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患者受傷較嚴重者,仍需定時回來陽光基金會做復健。攝影/楊富閔

浴火重生 傷燙傷患者再次面向陽光

記者 許筑雅、陳柔杄、廖羅源、楊富閔/採訪報導

今年11月,彰化溪湖鎮的「不銠火鍋店」傳出意外氣爆事件,再度喚起社會對高雄氣爆八仙塵爆的恐懼。然而燒燙傷帶來的傷害,並不只是當下的傷疤而已,後續的復健及心理的創傷,對傷患及身邊的家人都是極大的負擔,而該如何幫助燒燙傷患者回歸社會,不管是復健之路或是後續就業,都必須倚靠政府及民間的力量完成。

「心理創傷難癒 復健之路漫長」

21歲的廖建成是八仙塵爆的傷患之一,爆炸當下造成他全身超過50%面積的灼傷,尤其以雙腳最為嚴重,他形容每天復健時的疼痛猶如撕裂傷一般,「疤痕會擠壓在一起,必須忍著痛硬將傷疤分開,每天都在拉扯傷口」,休學靜養一年的期間,除了承受身體上的煎熬,壓力衣的悶熱還有皮膚癒合時的搔癢難耐,都讓他在復健這條路痛苦不已。

原為棒球校隊的他現在只能遠遠的觀望投手丘,甚至連久站都覺得吃力,「大火在我身上僅僅燒了30秒,但我卻得用34年的時間來復健」,除了生理上的壓力外,心理的創傷也需要時間復原,出門在外他仍然將全身緊緊包覆,不願意讓人看見藏在衣下的壓力衣,來自他人異樣的眼光跟不必要的同情,對他來說是相當大的壓力。

廖建成是八仙塵爆患者,即使經過多年治療和復健,身上的傷疤也無法消失。攝影/陳柔杄

除此之外,陽光基金會民生重建中心社工督導王誌男也表示,如何讓傷友重新認識自己,是復健很重要的一環,有一位八仙事件的女性傷友,直到最近才願意與他們聯繫,她因傷疤毀損容貌,久久無法接受現實,長期將自己關在家裡不願與人接觸,一直到今年11月心理狀況較穩定後,才願意與他們聯絡復健事宜,不管身體上或是心理上,燒燙傷所造成的傷疤都不是一時片刻所能復原的。

部分傷患因無法走出受傷陰影不願意說話時,心理治療師會用小玩具讓患者表達自己的想法。攝影/楊富閔

燒燙傷所需要的醫療費用相當龐大,若是燒燙傷面積超過50%,一年的醫療花費包括復健及植皮,可能高達上百萬,這對傷友及親屬來說都是龐大的負擔。廖建成表示,八仙塵爆事件的醫療補助是由民眾善款負擔,政府礙於社會輿論,部分民眾不想為八仙事件買單,其實並沒有另外編列補助經費,全仰賴既有的急難救助金及民間幫助,為了不讓善款補助用罄,每位傷友能夠領取到的補助都有最高限制,超過了就只能自行吸收,「醫療開銷」成了傷友復健之路上的一大難題。

組合唱團、陪伴復健  助傷友回歸社

走進臺大醫院三樓的燒燙傷中心,這裡是外科部主任楊永健醫師的辦公室,他近年來致力於燒燙傷傷友的復健工作,甚至為了傷友成立了一個傷疤協會,他感慨地說:「燒燙傷造成的傷疤其實是看不見的。」多數傷友面臨最大的困難是心理跨不過的那道檻,變成他們回歸社會的最大阻礙。

傷疤協會透過組成合唱團的方式將他們聚集起來,讓他們互相加油打氣,明白復健之路有其他人能相互扶持,心理層面恢復地也會比較快,楊永健更親自為他們譜詞譜曲,每周六下午都會固定在燒燙傷中心裡練唱,甚至還進錄音室燒錄成CD,除此之外,協會也定期舉辦傷疤護理及心理適應等課程講座,期盼傷友能早日完成復健回歸社會。

燒燙傷專案管理中心樓層中設有心理輔導室讓傷友能就近作心理狀況評估。攝影/廖羅源

做為民間力量,陽光基金會也長期致力於燒燙傷傷友的復健及後續就業幫助,除了提供復健場所及醫療師資外,陽光基金會也會補助傷友的醫療開銷,在八仙事件之前,原先壓力衣的費用是傷友及陽光基金會各分攤一半,而從2015年八仙事件發生後到2018年的7月則是全額補助,一套要價二至三萬元的壓力衣,傷友一年得更換大約五套,這對傷友來說會是一筆相當龐大的開銷。

為鼓勵傷友積極復健,王誌男表示往返復健中心的交通費也會補助一半,不管是計程車或自行開車都能請款,而針對居住中南部或較高樓層不易行動的傷友,陽光基金會也會提供安置的處所,在那裡有專業的治療師、生輔員等協助他們復健、護理傷口,志工也會往返於照顧中心協助他們起居,只要符合申請資格,就能無條件住進來,不必另外收任何費用。

雖然陽光基金會積極提供傷友幫助,但單靠民間的力量終究有限,補助壓力衣及車資對基金會來說也是一筆可觀的開銷,陽光基金會目前的經費來源大多是民眾的小額捐款,雖然也有向企業募款或跟政府爭取補助,但畢竟不是長遠之路,如何維持穩定的經費來源也是陽光基金會未來面臨的一大問題。

陽光基金會提供許多復健儀器,讓燒燙傷患者使用。攝影/楊富閔
強化緊急聯絡系統 盼降低大規模傷患死亡率

在福利政策上,燒燙傷原先的補助比例並不高,然而在八仙塵爆事件發生後,民眾意識到燒燙傷及大量傷患事件的嚴重性,最初的大量傷患事件定義為單一時間內有15名以上的傷者,但八仙塵爆的傷者卻高達500多名,遠遠超過原先急難救助系統所能負荷的人數,因此政府針對八仙事件另外成立627燒燙傷專案管理中心(以下簡稱627中心),提供八仙事件傷友補助諮詢,及醫療和就業方面的協助。

新北市政府衛生局局長林奇宏表示,627中心的經費來源是中央及新北市政府,而如果傷者有法律訴訟的需要,會連結新北市政府法制局、消費者文教基金會及法律扶助基金會提供法律服務,若一般燒燙傷傷友需要諮詢,也可以前往尋求協助。

林奇宏強調,像這樣大規模的燒傷事件,燒燙傷知識觀念及緊急聯絡管道才是避免災害發生及擴大的最佳辦法,他認為與其舉辦規模上百人的消防演練,不如教導民眾燒燙傷須知及建立起各單位之間的緊急聯絡系統來的更有效率。

以八仙塵爆事件為例,當晚有許多民眾湧入八里地區想將親友救出,但這樣的舉動也造成道路壅塞、延誤送醫,發生醫療資源明明充足,卻無法送入災害現場的情況;關於類似意外發生的建議措施,楊永健補充,爆炸當下的第一步就是離開現場,因為無法確認有無第二或第三次爆炸的可能性,四處飛濺的碎片也會有刺入人體的威脅,除非相當確定爆炸方向,否則不要留在現場尋找遮蔽物,應該以立刻離開為第一考量。

另外,在治療傷患的當下,楊永健也發現傷口上竟然有平常不會出現於人體的細菌,不少傷患在爆炸當下就跳入河中,造成傷口感染,若是情況較嚴重者,除了截肢還可能有休克的情形發生,應迅速移除身上高溫物體,例如:著火的衣服及金屬物品,再用乾淨的布料覆蓋傷口,並盡速就醫。燒燙傷觀念的不足常常會造成永久性的傷害,楊永健強調平時宣導及教育是避免二度傷害很重要的一部份。

針對外界質疑,大規模傷患事件是否已經建立送醫的SOP,林奇宏則說明,畢竟這樣的事件屬於少數,倘若再次發生大規模傷患事件,目前的制度是以中央成立緊急災害應變中心為主,再由應變中心主導救災前後端的連結,包括統合警消資源以及送醫後的醫療救助系統。他也再次強調緊急聯絡系統的重要性,平時各醫院會定期回報最大容納數量及病床數,警消單位間擁有幾輛消防車、救護車等也是公開的資訊,只要平時建立起緊急聯絡管道,就能大幅降低大規模傷患事件來臨時的死亡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