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權文化根深蒂固 印度女性受縛

記者 林庭羽、程于晏、王芳瑋、李瑞瑾、鄭詠心、許珮姿/採訪報導

2012年舉世嘩然的印度新德里公車輪姦案,主要強暴犯在紀錄片《印度的女兒》受訪時說:「一個巴掌拍不響,女人被強暴,自己的責任比男人更大。」然而,時間來到2017年,印度女性至今在身體、婚姻與職場上,仍遭受緊箍咒般的不公待遇。

種性根深蒂固 女性身體自主遭輕視

在印度,父權文化綑綁女性自由,主流的印度教教義也約束女性行為。儘管種姓制度已經廢除,但觀念仍根深蒂固在印度社會中。另外,落後的偏鄉教育,也使得女性不受性別平等尊重,低落的教育程度,繼而導致女性經濟能力與權力低落。

種姓制度將人分為四階級。此外,還有一種人被排除在種姓制度外,他們稱作「不可碰觸之人」,俗稱「賤民」,而女性在印度社會中的地位與「賤民」相當。製圖/李瑞瑾

「男生永遠比女生強,女生就是要服從丈夫,女生相較於男生就是比較低等的生物。」SOS reader專欄作家印度尤感慨,印度傳統具有男尊女卑的思想,致使男女權力失衡,父權思想深植社會各層面,長期貶抑女性地位。

2012年印度新德里發生公車輪姦案,一名女性學生與其男伴受到五名男乘客與司機毆打,女學生甚至遭強暴致死。此事件促使女性覺醒,全國各地開始舉行抗議行動,要求將嫌犯處以死刑。另警察制度也一併受到質疑,因基層警察多數來自具有濃厚父權思想的農村,處理女性案件並不積極,導致出現許多受強暴女性報案,反而被警察強暴,或被說服嫁給強暴犯的例子。抗議群眾亦要求改善警察系統運作、劃清轄區管理範圍以及增加女性警員數量。

新德里素有「強暴之都」的惡名,印度尤說明,很大原因是新德里有眾多來自不同城邦的移工,這些移工通常經濟狀況不穩定、受教育程度不高,並存有保守父權思想。此外,在異鄉孤立自生,沒有親朋好友的陪伴,負氣也常無處發洩,若遇到地位凌駕於自己的女性,可能就藉由強暴,滿足自我男性尊嚴。

「印度男人不會害怕因為強暴而受到處罰。」印度尤提到,該國司法體系鬆散,法官人數不足以能審理案件,更不能還給被害者正義。性侵判處死刑也是始於新德里輪姦案。此外,女性不相信警察,報案會受到親友歧視,甚至可能遭榮譽處決,因此很多性侵案件並沒有顯露於社會。且種姓制度也加重性侵情況,高種姓階級性侵低階的情況屢見不鮮,讓性侵成為社經地位不平所造成的暴力犯罪。

在英國殖民期間,雖有制定法律條文,但是法律落實不易,其中司法體系與警察制度環環相扣,讓許多人難以信任法律。2013年,印度政府迫於民意壓力,試圖修改「反強暴法」,但因過程倉促,施行效果仍有待商確。印度尤表示,德里輪姦案帶來轉機,除了讓女性更了解自身權益,父母也會挺身而出,不再認為受性侵是女兒的錯。

嫁妝決定待遇  婚姻生活受限制

寶萊塢知名電影《三個傻瓜》中,女主角拉朱的姊姊因未達男方對嫁妝的要求,而遲遲無法出嫁。身為印度媳婦,同時也是《嫁到印度當人妻》作者印度NG人七李文潔在書中舉例:一位新婚女性因為負擔不起夫家要求的家電,竟被公公及丈夫從樓上拋下。嫁妝制度所造成的悲劇怵目驚心,但在印度卻層出不窮。

對家庭來說,女嬰的出生可能是個噩耗,因其嫁妝將成為家庭未來的負擔,若無可觀的嫁妝,就代表她難以出嫁;就算出嫁也很可能因嫁妝太少而遭受婆家輕視甚至虐待。雖印度政府早在1961年制定《嫁妝禁止法》,但至今成效不彰,這種陋習在鄉村依然根深蒂固。

來自台灣的知名部落客湘夫人在踏進印度家庭、親歷該國傳統之後,發現城鄉差距以及教育程度是影響家庭對待女性最重要的因素。她表示,夫家普遍受過教育,氣氛較為開放,加上她是外國人,因此不論是與公婆相處,或在家的勞務負擔,都較傳統媳婦來得輕。嫁妝方面,湘夫人表示,夫家原本不想收取,但公公為了表現婚禮排場,滿足男方長輩面子,才請她準備嫁妝。

印度尤在《印度黑暗面?(二)從強暴來看女性弱勢的成因》一文中提及,傳統中印度女人應在用餐時,為家人不斷端上熱騰騰的麵餅,看盤子裡沒餅了就要趕快遞上,也就是說,女人是不會同時上桌吃飯的。嫁入孟買家庭的印度NG人七坦言,作為印度媳婦並無與台灣媳婦不同,打掃、準備三餐、打理起居等,所要負擔的家務都相同。但她也分享,確實經歷須不斷擀麵皮、烤麵餅,無法坐下與全家一同吃飯的情況,且因當地習慣飲茶,需每日沖泡多次茶水給公婆享用。但因為身在觀念開放的家庭,自己並未被視為傭人。

傳統印度女性為維持家庭生活需做許多粗重工作。照片來源/ Wikipedia

湘夫人回想有次丈夫替她倒水,就被婆婆取笑「通常只有妻子替丈夫倒水,現在是丈夫要幫太太倒水了」,話裡雖有戲謔,但也表現出婆婆的開明與接受。對於男女必須分桌用餐的傳統,湘夫人則說,除非親戚聚會,否則不會被要求分桌吃飯。

在印度,女性地位遠低於男性,雖然大城市及受過教育的國人想法已漸漸改變,但偏遠地區重男輕女的觀念仍相當嚴重。人口多、城鄉差距大,致使教育落實不易,要想改變現狀,恐怕還需更多時間及努力。

玻璃天花板隨處可見  職場地位受忽視

「整個辦公室裡完全沒有人看著我說話,他們全部看著Samir,即使Samir告訴他們我才是真正的老闆,他們卻連看我一眼都不願意。」Sapna是印度影音公司製作人,在商業會議中,她被全體與會男性忽視並以這種方式「隔絕」。Sapna輕嘆,「這就是印度女性工作者的困境,那整桌的人甚至沒有辦法正眼直視我。」

「結婚,便結束職場。」印度尤表示,女性在職場的生存會隨婚姻而變化,直到現今,都市與鄉村依舊有著兩樣情。農村女性很少有工作機會,就連市集裡的內衣販售者都以男性居多。相反的,隨著經濟發展,家庭結構改變,都會女子無論結婚與否,都有工作的需求。

印度市集中販售商品者多為男性。照片提供/印度尤

 

印度市集中販售商品者多為男性。照片提供/印度NG人七

根據印度在線招聘網站Monster India發表的薪資指數,同樣工作男性的收入比女性高25%,男性平均時薪為345.8盧比(約新台幣161元),女性為259.8盧比(約新台幣121元)。印度NG人七表示,過去任職公司裡的女同事,婚後多因家庭及小孩離職。考量女性因結婚、懷孕而必須有的婚假、產假成本,公司升遷以男性居多,很少有女性主管。此外,Monster India對印度一線城市的2000名職業女性所做的問卷顯示,即使薪資待遇相同,仍有62.4%的受訪者認為男性更有晉升機會;而有68.5%受訪者對印度職場的性別平等感到擔憂。

職場性騷擾問題也相當嚴重,國際服飾品牌創辦人Shalini無奈地說:「不只一次收到男員工的騷擾與威脅簡訊,只能在整個工廠裝上攝影機。」印度NG人七也舉例,「之前的公司有發生CEO對女員工性騷擾的案例,後來呈報上去,雖這名CEO遭解雇,但後來仍受雇於一間大型企業。沒有甚麼嚴重懲處。」。

截至2014年六月,印度2/3的上市公司都沒有女性董事。為改善嚴重的性別失衡,當年通過法案,規定上市公司的董事會,至少要有一位女性董事。即使印度經濟正在起飛、教育程度提高,但女性就業的狀況還是很差,根據聯合國統計,印度女性勞動力參與率低於30%。印度尤提到,印度的女性勞動力沒有完全釋出,若女性進入職場的比率提高,GDP便能隨之增加。

宗教文化、教育程度、傳統父權觀念等因素,導致印度女性在身體、家庭、職場各方面遭遇不公對待。女性被視為男性附屬品,只許在家相夫教子、聽從男性命令,不得在外拋頭露面。在印度,如何大幅改善女性境遇、正視女性權益,仍是有待努力的一大挑戰。

印度街頭多為男性蹤影,少見女性在外。照片提供/印度NG人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