改善,現在捷運都會有障護人員的協助,或者在政府所管轄的娛樂區,身障者和其陪同者都能擁有半票的優惠價格,由此可見政府也有慢慢改變。

 

就服員責任重大 助身障者找出路

根據衛生福利部在105 年資料顯示,身心障礙非勞動力有能力及意願工作者未去找工作的原因,以「找不到合意的工作」占31.68%最多,其次為「體力無法勝任」或「未被錄用」各占21.94%及21.54%。因此,身心障礙者的就業問題,一直是受到外界關注的社會議題。

105 年衛生福利部資料顯示,身心障礙非勞動力有能力及意願工作者未去找工作的原因,以「找不到合意的工作」占31.68%最多。製圖/王芳瑋

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38條第2項規定,無論是私立學校、團體及民營事業機構的員工總人數達到67人以上,就必須聘用具有就業能力之身心障礙者,並不得低於員工總人數1%,且不得少於一人。至於民間基金會,政府每一年都會有「義務採購單位」,讓相關單位以投標的方式來獲得未來一年政府的補助。

資料來源/行政院衛生署、製圖/符芳萱
蔡惢珍強調,社會要平等地對待身障者與抱著同理心去接納他們。攝影/關靜儀

育成身心障礙就業服務中心主任蔡惢珍表示,身心障礙人士職業訓練為兩個部分,分別是與一般人上課和為身障者開班授課培訓。她指出,普遍上個案本身對於烘焙職業產生憧憬,但實際上大部分的身障者卻因為是心智障礙,被認為沒有能力做出資訊判斷,所以他們身分只能局限在學徒職位。

另外,蔡惢珍表示,大多數身障者的父母會希望孩子從事比較沒有危險性的工作,而行政類工作、公文發送等也是身障者想投入的職業之一,但隨著社會科技與時俱進,舊時代送公文的工作模式逐漸轉換成電子化操作,漸漸取代需要的人力。

因此為了讓身障者能夠找到合適的工作,就服員除與身障者了解狀況,也會和他們的家長進行討論直到雙方達到共識。對此,針對現階段政府制定關於身心障礙者的政策,蔡惢珍希望政府能夠再擴增身心障礙者重建中心,她也提到目前大多數重建中心設置地點不當,多是建在距離市區偏遠的地方,在時間與交通上對身心障礙者而言,更是一大負擔。

與員工相處融洽 就業老闆成助力

然而,蔡惢珍卻也強調,社會不應該對身障者有著憐憫和同情的態度,而是能平等地對待,並抱著同理心去接納他們是社會的一份子,雇主與政府應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

此外,想要員工之間長期融洽相處,雇主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因此要聘請身心障礙者時,雇主也要向員工說明,畢竟員工才是最常與身障者共同處事。她也希望社會群眾能給予身障者一個機會,拋開刻板印象,讓他們更容易融入工作圈子。

莊惠清強調,保持想要學習的正面態度,是對自己與別人的尊重。攝影/李子盈

隸屬於新北市身心障礙者職業重建服務中心的心路基金會組長莊惠清表示,少數的身心障礙者會抱持著動機薄弱的狀態前來就業諮詢,認為本身想要順利就業是一個阻礙。她強調,對於身障者或是現今年輕人而言,保持想要學習的正面態度,是對自己與別人的尊重。

此外,基金會會讓前來諮詢就業的身障者觀看有關不同職業的綜藝影片,希望他們能透過影片清楚了解各種職業的需求和挑戰。基金會也會邀請大型連鎖企業來說明該企業工作所需的條件和內容,或是邀請成功就業的身障者分享以往的經歷,而這些活動的目的是為了讓想要從事類似工作內容的身障者更加清楚該工作性質。

心路基金會會定期舉辦與身心障礙者互動的活動。照片提供/心路基金會

台北師範大學特殊教育學系副教授邱滿艷表示,希望社會給予身心障礙人士公平的就業機會,且政府應設計適合身心障礙人士的職業訓練,因為他們也想要有正常的教育。

邱滿艷認為,從心理建設開始會較容易改變身心障礙者的心態,並建議社會福利局應跟民間單位密切合作以達到更好的效果。她強調,一般的心理師需要調整對於身障者的心靈治療,不管是職訓或重建的最根本以了解他們的需求。與此同時,心理師需透過面談來接納並幫助身障者找出其需求,並依照需求挑選適合其就業方向。

邱滿艷表示,希望社會給予身心障礙人士公平的就業機會。 攝影/關靜儀

對此,她認為政府仍然有進步的空間,政府需要長期規畫未來的目標,並且把所有的計畫都變成經常性,因為對症下藥才能解決長久的問題。她也主張政府能夠在預算方面平衡各個基金會每年的支出。

此外,邱滿艷也會定期到民間單位倡議政府對於專業的尊重。她也指出,政府對於提供身障者的福利與措施整體基礎架構都具備了,但是實際落實卻還是個未知數。

邱滿艷認為,各界人士必須擁有同理心與不斷反省,時時刻刻保持謙卑的態度才能走得長遠。無論是政府或社會大眾,他們對於身心障礙者的生命都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身障者同樣希望社會不要用異樣眼光看待他們,給予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讓他們寫出不一樣的人生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