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駛於行駛期間細心謹慎是關鍵。照片提供/薛姓司機

司機血淚告白:超時工作是常態

  • 記者 李依儒、李佳育、林志信/台北報導

 近年來客運事故發生,車禍原因人為因素占大多數。薛姓司機開了近二十年的救護車,不堪日夜奔波,轉戰公車司機,超時工作已成為司機間的公開秘密,為了溫飽再辛苦也得忍耐。

 現今任職遊覽車駕駛的薛姓司機,有長達二十年開救護車的工作經驗,體認到自己的體力已不如從前,無法勝任必須不分日夜且隨時待命的工作,因而決定轉職。在沒有其他專長的情況下,他選擇從駕駛市區公車展開第二職涯。

 薛姓司機表示,由於運輸業明文規定必須先向公路機關申請登記審核合格,並有駕駛職業大客車三年以上的實務經驗,符合甲類大客車的資格後,才能駕駛遊覽車。在擔任市區公車司機的期間,薛司姓機首先提及超時工作的情況和過去駕駛救護車幾乎沒有差別。以往駕駛救護車時只要接到任務就必須出勤,即使在非上班期間若遇上緊急狀況需要支援同樣也必須隨時上工,而現今駕駛公車則會遇上班表被排的很密集、或是遇上一天之內空班時間過長的情況,很多時候今天開了最早的班車和夜班車,隔一天仍必須再開一次最早班車。雖然中間有很長的休息時間,但長期處於作息時間不規律,必須經常日夜顛倒的工作環境,同樣令人費心傷神。

 另外,也有乘客素質不良的問題,由於市區公車的營運經費多為政府補助,導致部分乘客認為有納稅便是老大的心態,政府也因行政作業繁瑣,造成凡是有人檢舉便一律歸究於司機而不願查證,因此即使有再多正當理由司機也只能無奈作罷。部份駕駛長途客運的同事們長年飽受職業病腕隧道症候群所苦,為了工作也經常犧牲和家人相處的時光。

 儘管如此,薛姓司機仍表示會堅守崗位,不做違規的行為,遇上不守法的乘客依然會良性勸導,如同過去駕駛救護車一般重視乘客的人身安全。他認為,每個行業都有箇中辛酸,既然這是自己選擇的工作,便要為此全力奉獻。

 縱使駕駛遊覽車能獲得較多的彈性休假時間,但駕駛員在開車出團的日子也經常超時工作,鑑於此政府應訂定相關規定改善運輸業工作時間不平均的問題,駕駛者本身在駕車時也應更多加留意且不分心、不搶道、不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