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頭兩「視」界 攝影師化身陪跑員

記者 鄭巧婷、黃昱翔/台北報導

台北渣打馬拉松首次開放視障組選手報名,攝影師簡佩玲藉由陪跑繩牽引著視障選手,沉重步伐下,緩緩地踏過終點線,為自己首次陪跑,刻下一個難忘回憶。

陪跑員簡佩玲與視障選手。圖片來源/簡佩玲提供
陪跑員簡佩玲與視障選手。圖片來源/簡佩玲提供

簡佩玲從事街貓救護工作,被人尊稱為「貓夫人」,兩年前看到路跑賽的貓咪獎牌,本來討厭運動的她,為了獎牌而踏入跑步這項運動,去年參與名古屋馬拉松後,她認識一名陪跑員協會的朋友,因想幫助他人,簡佩玲便一同參與陪跑員的培訓課程。她表示,原本只是抱持著幫助別人的心態,在擔任陪跑員後才發現是視障跑友們在鼓勵著自己,視障跑友很放心將陪跑繩交給她,貓夫人說:「他們很樂觀,本來想說要幫助人,反而卻像是被他們幫助。」而培訓課程中,也有體驗盲眼跑步的感覺,黑暗中的恐懼感,讓她更佩服這群視障朋友。

參與台北渣打馬拉松的視障選手出發前。圖片來源/簡佩玲提供
參與台北渣打馬拉松的視障選手出發前。圖片來源/簡佩玲提供

同時身為一名攝影師的簡佩玲表示,每張拍出的相片,永遠是在捕捉別人的鏡頭,主角永遠是別人,心中無法感受到實際參與的感動。相較攝影,實際當陪跑員,成為被別人捕捉的主角,除了對自己感到驕傲外,能幫助視障選手使他們完成賽事,自己心情上獲得的成就,並不是按快門就能體會到的。

簡佩玲原本為一名愛貓的攝影師。攝影/鄭巧婷
簡佩玲原本為一名愛貓的攝影師。攝影/鄭巧婷

這次參與台北渣打馬拉松,初次當陪跑員的簡佩玲與視障夥伴喜獲第六名佳績。即便日常練習再艱苦,她指出,只要能獲得快樂心情,再累也沒關係!視障組跑者呂冠霖,這次渣打馬拉松也獲得半馬視障組的第四名,他提到,與陪跑員默契培養的關鍵在於節奏,因為視障選手看不見,所以陪跑員的速度絕對不能忽快忽慢,否則會很難安心向前跑。

完賽後的視障選手與陪跑團們。圖片來源/簡佩玲提供
完賽後的視障選手與陪跑團們。圖片來源/簡佩玲提供

愛上跑步的簡佩玲,今年還報名參加東京馬拉松,她希望未來還能帶領這些視障選手一同參加法國紅酒馬拉松或是比利時的啤酒馬拉松等賽事。「幫助他人的動力來自成就快樂!」貓夫人用她的相機捕捉各種豐富景色,也用她自己的眼睛做視障選手的光,鏡頭中映照出的開心滿足,使她生活過得更有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