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馬鼎——《瘋狂人生》 攝影/潘宥汝

有光就有彩虹--藝術家為LBGTQ發聲

記者余筱柔、潘宥汝/台北報導

雨過天晴的彩虹

2017年5月24日,在電腦前面,大家專注著聽著大法官釋憲。直到會議認定民法限制同性婚姻違憲,彩虹旗隨著歡呼聲被高舉飄揚。同性婚姻的聲勢氣勢如虹,台灣將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的國家。但其實從歷史上角度而言,同性戀「見光」的時間並不長,他們長期躲在櫃子內受到倫理與法律的不平等對待。

彩虹旗在國際上遍地開花

國際上很多展覽也試圖以同志角度讓更多民眾認識同性戀的困境及日常。例如近期為紀念英國同志合法五十周年,倫敦泰德英國美術館推出「英國酷兒藝術:1861-1967 」(Queer British Art:1861-1967)展,同為同性戀的藝術家們把平常壓抑已久的情緒表達在藝術品上,透過藝術為長期被社會冷落的同性戀族群「發聲」。

2017年9月9日,由香港驕陽基金會與台北當代藝術館協辦的「光.合作用--亞洲當代藝術同志議題展」也盛大開幕,此為亞洲第一場以同志為主題的官方展覽。22位參展人,51件作品,除本國、中國、香港、馬來西亞等地,更有來自美國、加拿大的華裔藝術家,比較並探討華人世界中LGBTQ族群的藝術史,揭開同志面臨的困境,預告了未來社會風氣的改變。展出內容豐富,表現形式多樣,展期直至11月5號,由知名策展人胡朝聖策畫。

莊志維--《黑暗中的彩虹》 攝影/潘宥汝
當代美術館帶民眾走進彩虹世界

在當代美術館門口外廣場中央,藝術家莊志維的大型裝置藝術作品--《黑暗中的彩虹》與觀眾互動,佈展範圍延伸到一、二樓所有大小展間,樓梯也不斷重複播映動態影像,策展手法活潑多元。

在展覽入口形象區擺置的《黃衣少年》、《紅裙少女》,是身為同志的藝術家席德進老師的人物肖像代表作,以鮮明的色彩描繪正值青春年華的男孩女孩,強烈的塑造「男性」、「女性」的形象,代表著社會主流的性別價值觀。然而在兩種性別之間的灰色地帶,難道不能涵蓋更多元的可能性嗎?以此作品第一時間提醒參展觀眾,非黑即白的二元思考不能解釋一切。

黃馬鼎的四幅畫作,手語、監獄都代表了被禁錮的自由,隱晦的表達同志族群的愛慾正被限縮著;《我的瘋狂人生》更是鮮明的陽具形象衝擊觀眾視覺。最後以《半島玉》作結,為黃馬鼎因愛滋逝世前一年,在紐約休養的心情寫照,沙漠中的仙人掌代表了頑強,即使到了人生的尾聲,也要活出自我、貫徹生命的價值。

一樓走廊上放置了加拿大攝影家譚浩獨立發行的攝影刊物,突破了主流媒體報導的範圍,他將少數群族的聲音被收錄在一本本雜誌中,不被「搬上檯面」的生活型態嶄露無遺。

黃馬鼎--《參宿三》 攝影/潘宥汝

 

藝術家眼中的彩虹

台灣藝術家曾怡馨的二件仿名畫攝影創作,表述台灣同志歷史和非主流族群的社會地位,在2017釋憲法案前,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開會時,她仿照浪漫主義藝術家德拉克洛瓦的作品《自由領導人民》,追求同志權益的路程和法國七月革命有異曲同工之妙。曾怡馨表示,創作的過程尊重被攝者的自由意志,伴侶盟理事長許秀雯化身成畫中的自由女神,彩虹旗在空中擺盪,象徵革命的目標。

《奧林匹亞》則表達同志的社會地位正被壓制著,如同19世紀的妓女,但他們展現自我毫不卑微,面對不可抵抗的命運也絲毫不減勇氣,並藉由日常的環境來表述同性戀其實跟大眾沒什麼差異。曾怡馨指出創作這幅作品時,大致的跟朋友解釋藝術史及希望他們能自由發揮展示自己,拍出的成果非常讓曾怡馨驚豔,這幅作品中的展示者運用各種現成物暗喻自己的心情,像是照片裡的仙人掌,是如此中性堅毅。他們如此對自己身分的認同,使整幅畫展現自信的魅力。

曾怡馨--《奧林匹亞》引發民眾討論 攝影/潘宥汝
曾怡馨--《自由領導人民》引發民眾討論 攝影/潘宥汝
嚮往和諧共處的友善環境

樹德科大表藝系助教藍貝芝,受邀擔任此次展覽的導覽人員。以劇場表演藝術工作者的身分,跨界解說「光.合作用」展覽,提供觀眾朝向心靈層面的思考邁進。她表示LBGTQ的藝術家們時常將性別操演融入作品中,試圖用藝術翻轉社會對性別角色的定義,突破生理的限制,化身成為藝術家理想中的自我。本次展覽最主要是讓不同性傾向立場的觀眾進入他們不熟悉的世界裡,得以從LBGTQ的視野觀看社會;也讓同志族群的觀眾在其中獲得共鳴,感同身受。

當代藝術館駐校大使台大代表吳瑀俐說,身為生理女性異性戀,因為平時在包容友愛的同溫層裡生活,所以看展時感到非常驚訝,原來亞洲還有這麼多國家對非異性戀族群那麼不友善,不只傳統倫理上的不認同,甚至有相關的歧視法條存在。她認為社會對於一個傑出的天才是同志身分時,往往過於聚焦在他們的性別認同和性傾向上。然而,過於強調異質性的描述,真的能夠使社會更和諧包容嗎?

透過藝術消除對立

藝術是訴諸於感知的軟性說服,以創作或現成物表達被壓抑的慾望。同志爭取權益的路上,許多守舊派因為不了解而恐懼新思維。新舊觀念衝擊,造成社會上許多對立,然而,藝術家透過藝術這股感性的力量,也許能促成對立雙方溝通的可能。當代美術館的「光.合作用」展覽在這性傾向對立的社會中扮演認識LGBTQ的「初階課程」,它像是一齣紀錄片,紀錄著同志藝術史的脈絡,藝術家們用貼近生活的角度引導觀眾思考社會上性傾向的議題,且作品以容易親近大眾及印象深刻的方式展出。這種手法即是在創造異性戀觀眾接觸不同性傾向的可能性,使雙方得以相互理解、包容。地球上的生命依靠著太陽的能量生存著,而「光合作用」是唯一能捕捉此能量的重要生物途徑。「光合作用」生物利用太陽能合成有機物,貯存於分子中的能量將用來趨動植物細胞中的各項工作,同時這些能量也可被各種不同的生物所利用。「光合作用」提供植物延續生命的動力,代表了LGBTQ族群渴望的不是苟延殘喘地活著,而這族群帶來的影響為這社會增添更多的新能量及色彩,他們抬頭挺胸的散發出「光」折射出的彩虹。

註:(LGBTQ是英文女同性戀者(Lesbians)、男同性戀者(Gays)、雙性戀者(Bisexuals)、跨性別者(Transgender)與性別酷兒(Queer)的首字母縮略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