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ER扮成電玩遊戲鬥陣特攻中的角色。圖/COSER願願提供

興趣轉為產業 COSPLAY產值高漲

記者 謝秉憲、陳靜、曾理均/採訪報導

隨著動漫畫等地二次元產業越來越興盛,角色扮演(COSPLAY)也越來越多人參與。從漫畫到電競的內容都是角色扮演者發揮的空間。但礙於只是原創作品之後的衍生文化以及參與者並非以商業營利為目的,COSPLAY不僅定義模糊也遲遲無法從興趣同好圈轉變為產業。

日本動漫產業來襲 帶動台灣本土市場

角色扮演(COSPLAY)從日本發跡,被視為次文化重要領域,是種自力演藝角色的扮裝性質表演藝術行為。隨著動漫產業漸趨,台灣興起一股角色扮演風潮,並帶動動漫產業與周邊發展。扮演的角色通常來自動畫、漫畫、電子遊戲、歷史故事等等。扮演者(COSER)將會穿戴與角色相符的服飾,並搭配道具呈現美感,甚至會模仿角色個性與發聲,讓觀眾能從中對角色留下深刻印象。

90年代起,日本ACG動漫產業赴台發展,積極與本土業者進行合作,擴大商業規模與經濟發展。ACG早期舉辦活動為同人誌展售會,由各同好會不定期共同舉辦,隨著科技與商業模式轉型,ACG亦開始伴隨著動漫展覽、遊戲發布會等等頻繁出現。COSPLAY愛好者抓緊時下年輕族群目光,透過瞭解消費者喜好而擴大市場規模,並積極尋求異界合作,期盼能從原本興趣延伸至商業行為。21世紀開始,電競產業蓬勃發展,COSER順著潮流也推出許多電玩角色,電競展中不少廠商相中這點,找來專業COSER扮演自家電玩角色,讓COSPLAY產值達到另一高峰。

COSER常扮演成手機遊戲的角色。圖片提供/COSER願願
COSPLAY淪衍生文化 市場連結鬆散

動漫是作家的原生創作,但COSPLAY則是依著原著衍生出的表演產業,其中牽扯到著作權與智慧財產權問題,但對於侵權政府卻沒有一個準則,如何判定商業行為與合理使用標準都是較為模糊的地帶,也導致在COSPLAY興起初期不少COSER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犯法。若涉及侵權屬實,依據《著作權法》第92條規定,擅自以公開口述、公開播送、公開上映、公開演出、公開傳輸、公開展示、改作、編輯、出租方法侵害他人著作財產權者,可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75萬元以下罰金。但隨著從事COSPLAY的人數越來越多,不少動漫、電競公司選擇正面看待將之視為宣傳手法之一,用贊助的方式找來人氣較高的COSER到活動現場扮演旗下角色,為動漫、遊戲站台,增加粉絲人數,而COSER不僅可以避免在未授權情況下觸法的風險,還可以藉此獲得收益。

知名COSER願願,因善於揣摩角色、與粉絲互動,被廠商相中,時常在各大動漫展為遊戲、動漫代言。願願也提到,外拍是大多COSER的收入來源,據瞭解,從事網拍及外拍模特兒,一般時裝的時薪可能就在1000元以上,若是性感服裝如內衣或比基尼,時薪更可能達到2500元以上,因此相對於在展場中代言、擔任SHOWGIRL等外拍的收益較大,此外,出寫真書、抱枕、T-shirt等周邊商品也是熱門的賺錢管道。而她本身也會自行舉辦粉絲見面、簽書會以及生日會,除了與粉絲同樂之外,這也是她主要的收益來源。

COSER除了在活動中表演,也會將照片製成周邊販賣。圖/COSER願願提供

根據自由時報,電競產業硬體產值達300億美元,若加計遊戲內容、賽事、電競戰隊、商業贊助與媒體資源(轉播解析、直播平台)、觀眾等周邊價值,該生態系總產值已突破千億美元,可以比擬電影市場規模,這同時代表強勁的市場影響力。而台灣電競遊戲者2029歲佔44%, 3039歲佔33%,是消費力最強的年齡層。但COSER與電競產業連結卻不緊密,甚至容易被取代。由於尚存有版權問題,導致許多電玩廠商另闢新徑,撇開專業COSER,反而尋求年輕小模。願願表示,多半因為現在有不少年輕小模敢秀敢露, 不僅配合度高、價錢好談,佼好的身材搭配性感角色裝扮,更能成功吸引眾多男性玩家、粉絲目光與荷包,成為近來廠商吸金首選。

COSER扮演角色前需花許多時間上妝。圖/COSER雲叶提供
COSER難逃職業騷擾 盼獲文化部重視

COSER因角色裝扮需求,時常需要穿著較為暴露的服裝,也導致性騷擾事件頻傳。2012年,台南市某國中男教師,被指控未經家長同意,私約女學生參加COSPLAY同人誌活動,在活動現場與女學生摟腰拍照,藉機觸碰身體,還在個人臉書PO出照片留下「女學生像貓,想拎回家」等曖昧字句。事後家長出面控訴,表示為何要觸碰女兒身體,而該名男教師也已被調離任課班級。

正因COSPLAY許多角色扮相性感又清涼,常被外界污名化,尤其是現今仍有許多較為保守的父母,認為COSER是不正當的行業。意識形態嚴重影響COSPLAY的發展,再加上職場騷擾問題嚴重,讓不少有興趣投入COSPLAY的愛好者望之卻步。然而文化部回應,目前COSPLAY仍無法歸類於表演藝術領域,更沒有相關政策與法律規範,並且政府目前對於COSPLAY的定義仍相當模糊,這也導致COSER至今仍未被正名,種種因素與限制,再加上沒有政策與法律的保障,導致台灣COSPLAY不如日本興盛。

網路社群直播興起 COSPALY有望轉型發展

傳統廠商與宣傳廣告的收益,並不能滿足COSER薪資目標,根據COSER周荀的經紀人宛樺表示,出寫真集所賺的利潤,僅能夠達到收支平衡,打破外界對於寫真書銷售高收益的幻想。願願則表示,目前收入還能滿足生活基本需求,但要轉為正職仍相當勉強。隨著社群網站與直播平台興起,讓COSPLAY有更多元的發展途徑,不僅能透過展場代言與外拍工作賺錢,也能獨立經營粉絲專頁直接在網路上與粉絲做互動。COSER也透過影片的製作、發布,進行表演,讓更多觀眾可以更瞭解COSPLAYCOSER本身。

願願表示,自己平時也喜歡玩手機遊戲,因此空閒時間也會在粉專開直播當實況主,與粉絲分享遊戲過程,透過影音即時互動,與粉絲建立深厚關係。COSER雲叶則表示,未來也許會嘗試,但發布在網路上的影片可能是永久性的,因此會透過謹慎的思考後,擬定影片走向後再執行。此外,也有COSER期盼未來能多與其他產業合作,積極開拓新市場,例如霹靂布袋戲等。願願也提到,希望未來有機會能與自有品牌合作,現今有不少自有品牌都有他們自己的代表角色,或是一些插畫的角色等,這些都是未來願願相當看好的COSPLAY市場。

從根本看來,COSPLAY受到二次創作的框架限制,較難受到政府重視,經紀人宛樺甚至認為,COSPLAY並不是以商業模式進行,而是由一群興趣同好共同組合而成的表演文化,因此申請不到政府提供的補助與津貼。未來若要擴大規模發展,除了要加深與各產業連結,更重要的是政府的保障責任,才能讓COSPLAY持續壯大發展。

除了常見的日本作品角色,也有扮成歐美動漫的角色。攝影/曾理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