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冠軍隊友,如今卻成為場上不同校的對手相互廝殺。攝影/洪浩軒

羽協調整規章未通知 選手教練苦聲連連

記者 洪浩軒、曾俊瑋、賴威廷、吳俐文/採訪報導
 黑箱作業 教練無從選擇

自己一路栽培茁壯的選手隨時都可能被挖角,這樣不安的心理壓力,對於相對資源較少的教練是一大折磨,有別於明星學校的光環,他們沒辦法給孩子一個穩定的升學管道,更沒有豐富的資源讓家長放心,只能想著如何讓小選手打好基礎,待日後綻放光彩,而這個規程的異動,更是幫助那些明星學校的挖角行動,基層教練無法留住選手、明星學校的壟斷,在這惡性循環下,很多小選手只能順著大人想法,卻無法自己選擇未來的方向。

對於這次臨時更動賽事規章,羽協指出全因有許多家長反映小選手們是在父母工作關係等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搬家,才會做出規章上的更動。而在小選手們眼中,去年還是一同練球的好同學,轉眼竟變成相互廝殺的敵人,如此殘酷又血淋淋地在小選手面前上演,恐對他們的內心想法產生影響,而肩負台灣羽球發展的羽協,勢必也將針對這個臨時更動的決策,做出討論。

小選手們的青春活力。攝影/曾俊瑋
 不透明的會議決策 基層教練求協調

礙於這次羽球協會更改轉學生制度未事先知會基層教練,也並未召開會議討論,導致許多教練都為此感到不平衡。再加上教練們並無實際參與羽協會議的權力,甚至連投票權也沒有,讓他們空有抱負全無從發會,只能裝著滿腹苦水被動地接受上面來的新規章。

羽球協會會員主要由地方民眾申請或推舉加入,或者由過去曾參賽作出貢獻的退役選手所組成,就因大部分基層教練不是會員,無法參與會議發表意見,造成教練及選手的權利受損。

教練們迫切期盼能夠給予溝通改善的空間,畢竟真正訓練選手的是一直陪伴在身旁的基層教練們,怎樣對於小選手們來說是最好的制度,還有待商議。

昔日隊友很可能隨時變敵人。攝影/吳俐文
 規章修改教練憂 選手遇昔日戰友心態慌

對於這次國小盃規章更動事件,羽球協會回應指出,由於有許多家長向協會反應選手們因為家長工作關係等不可抗拒因素搬家、轉學,為了保障小朋友的權益才會打破個人賽以往轉學生需在校滿一年才有參賽資格的規定。

由於這次賽事的相關章程已公布,無法再做出更動,但對於這次更變是否妥當,羽協回應將會再開會討論,盡可能地去取得平衡保障所有選手的權益。

然而面對默默被調整的規章,教練們的心情卻是無限沈重,為了將校隊推上全國前幾名,其實多數轉學的選手都是被其他學校以升學為福利挖角過去的。

其中屏東仁愛國小施言楠教練更表示:「想到之後小選手們在比賽中遇上的對手是昔日的戰友,自己的優點缺點盡在對方掌控之中,更是令人不捨,而自己看著親手訓練出來的孩子卻是以別的學校的名義征戰,更是一大挫折,自己盡心盡力在羽壇基層努力那麼久,卻連基本的權益都被忽視。」

羽球協會是保障選手們權益最公正的平台,一名球員的成功,不僅來自個人的努力和家長的支持,更有教練的付出以及羽協的守護。盼望這次羽協可以正視基層教練以及選手們的聲音,找到最佳的處理方式,讓協會以及基層可以共同攜手努力,將台灣的羽球推上世界的舞台,奪下更多獎牌為國發光發熱。

教練用心教導。攝影/賴威廷
 羽協擅改規則,參賽選手權益受損

當學校鐘聲響起,選手揹起球具,前往每天練習的場地,奮力揮舞著手中緊握的球拍,同樣的訓練已經做了成千上萬次,但不變的是他們內心求勝的鬥志。

今年全國國小羽球錦標賽即將在11月底在台中開打,所有學校的選手為這次全國賽努力備戰,按照往年的報名資格,選手需以學校為單位報名參賽,轉學生無論是個人賽或團體賽,在報名截止日前,都需在校滿一年才具參賽資格。

這項規定是為了防止學校之間出現挖角的現象,讓所有學校都能公平競爭,但羽協在今年的全國國小羽球錦標賽中,卻打翻往年規定,讓轉學生們無須服球監,即可參賽。

中華民國羽協對報名資格的更動,並未公開向各界討論,而是直接做出決策,如此舉動除了危害到部分參賽學校的權益,更失去其作為主辦單位的公正性。

屏東仁愛國小施言楠教練表示 : 「這次中華羽協更改比賽報名資格的規定,沒有對外通知也沒有公開討論,假如今天沒有主動向協會提出疑問,根本不會發現規定經過修改。這樣的態度除了有失公正性外,也讓許多教練們感到不被尊重 。」

熱情吶喊的小選手們。攝影/洪浩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