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清除低端人口,拆除作業的工人。圖片來源/端傳媒、攝影:Stanley Leung

移工悲劇——北京強制清理「低端人口」

記者 謝佩璇、許菁珊、陳禹岑/採訪報導

   11月18日晚間北京市大興區發生火災,造成19人死亡8人受傷,然而撲滅大火後,隔天北京政府竟展開為期40天的「安全隱患大整治」,將俗稱「低端人口」的當地外來民工強制驅離。為什麼要進行清退?政府清退的行為合法嗎?人口密度高的中國,其背後的人口政策還存在著什麼樣問題,備受大眾所關注……

火災成導火線 低端人口遭清理
何謂低端人口。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製圖/許菁珊

 發生在北京市大興區的這場大火,多數受害者都是城市裡的移工和他們的家人,而這些低學歷、低薪、從事低階產業的工作者,在過去一些政府的文件中,被稱為社會中的「低端人口」,而這個非正式用語,其實帶有極大的歧視意味。

 對此,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溫洽溢說明,所謂「低端人口」,多半來自北京市以外地區,大多從事建築工、快遞、清潔人員、褓姆、服務生等職業,學歷和收入都不高,屬於社會底層行業。他補充:「他們恐怕都沒有北京市的戶口,有可能是非法打工,或是住的地方屬於不符合法令的房舍,亦或者是在非法的工廠工作,因此他們可能在法律上會站不住腳。」

 在火災原因都還沒釐清的同時,北京市已經展開為期40天的大清理行動,政府認為,現有的群租房存在環境惡劣、消防隱患嚴重的問題,有可能對住戶的人身財產安全造成危害,因此勢必要拆除城市中所有違法建築。此次行動也已將目標鎖定在消防「三合一、多合一」場所、工業範圍、污亂企業、違法建設等區域。

 北京當局主導的「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使得大量流通人群被迫流離失所,原本居住在北京的低階工作者,近日都在政府的強制驅趕下被要求遷出房子,更甚至以斷水、斷電為威脅,政府如次強硬的行為讓許多民眾不知所措也氣憤不已。

 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主任李功勤教授提到,台灣在過去也發生過類似的反迫遷事件。1995年,台北市14、15號公園闢建問題浮現,當時居住在那裡的居民多為弱勢族群,台北市長陳水扁在第一次施政報告時表示,一定堅持「先建後拆」原則。但至1996年6月,台北市政府卻推翻「先建後拆」,也引起民眾反抗,而後更陸續發生幾次火警,大火延燒面積達135戶,之後便開始清除這些人口,此情形是與北京現況頗為相似的。

北京人口過量 政府控管有徵兆
近年北京管制人口政策。資料整理製圖/許菁珊

 北京的「清理行動」遭質疑為有所目的,然而,在過去早已有許多相關計畫曾出現「低端人口」的描述,如2011年發布的《北京市房山區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就說過要通過措施「避免大量外來低端人口的湧入」;至2017年發布的《北京市石景山區2016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執行情況與2017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草案的報告》中也出現「清理整治低端人口」的內容。

 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副教授林宗弘提到,北京政府之所以如此急迫地清理「低端人口」有一個原因是資源不足。近三四年來,水和各項資源在北京已供不應求,所以無法負荷所有城市裡的人口。除此之外,政府也不願意負擔多餘人口的公共建設及社會福利支出,更不希望外來人口與本地人民爭搶資源。

 李功勤也說,針對人口過量問題,其實早在2014年中國大陸便擬定了都市整頓計畫,到了2015年政府為了整治都市人口更提出要求,要在2020年前必須將常住人口,也就是實際居住在一定區域半年以上的人口,控制在2300萬人內。

北京市常住人口變化。資料來源/北京統計局 製圖/許菁珊

 事實上,透過北京當局多年來的政策,2016年北京常住人口有2172.9萬人,雖然人口仍在增加,但增加的比例已大幅下降,而外來常住人口(指在一定標準時點上,在某地居住半年以上的非本地戶籍者)在2016年也從原本的822.6萬人減少到807.5萬人。

 此次北京清理事件,除了讓大眾注意到北京人口問題外,城鄉的差距更是浮上檯面。面對這樣的議題溫洽溢說:「低端人口反應出中國大陸城鄉之間嚴重的貧富差距,社會主義時代遺留至今的戶口制度,形成一種城鄉之間教育、經濟、文化資源分配的不平等現象。」

 他補充,改革開放後,中國大陸不僅沒有徹底解決這種城鄉之間的不平等,反而因為實施市場機制,鼓勵城鎮化的政策,加劇了城鄉不均的擴大。同時,也逼使許多到城市討生活的人,只能棲身在城市的邊緣,進而造成城市的環境惡劣、治安混亂及案件頻發。

措施惹爭議 人民盼政府重視人權
拆除作業後的殘餘建築。圖片來源/端傳媒、攝影/Stanley Leung

 面對政府無情的措施,使得部分外來的工作者已經開始露宿街頭,而中國網友在得知此情況後便在網路上掀起一遍撻伐,稱當局目前行動有如德國納粹當時屠殺猶太人的極端手法,許多知識份子更是透過連署書信痛批政府無視人權,強調應立即停止這樣的惡性踐踏人民權利的行為。

 李功勤表示,台灣雖然是民主政府,卻因為社會抗議不斷,而缺乏執政效率。中國政府一向被認為是相當有效率及執行率,在各方面都展現政府的全能,但也顯得政府權力過大,導致極端的善與惡,從北京這樣的事件就能看出因強調效率而犧牲了人權。

 同時他也提到另一個觀點:「北京政府在拆除違建這件事上方向是好的,畢竟違建對人民生命安全來說會有所疑慮,為不產生像近期新北市發生的違建大火意外,所以違建的強制拆除仍屬必要。」

 像是「低端人口」這樣的弱勢族群並不只出現在中國,也同時存在於世界各個城市社會裡,而北京政府卻選擇以極端的手法處理人口問題,從人權的角度來看,這樣的行為並不符合人道主義,因此在世界共同的議題中,該以什麼樣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將是政府應當重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