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線員》導演訪談 深入英國性產業黑幕

記者 蔡曉松、易俐廷/台北報導
recp-day-11-1112730
由金馬影后陳湘琪,新生代演員紀培慧主演的台灣電影《接線員》,以英國移民性工作者的生活與鄉愁為主題。 圖片提供/台北金馬影展

入圍奈派克獎 新銳導演的創作歷程

由《迴光奏鳴曲》金馬影后陳湘琪、《危險心靈》紀培慧主演,新銳女導演盧謹明執導,台灣電影《接線員》尚未於院線放映,先在今年「2016 台北金馬影展 ── 台灣製造」單元與觀眾見面。本片入圍當屆金馬影展會外獎項「亞洲電影促進聯盟奈派克獎」(NETPAC),與《白蟻》同為台灣代表,將與來自尼泊爾、新加坡、日本、韓國……等國家,共十部入圍影片中角逐獎項。

金馬影展與奈派克獎的淵源從 2007 年開始,為了鼓勵亞洲新銳導演的優秀作品,發掘新生代影人,金馬影展於當年增設奈派克獎。獎項由三位資深評審共同評選,並在影展期間邀請入圍影人來台,與台灣觀眾分享創作經驗。《接線員》入選其中,討論嚴肅的移民性工作者議題,以在英國留學的台灣女孩 Tina 為主角,描述她因為無力負擔房租,而前往色情按摩院擔任為嫖客與性工作者對口的「接線員」角色。

台灣電影近年偏重商業發展,類型以青春愛情、賀歲喜劇為主流,願意收起情愛與嬉鬧,認真觀察社會現象的劇情電影,在市場上彌足珍貴。盧謹明在倫敦攻讀藝術博士,在片場從助理做起,不斷累計實務經驗,終於以導演的位置,將心中想說的故事透過電影一吐為快。

dsc03925
在奈派克獎的媒體茶敘上,盧謹明導演分享電影《接線員》創作歷程。 圖片提供/台北金馬影展

以社會事件為誘因 進入「性產業」世界

《接線員》的創作初衷,來自盧謹明在英國生活時聽聞的社會事件:一名叫 Anna 的女孩,在倫敦希斯洛機場(London Heathrow Airport)外的交通鬧區,從天橋上頭墜落快車道自殺。

這個自殺的女孩是在非法按摩院工作的華人移民,以按摩院作為掩護,私底下從事性工作。這起事件引起盧謹明的關注,開始進行一連串的田野調查,訪問與 Anna 共事的英國性工作者們。從最基礎的吃飯、聊天開始,盧謹明一步步打開這些非法移工女孩的心防,讓她們願意把故事分享出來。

盧謹明提到,在《接線員》電影中描繪當地幫派份子來按摩院進行勒索,或是嫖客在按摩院中對小姐提出多樣不合理的要求,都是藉由田野調查獲得的訪問資料,把眾多細節重新還原成一個真實的故事。

用民宅當掩護 非法按摩院的猖獗時期

提起影片的拍攝場景,盧謹明提起這種成立在社區當中的個體戶按摩院型態。在 2008 年的英國,當時的地下性產業盛行在社區發展,外表看起來只是一般民宅,但是進去後卻別有洞天。這種非法按摩院通常以三、四個月為一個週期,一旦被警察掃蕩又會馬上轉移陣地,在其他地方另租新房,繼續營業。

然而,英國的性工作型態近期又有轉變,開始以純按摩的名義,轉移到中國城(China Town)發展。現在這樣以民宅為掩護的非法按摩院已不流行,《接線員》則為那個時期留下一筆影像紀錄。

recp-day-11-1112391
台灣新生代演員紀培慧,在片中演出色情按摩院的「接線員」Tina,是電影中的主要視角。 圖片提供/台北金馬影展

讓演員進入角色 實地進入按摩院應徵

她們會告訴我,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像是一塊肉。

在電影開拍之前,為了讓演員能夠親身感受工作環境,盧謹明親自帶著陳湘琪與演員范時軒,走訪倫敦中國城的非法按摩院進行應徵。回憶當天經驗,當地的華人女老闆不疑有他,接受應徵,並且在實習過程中將行業的規矩、工作時間詳細的向兩人說明,有助於電影中的呈現更顯真實。

「當我跟她們(演員)討論的時候,她們會告訴我,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像是一塊肉。」提起演員在拍戲中的經驗分享,盧謹明回憶起這個生動的比喻。在揣摩性工作者的過程中,開始對性工作者物化自己的心路歷程,有了更深入的體悟,盧謹明認為,當這些性工作者同時相處在同一個空間中,有時反而像是一群動物在相互殘害,而其中人性的殘存和轉折,就成為《接線員》電影的表現空間。

接近與疏遠 以兩種鏡頭語言呈現

為了呈現出按摩院中嫖客、性工作者的來去,盧謹明以手持鏡頭跟隨角色的移動,讓電影的鏡頭更有流動感,強調按摩院的忙碌與生氣。除此之外,電影中也以較高位置的鏡頭,呈現出一種全知的角度,讓角色多了被凝視的感受。

盧謹明強調這兩種觀看角度的切換,有時候遠遠偷窺這些角色的生存、互鬥、互助,有時候則以親近的觀點,讓觀眾能夠在她們身旁。以兩種鏡頭角度的切換,去呈現出主觀與客觀的觀察視角。

dsc03897
盧謹明導演為了忠實呈現英國的華人性工作者生態,做足調查與考證。 圖片提供/台北金馬影展

「接線」不只連結他人 也希望能與自我對話

最後,回到電影的內涵。盧謹明提到以「接線員」為主題的初衷,不只是接起嫖客與性工作者的生意需求,也希望重新接起一段關係。年輕的台灣女學生 Tina,與已經在性產業打滾許久的 Sasa,兩人性格互相呼應,正好藉由這段奇妙的友誼,開啟她們與自己的對話橋樑。除了性工作者的故事之外,《接線員》也同時是一個自我省思的故事,在人生路程中重新反思自己的定位。

完成了《接線員》的拍攝,盧謹明也在構思未來的下一個拍攝計畫,希望能回到台灣拍片。《接線員》在結束金馬影展的放映之後,目前暫無放映計畫,但是有望於明年春、夏季進行院線放映,很快就會與台灣觀眾正式見面。

挑戰性工作者故事與移民情感的邊緣題材,盧謹明並沒有選擇國片市場中最受歡迎的愛情、喜劇類電影來完成自己的首部創作。正如電影中 Tina 從無到有地與身邊的女孩建立關係,或許《接線員》的挑戰,也將為國片打開一扇新的窗口,讓更多觀眾見到台灣電影的創作生命力。

《接線員》入圍金馬影展奈派克獎,作品表現備受肯定,有望於明年上半年與台灣觀眾見面。 圖片提供/台北金馬影展
新銳女導演盧謹明的首部作品《接線員》表現備受肯定,入圍金馬影展奈派克獎,有望於明年上半年與台灣觀眾見面。 圖片提供/台北金馬影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