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飲酒文化看韓國── 階級、霸凌、性騷擾

韓國飲酒風氣盛行,從飲酒的過程中可以觀察到,韓國的「階級意識」普遍根深蒂固於國人的心中。圖片來源/kslee@flickr, CC BY 2.0
記者 黃宇綸、商嘉瑨、林欣穎、武承翰/採訪報導

近年台灣吹起了一股「韓流」,產生了許多「哈韓族」,台灣旅韓人數也大幅增加。不論是韓國人的在地生活、韓劇中的喝酒劇情,都可以看出韓國「飲酒文化」的盛行。為了加深飲酒的樂趣,韓國人更發明了各種罰酒遊戲,來活絡聚會氣氛。不過從飲酒的過程中可以觀察到,韓國的「階級意識」普遍根深蒂固於國人的心中,甚至因此引發不少的霸凌事件。此外,201710月從美國影劇界開始的「Me Too反性侵犯、性騷擾運動」也延燒至韓國,更讓許多知名人士,一夕之間跌落谷底,點出韓國對於酒後性侵、性騷擾的問題,可說是司空見慣,外表看似光鮮亮麗的韓國,背後其實有著複雜的文化結構。

韓國飲酒文化源於祛寒之功效 今為抒解壓力與商業應酬

「吃辣、飲酒,是為了達到祛寒的功效。」政治大學韓國語文學系講師朱立熙表示,在傳統時代,韓國人吃辣、飲酒主要與自然條件有關,由於韓國地理位置屬高緯度地區,冬季時天氣嚴寒,蔬菜也無法種植,韓國人會在冬季來臨前,先把辣泡菜醃製好,藉由吃辣、飲酒,來達到驅寒的功效,這點如同蘇聯人好酒,也是地理環境的因素,才慢慢形成飲酒文化。

朱立熙說明,現今韓國飲酒文化盛行,不再單純僅為祛寒功效,而是為了因應充滿高度壓力的社會,抒解一整天上班的疲累與壓力,不少人都會選擇在結束一天的工作後,到酒吧或餐廳喝酒抒壓,對於韓國人來說,可以算是生活日常,是再稀鬆平常不過的事。

世新大學通識中心講師張少文認為,除了抒解壓力以外,韓國人飲酒的另一個目的是為了談生意,商業部門飲酒作樂的機會最多,都是藉由喝酒來談訂單,飲酒活動進而成為商業應酬不可或缺的一種管道,常常在飯局中,飲酒作樂之下,只要對方開心就會答應簽約了,因此對一個企業員工來說,下班後與客戶去餐廳喝酒應酬是常常會發生的事情。

韓國飲酒風氣盛行,從飲酒的過程中可以觀察到,韓國的「階級意識」普遍根深蒂固於國人的心中。圖片來源/kslee@flickr, CC BY 2.0
團隊為首要考量 階級意識成普世價值

韓國人為單一民族,民族主義的意識,傳統以來就深植人心。階級意識的普及是受到舊禮教的約束,朱立熙表示,雖然現今已廢除階級上的制度,但韓國社會中仍無形存在,嚴重的程度僅次於印度的種姓制度。韓國人對外展現相當團結,但從團結的另一面來看就是「排外」,韓國的群體意識非常強烈,如果不跟大家一起,就容易被排斥、孤立,特別從飲酒文化中,就可以看出韓國的群體意識,若不喝酒的人,就無法參與聚會,下一次的聚會也不會再收到通知,就易逐漸被一個群體所排斥。

「韓國人害怕被孤立,所以容易服從!」張少文指出,這點不論是在比賽或是職場都顯而易見,比賽時,教練訓練隊員學會服從,不准有「個人」的英雄主義,凡事以「團隊」為優先;職場裡主管下達命令,員工不遵守就會被邊緣化,在重視團體意識的韓國來說,是非常嚴重的後果,張少文認為,這與先天性的民族性有關,「害怕單打獨鬥,但團體奮戰卻能勢不可擋!」。

「講話是最辛苦的!」張少文認為,韓國人「輩分思想」的觀念在社會中成為普世價值,特別交談時最辛苦,「與陌生人第一次見面,首要打探的就是年齡。」若是長輩要用敬語、平輩用平語、晚輩可用卑下語。萬一用錯就容易引發肢體衝突,張少文舉例,曾有研究生與大學生因為交談間的一句卑語,雙方發生口角衝突甚至動刀,他直言,在韓國連語言都分那麼多層級了,要消除階級意識相當困難,更不用說有許多長輩與晚輩間有許多眉眉角角的飲酒文化。

「甲的橫暴,乙的眼淚」 霸凌事件不勝枚舉

根據韓國青少年暴力防治基金會2013年的資料統計,有超過56%的學生曾因校園霸凌感到非常痛苦,朱立熙舉例,許多大學的迎新活動,都有學長姊灌學弟妹酒的橋段,而「灌酒致死」的案例還不少,階級意識造成的「學長學弟制」更導致校園霸凌的事件層出不窮,這對韓國人來說,簡直習以為常,只要不被霸凌的太嚴重,甚至沒有人會把這當一回事。與台灣高度重視霸凌事件相比,實在難以想像。

「即使年紀只差一個月,依舊存在前輩、後輩關係。」來台就讀大學的韓籍學生김다원(金茶園)表示,韓國的學長學弟制非常嚴重,常有學長姊對看不順眼的學弟妹給予恐嚇或是「下馬威」,在這充滿階級意識的社會風氣下,霸凌行為非常多,金茶園表示,這樣的情況對自己來說,常會造成心理壓力,反而對台灣的校園風氣,「不管年齡長幼,只要個性合得來都能當朋友」,對此她感到不可思議,與在韓國觀念完全不一樣。

「每個成年男性都必須服兵役,但軍中霸凌更加嚴重。」朱立熙舉例,台灣發生洪仲丘事件時,台灣媒體數日大篇幅報導,民眾也走上凱道抗議,軍中人權一夕間在台灣社會引起高度關注。但韓國媒體卻對此事件隻字未提,對韓國人來說,男人在服兵役的過程中意外致死,早已是「家常便飯」,軍中霸凌甚至成為一種「潛規則」,情況相當嚴重,面對一元化的管理,僅有服從命令,若有抗命行為,直接私刑處置,造就有不少成年男性受到霸凌而命喪營區,朱立熙表示,當有致死案例發生時,營區會很草率的進行調查,利用各種理由來搪塞家屬,胡謅死亡原因,不幸的是,「家屬普遍只能默默接受軍方的調查報告。」換言之,韓國人不必赴戰場,但去當兵就再也沒回來的,每年平均有1000人。

霸凌事件在韓國層出不窮。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酒後性騷層出不窮 「Me Too」引起燎原大火

     201710月,美國影劇界開始「Me Too」反性騷擾運動,許多曾被性侵犯、性騷擾的受害者接二連三出現,指控當初伸出「狼爪」的知名人物,連鎖效應在韓國延燒出一片燎原大火,朱立熙回憶曾居住於韓國7年的時間,觀察到許多韓國人雖好酒,但酒品極差,甚至有借酒裝瘋,對他人有性侵犯、性騷擾的行為。

 被視為是韓國政壇明日之星,甚至是總統文在寅唯一接班人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被女秘書上電視告發,「8個月內強暴4次」,他當晚立即發表聲明道歉並宣布辭職。數日後,又傳出一位知名演員趙敏基,性侵多名女學生,被清州大學解聘,爾後自殺身亡,再度震撼全韓國,「一夕之間讓知名人士跌落谷底甚至摔死。」

性暴力加害者不予起訴案數量之比較。資料來源/韓國大檢察廳 製圖/武承翰

 根據韓國大檢察廳2015年的報告指出,女性受到性暴力對待,審判後因證據不足,不予起訴加害者的案件有6349件,2010年為3225件,短短5年內成長了2倍之多,然而這僅是官方數字,女性實際遭受到性暴力的人數,多上數10倍都有可能。「性騷擾在韓國社會長年盛行,主因是韓國社會重男輕女。」由於女性地位低,長期形成了「男主外,女主內」的社會文化。儘管這樣的觀念,隨著民主化後自由開放的風氣而有所改變,朱立熙認為,韓國至少需再等一至二個世代,才較有可能完全破除「重男輕女」的觀念,解脫舊禮教的束縛。

 朱立熙認為,近年吹起的「韓流」、看似光鮮亮麗的韓國若沒過去蹂躪人權的悲劇,就不會有今天民主化的喜劇,韓國與台灣社會落差大,對於舊禮教的約束超乎大眾所想像,朱立熙笑稱,恐怕要經過一場「文化大革命」,才能消弭舊禮教的束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