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畢業即取得選秀探花美稱的李家慷希望在國立體大繼續提升自我球技。攝影/林榆婷

初生之犢不畏虎 年輕探花挑戰SBL

 記者 林榆婷 蔡秉宏 陳柏學/採訪報導

第15季超級籃球聯賽(SBL)新人選秀會上,甫從南山高中畢業的籃球隊隊長李家慷,被桃園璞園建築籃球隊以首輪第三順位之姿選中,是選秀史上少數高中畢業即投入選秀的探花,成為備受矚目的籃壇明日之星。

為減肥而打球 誤打誤撞成專攻

李家慷常被問到為什麼會選擇踏入籃球路,他大方分享因為國小時體重直線上身,為了減肥所以和父母討論藉由打籃球來瘦身,小學四年級時轉學到苗栗大同國小加入籃球隊,幾個月後不只身材變瘦,籃球實力同時也提升,不知不覺中愛上這項運動後,便加倍投入於籃球場上,更在全國少年籃球錦標賽中榮獲MVP,在小學就展現過人表現。

受到家人支持,決定持續在籃球路上發展的李家慷國中選擇就讀苗栗傳統名校明仁中學,在國三時助球隊打敗當時力求三連霸的台北市金華國中,在國中最後一年奪下國中籃球聯賽冠軍,讓更多人注意到這位擁有過人球技的苗栗男孩。

李家慷籃球生涯中最低潮的時期莫過於高三那年的高中籃球聯賽(HBL)惜敗勁敵松山高中。比賽哨音響起的那一刻,身為背負重任的隊長,李家慷落下男兒淚。站上無數次籃球甲級殿堂上的他因場上表現起伏不定,在賽後受到許多網友輿論抨擊,從那天起李家慷的身心狀態都盪到谷底,認為自己很對不起隊友們與教練,常常說著說著又忍不住掉下眼淚。但他也明白,人生都會經過成功與失敗,透過與教練、家人和朋友們的談心與鼓勵後,他慢慢走出低潮期,調整心態繼續做好該做的事。

打破旅外定律 闖SBL選秀追夢

與李家慷同屆的許多球員都選擇畢業後旅外發展,唯獨他留在國內籃壇,身邊許多人都認為這是不明智的選擇,紛紛建議應該朝美國發展,但李家慷表示,每個人都有夢想,他也曾想過旅外發展,但錯過時機等現實因素而放棄,因此想向其他高中畢業卻無法旅外的選手證明,留在台灣打球依舊能朝著更高的目標努力,最後決定參加選秀。

決定高中畢業就投入選秀對李家慷而言無非是一大考驗,他必須與教練、家長多次溝通,更要考量到SBL與大專籃球聯賽(UBA)切割的種種因素,才能下定決心,卻也憑著這股拚勁,跌破眾人的眼鏡,成為第15季選秀最年輕的探花。

選秀之後不在此季SBL上場球員名單中的李家慷繼續在國立體育大學為即將開打的大專聯賽做準備,在暑假期間接受SBL高強度訓練後受到更震撼的籃球教育,一改過去HBL階段所養成的習慣,認為自己必須在大學時期繼續磨練球技,以迎接更好的未來。

而談及籃球,李家慷字字肯定地回答:「沒有籃球就沒有我。」將籃球視為生命的他深怕在SBL會因沒有空間發揮而無法進步,將過去同為以高中畢業之姿投入選秀,表現卻不如預期而淡出在籃球場上的前輩當作借鏡,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論如何都要比別人更努力,減少玩樂以充分休息,調整體力並自我訓練,同時積極向前輩請益,增進實力,盼望自己能不負眾望,把握在籃球場上的每一分每一秒。

原本只是為減肥而運動的李家慷現在反將籃球當成生命。攝影/林榆婷

 

不服輸成優點 具有特別領導力

一路走來,李家慷都在菁英式教育下成長,就讀孕育出許多SBL球員的新北市南山高中時,善良直白的個性讓教練許時清特別稱讚,他認為李家慷的優點在於領導能力以及不輕言認輸,擔任隊長期間會嚴格規定隊友們遵守紀律,但也會關心整個球隊狀況,並提出看法與教練討論調整。許時清也特別提醒李家慷擇善固執雖然是好的,但在球場上必須再放軟態度,投入的同時也要懂得踩煞車讓自己有放鬆空間,對於往後的發展會更有突破性進步。

從明仁中學一路到國立體育大學,甚至連職業隊都一同選進璞園的關達祐可說是參與整個李家慷的籃球生涯,他眼中的李家慷如同綽號「喜德」一樣,是個活潑風趣的人,對於學弟高中畢業就取得SBL選秀探花,關達祐也感到開心與驕傲。

「我們曾經打過架喔!」 關達祐打趣說著自己高三備戰HBL四強賽時和高二的李家慷練習一對一單打,兩人卻因為太過投入而打出火氣,從打球變成了打架,教練許時清當時要他們自行解決,後來李家慷主動向他道歉,關達祐認為兩人都是求好心切,為了冠軍而努力,於是和好如初,一同向教練道歉,結束比賽前的小意外。

「很少有人能像我們一樣相處那麼久的。」二人的活動時間基本上都相同,李家慷也十分珍惜與關達祐的情誼,學弟、學長的互相激勵成就他們在籃球場上的十足默契。對於往後同在UBASBL的發展,兩人表示會全力以赴。

 

南山高中教練許時清(圖中間者)對愛徒充滿期許,祝福他在籃壇闖出一片天。 攝影/林榆婷
李家慷(圖左)與關達祐(圖右)二人無論在場上場外都默契十足。攝影/林榆婷
HBL過熱 高中生背負過重責任

資深籃球記者陳志鴻點出,現在的HBL呈現過熱問題,各家媒體及觀眾都將HBL捧得太高,造成高中籃球教育無法正常化。在美國,高中籃球員皆以加強個人技術、訓練肌耐力為主,進入大學才開始學習團體戰術。但現今的HBL為因應觀眾熱潮與媒體高度關注的問題,各隊浮現額外的成績壓力,有時過於著墨在團體戰術上,造成在需要發展天賦的時期,自身技術磨練不足,基本功不夠扎實,上了大學後,技術與身體素質逐漸被更優秀的球員取代而從此淡出賽場。

 陳志鴻更在探討選秀年齡限制時發現,若是讓高中生直接進入SBL,無法讓球員接受正常的大學教育,這其實是在害球員,高中生心智成熟度還不夠,過早進入社會等於提早捲進利益紛爭,對於剛滿18歲、未接觸過社會的年輕球員來說非常危險,因此他不建議高中球員投入選秀一事。

金錢與道德的觀念問題會嚴重影響青少年的身心發展,且高中就進入SBL並無法兼顧課業與學習,缺少大學的人際關係培養與接觸多元活動,直接進入社會,會讓將來的發展受到限制。

資深籃球記者陳志鴻認為高中生投入選秀可能造成揠苗助長。攝影/林榆婷
國外籃球制度 與台灣有何不同

許時清在受訪時解釋,美國NBA規定大學讀二年後才能參加選秀,是現實與教育下的平衡。國中、小在國外屬於養成階段,台灣運動提早專項化,對小球員的身心發展較不好,在金錢觀念與心智尚未成熟之時,容易被成人世界所迷惑,若是走偏,不僅浪費時間,留下的不良紀錄也會影響往後生涯,因此對年輕球員提早投入選秀,他建議多做考量。

陳志鴻也提到,不論是中國男子籃球職業聯賽(CBA),或是美國籃球職業聯賽(NBA),國外的職籃都有一、二隊的「農場制度」 (備註:具系統性的培植、穩定的球隊),但SBL並無此規範,許多實力不足或是受傷的球員,就只能被冰板凳,其實都在浪費球員寶貴的職涯時間。若台灣能成立次級聯賽,不僅球員有更多舞台能夠發揮,有了農場制度,球團培養球員也更容易。

NBA,SBL與CBA在制度上的差異。 製圖/蔡秉宏
高中生太早進入職業籃球領域,容易遇到的問題。 製圖/蔡秉宏
選秀制度成立與其意義

陳志鴻提到,SBL在第三季初時與UBA切割,並明確規範二者只能擇一參加,導致想進入SBL的球員數量銳減,形成一段時間的球員乾旱期。對於和李家慷從小同隊打球的關達祐而言,他深知璞園隊伍人數已爆滿,和李家慷的位子又重疊,即便有職業隊的光環,未必能參與所有的賽事,不如先回到UBA好好加強自我的基本技術,未來若能前往CBA發展也是不錯的選擇,較優渥的薪水也能減輕父母的經濟負擔。

而在這之前,職籃複賽失敗,原先在HBL還有UBA的年輕球員,幾乎都是由裕隆集團在培養,隊伍實力與人數不平衡,造成其他球團反彈,經過協調後,裕隆逐漸拋棄培養國高中新人的模式。

 SBL在第五季開始舉辦新人選秀會,以求建立SBL全新制度與氣象。但SBL並沒有限制旅外球員回國後,一定要立刻加入SBL聯盟,許多球員在SBL並不是頂尖球員,但對其他聯盟又是不可或缺的基礎球員,所以球員可以選擇去CBA參加選秀或去NBA發展聯盟(NBDL)打次級聯賽,薪水也都比台灣還高,甚至選手也可以選擇去國外打業餘比賽,所以試圖以入手高中球員的方式來確保戰力,但這種方式又會走回頭路,選秀也會漸漸失去其意義。

雖然選秀制度仍有其他改善空間,許時清認為依照目前SBL的選秀制度,比起過去自己打SBL時,對選手來說保障度提高,也有固定的薪水讓其發展。事實上,籃球在台灣其實很有市場,舉瓊斯盃和世大運來說,不少人願意花錢來看比賽,倘若能以國外為借鏡,再針對台灣環境作改良,例如合約上再給予球員更多保障,台灣籃球是可以再進步的。

選擇在大二投入選秀的關達祐認為追夢要趁早,才不會錯失良機。攝影/林榆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