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kings足球隊奪下許多獎牌,見證了一路走來的辛勞。攝影/鄧健文

台灣足球長期被忽視 如何滋潤足球沙漠

記者 鄧健文、簡佩儀、高偉倫/採訪報導

足球在台灣的發展相較其他運動來說非常慢,民眾對於足球的關注也很少,而在今年國慶日當天,台灣男足在比賽中爆冷擊敗巴林,這樣的表現讓不少台灣人震驚,重新思索台灣足球的潛力。但正如足球評論員石明謹所說,只支持不去推動是沒有用的,台灣需要徹底改變人們的觀念。從球員數量、比賽場次來看,現在台灣的足球確實是沙漠,而要將這個沙漠變成綠洲則需要全國民眾的協助。

 場地資源嚴重缺乏 暴露國家的輕視

台灣擁有二千萬人口,但根據石明謹透露,真正符合國際賽事規格的足球場卻只有3個,包括高雄龍騰體育場、台北田徑場、高雄市鳳山體育場,並只有龍騰體育場的草皮還仍保持良好,場地這樣的狀況不只令國內球員不能舒適地比賽,更令一些國外的球隊表示不滿,甚至出現罷賽,而且這種情況發生不只一、二次。這樣已經可以看出國家對足球的重視程度,球場不只用來踢足球,其他球類、田徑或者大型私人活動也會租借場地,頻繁的使用而且沒有保養草皮,都使球場的草地陷入不健康的狀態。

 台灣無法想像的盛況 日本足球融入校園文化

早在1917年,全國高中足球錦標賽便已誕生,甚至比日本足協成立的時間還要早。日本的「校園足球」都是以課外興趣活動的形式存在,一般不占用上課時間。學校與家長都支持這項運動,透過足球除了可以鍛鍊孩子體魄外,團隊合作、溝通交流更是期待孩子能習得的目標。這裡台日兩地已經高下立見,台灣從國小眾多的學校足球隊,到國高中銳減剩幾隊,而日本每屆的全國高等學校足球錦標賽參賽球員就多達數萬人,而轉播比賽的電視台更多達四十幾台,可想足球在日本國民心目中的份量是如此之重。

中華民國足球協會秘書長陳威任指出必須要克服在台灣要成為運動員同時能維持學業的困難,台灣不可能把國外的制度完全複製套用在自己的足球上,但必須要磨合出一套適合台灣足球發展的體系,才能使台灣的足球水平提升。

F.C. Vikings創隊教練Johnni Nielsen表示,台灣政府只提供經費給贏球的隊伍,導致很多小朋友因為練習而荒廢學業,從小被過度訓練。但他所帶領的球隊,若有隊員學業成績跟不上就不讓該名球員繼續踢球。反觀日本較重視運動員的文化素質教育,球員必須到高中畢業後,才能參加職業聯賽。一方面是考慮到,球員只有在校園接受過文化素質教育,具備各方面的知識素養後,才能更有效地了解球隊戰術,最大限度地發揮自身優勢,短時間內提升團隊凝聚力和戰鬥力。

 Vikings只為圓一個夢

在台灣的足球沙漠中,有一支充滿熱情的足球隊─F.C.Vikings(以下簡稱Vikings),球隊由Johnni Nielsen所創立,一開始只是單純想為孩子找一個俱樂部,卻發現台灣小孩練習足球並非真的感到開心,而他希望能看見孩子們快樂地踢球,因此成立球隊。
球隊中有許多孩童來自貧苦或是破碎家庭,由於家中經濟狀況沒有辦法負擔其他球隊的練習,學校與家長也都認為他們是搗蛋鬼,但孩子們加入Vikings一年以後,他們共同約制彼此遵守球隊的足球公約,在學校專心念書,也願意寫功課,並遵守學校的規範,學習態度變得越來越好,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不會跟混廟會的人一起,使球隊受到家長、老師,以及學校更多的支持,甚至有家長陪孩子一起踢足球。

教練在旁監督球員練球狀況,並適時給予指導。攝影/鄧健文

球隊經理蔡欣穎表示,球隊就像是一個大家庭,除了平常的練習時間外,球員們也會透過打保齡球、看電影、聚餐等方式,增進球隊的凝聚力。此外,當有人家中發生突發狀況,或者在班上的行為以及適應情形有出現任何問題時,蔡欣穎也會和學校老師及輔導老師一起商量,並與家長互動,共同為孩子找到一個最好的方式。當球隊比賽與學校課程有重疊時,蔡欣穎也會負責與老師進行課業的協調,以中午或下課補寫考卷的方式來解決。

由於Vikings不是靠速度取勝的球隊,當孩子在學的時候,可能會受到身材、速度等現實問題,因此今年8月參加「邦比盃菁英邀請賽」前,很多人都想要放棄這些孩子,甚至有家長利用三方所得到的不同資訊進行挑撥,但這群孩子並沒有放棄球隊。從2016到日本比賽,以及去柬埔寨對國家隊,一直到今年至丹麥比賽,得到C組冠軍,他們一路走來放棄許多同儕在做的事情。跨越過去發生的風風雨雨後,蔡欣穎表示,這些隊員沒有放棄球隊,是她最感動的地方。

Vikings足球隊成員不受下雨影響且開心的練習足球。攝影/鄧健文

球隊今年到丹麥比賽,由於經費不足,使得他們只能睡在教室走廊,但他們還是很正面的度過。當天晚上,隊員間還會講鬼故事嚇對方,總開關一關以後,又更加嚇對方,他們認為大家都可以聚在一起睡是很棒的,雖然那裡通風很差,中間的窗戶也不能打開,環境真的很艱辛,但當下大家選擇不抱怨,只想把比賽打好,這段經歷也讓球員們留下難忘的回憶。Vikings隊員王秉程說,雖然一開始三次都01輸球很可惜,但整體而言是開心的,最後還贏了幾場比賽,在團體生活方面,大家都處得很好。他也表示,球員們每一次都希望能夠更進步,也期盼下一次去丹麥能夠拿下更多比賽的冠軍。

教練請球員們集合,並精神喊話以互相激勵。攝影/鄧健文
 足球沙漠所找尋的綠洲

台灣足球在國際比賽中擁有不錯的成績,在今年2019亞洲盃資格賽中落敗,使台灣足球的世界排名上升八位,但足球這項運動在國內仍然沒有受到國人的矚目。針對國內足球球壇應如何改善此狀況,石明謹認為,需要在國內推廣運動,以及扭轉國人心理固有的觀念。他表示,台灣所面臨的問題,第一是沒有職業運動,第二是沒有將運動在地化,第三則是比賽制度與水準偏差。若欲解決這些問題,台灣首要目標需先將運動半職業化,增加國內比賽場數;再者,讓比賽隊伍能夠在隊名上加入台灣縣市名稱,連結在地認同感。


對台灣未來的足球發展, Vikings足球隊總教練Pablo Mair認為,台灣應該要創造更多能讓國民接觸足球的機會,只要踢足球的人數越多,政府就會更加重視足球這項運動。同在Vikings足球隊擔任隊長的陳亭皓也期盼政府能從小學教育開始推廣足球,讓學童能提早接觸,產生對足球的興趣。

球員練完球,一起認真拉筋收操。攝影/鄧健文

「僅僅是補助已出名的隊伍或選手,並不會對這項運動的發展帶來益處」石明謹說。他更進一步解釋,要以固有觀念的改變為重點,我國學校的體育性社團本來數量就偏少,有些地區甚至沒有足球社,國民不只不重視足球,甚至認為它不需要,但這正是需要改變之處,當學校社團量增加時,數量多便不怕沒有好的選手。當越多人參與運動的時候,他們就會去關心比賽,甚至有所贊助進而重新喚起國民對足球體壇的重視。

 Johnni Nielsen表示,目前Vikings會盡量練習以及參加比賽,不要跟任何人有衝突,並希望所有的俱樂部或學校可以互相合作,而不是各自為政,這樣才是讓足球員進步的方式。他建議從政府的制度開始改。只要政府繼續獎勵那些贏最多的學校,則要求教練改變他們的作風也很難,曾經一位U10的教練向他透露,如果未得名的話,學校就沒有經費,會導致他失業。現今台灣的足球現況,很多球隊會有不好的徵才制度,為了贏得比賽也會暴力對待其他隊的球員,而龜山國小每天要踢將近109球,這些都是不好的足球文化,因此,他希望政府能以球隊參賽的活躍以及積極程度,給予適當的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