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黃 Uber 大鬥法 民眾觀點兩極化

記者 程怡靜、黎海陽/台北報導

Uber 未申請登記為運輸業卻違規載客,導致計程車業者怨聲載道。針對計程車與 Uber 戰火延燒,民眾各有看法,認為兩者皆有利弊,而當務之急就是提升計程車的競爭力,滿足市場需求。

Uber與私家車結合,掛著創新的旗幟經營,因強調安全與舒適,深獲不少粉領族的喜愛。攝影/程怡靜
Uber 與私家車結合,掛著創新的旗幟經營,因強調安全與舒適,深獲不少粉領族的喜愛。攝影/程怡靜

Uber 服務品質佳 小黃便捷性高

Uber 以創新為賣點,打著與私家車合作的方式急速攻占台灣市場,提供載客車輛租賃服務,乘客可使用行動應用程式叫車、評價,並且統一以信用卡付款。不過,也因為 Uber 的服務形式就如同計程車,卻在費率、車體和保險上都無須受到政府規範,因而受到計程車業者的排擠,認為 Uber 摧毀傳統計程車公司與汽車租賃公司產業的運作基礎。

透過手機應用程式,民眾可預先得知車資,比起小黃一趟70元起跳,Uber甚至還可彈性議價。圖片來源/ Uber App
透過手機應用程式,民眾可預先得知車資,比起計程車一趟 70 元起跳,Uber 甚至還可彈性議價。圖片來源/ Uber App

對比傳統計程車和 Uber,民眾趙允彤表示,從車資,服務品質和汽車保養層面來看,顯然 Uber 略勝一籌。Uber 的車資較低,再加上 Uber 有評分機制來監管司機的服務態度,因此若是要在者間做出抉擇,她還是會選擇乘搭 Uber;然而另一名民眾陳怡安則有不同的看法,她認為計程車的優勢在於巡迴攬客,而 Uber 並沒有提供類似的服務,只能提前預約,對於趕時間的上班族或學生來說計程車或許更為方便。

計程車招呼站多設立於機場,捷運站及購物商圈等人潮密集地,為欲叫車的旅客和民眾提供了不少便利。攝影/程怡靜
計程車招呼站多設立於機場,捷運站及購物商圈等人潮密集地,為欲叫車的旅客和民眾提供了不少便利。攝影/程怡靜

受限於法規約束 小黃競爭處下風

目前全台灣共有 8 7000計程車司機,而在 Uber 網路媒合平台下登記為駕駛的人數約有 1 萬多名,縱使在駕駛人數上佔據明顯優勢,但面臨 Uber 的衝擊傳統計程車業卻顯得無力抗衡,對此台北市汽車駕駛員職業工會理事長鄭力嘉解釋,Uber 的優勢全然建立於立足點的不平等,Uber 不受經營汽車運輸業的法規管制,所以打從一開始計程車就已經輸在了起跑點上。他指出Uber 在台灣申請「資訊服務業」,卻從事「運輸服務業」的營利行為,明顯違法,既然是非法,投資成本也相對較低,更何況 Uber 的運價車資比計程車便宜將近一半,自然能成功擄獲消費者的心。Uber 以殺價競爭的方式進軍台灣市場搶奪計程車司機生計,造成計程車營收下滑約 4 成,而礙於法規的限制,計程車費率只能採取單一費率制,依照計費表收費,光是在這方面計程車就已經沒辦法和 Uber 競爭。

一般計程車車身統一漆成黃色,原本是為了提高辨識度,保障乘客安全,可現在卻成了計程車遭批評的原因之一。攝影/程怡靜
一般計程車車身統一漆成黃色,原是為了提高辨識度,保障乘客安全,如今卻成為計程車遭批評的原因之一。攝影/程怡靜

「檢舉獎金」挨批 民盼提升小黃競爭力

Uber 進軍台灣將近 5 年的時間,儘管政府和計程車業者都已想方設法制裁 Uber ,但至今為止都還未見成效,Uber 的數量更是與日俱增。為了讓 Uber 受到應有的法律處分,行政院擬修改公路法,增設檢舉 Uber 就會發放獎金的措施,希望借助民眾的力量取締 Uber,但這項舉措卻意外地引來了部分民眾的抨擊與謾罵。民眾詹欣哲表示無法苟同政府的做法,Uber 既然能夠獲得消費者的青睞就勢必有其過人之處,與其耗時耗力去對 Uber 進行管制,政府還不如將心力擺在檢討計程車的劣勢上,加緊腳步提升計程車的競爭力,讓乘客回流。

鄭力嘉也提到,Uber 確實有值得參考的地方,以服務品質為例,小黃駕駛質素參差不齊,而 Uber 因有評分機制作為衡量服務品質的準則,司機才不敢懈怠。但他認為,現階段而言政府應該採取更強硬的手段讓 Uber 屈服在台灣的法律體系下,而他也表明願意接受跟合法的 Uber 作出良性競爭,「如果是合法的司機和合法的車輛,駕駛朋友就可以有多一個車隊做選擇,這才是良性競爭!」

台北市汽車駕駛員職業工會理事長鄭力嘉坦言,若Uber願接受法規約束,他絕對贊成Uber 進入台灣的計程車市場公平競爭。攝影/程怡靜
台北市汽車駕駛員職業工會理事長鄭力嘉坦言,若 Uber 願接受法規約束,他絕對贊成 Uber 進入台灣的計程車市場公平競爭。攝影/程怡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