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書票 版畫中的珍珠經費短缺 國內推廣有限 – 1730期

德國版畫家以浮世繪技法設計出一只十公分見方的藏書票,浮貼於書的扉頁,這本書隨著日人據台進入台灣,復興商工美工科教師江健昌說,依附於書上的藏書票,像書的身分證,只有當書本存在時,藏書票才有意義。日據時代,《日日新報》社長河村徹和台北帝國大學教授植松安等人,發起組織「台灣愛書會」,藏書票就隨著日本人提倡愛書運動的潮流進入台灣,隨即引起文化界人士的認同,台灣學者賴建銘及作家楊熾昌也加入藏書票製作行列。江健昌說,接觸藏書票與整理相關文獻的還是那些人,只是有些人漸漸不做了,有的則開始收藏。近十幾年來,台灣藏書票運動才又開始在各地展開,例如台北縣政府推動國小實驗教學、復興商工指導製作藏書票,及推廣藏書票的團體舉辦國際性大展等。江健昌指出,台灣早期以推行版畫技術製作藏書票,但是版畫教學多侷限在少數美術科系學校,社會上又缺乏相關教學團體,不但造成研修版畫專業技術人才少,國內也沒有足夠市場讓創作者發表作品,或者提供收藏的管道。對少數推行藏書票的團體而言,經費短絀是一大問題,江健昌以自己籌組的彩印藏書票學會為例指出,該會成員常自掏腰包購買材料,走入各社區指導創作藏書票。組織彩凡、彩石、彩拓等彩字輩畫會的江健昌,製作版畫二十幾年,創作藏書票卻是十幾年前才開始。當初,他為了讓更多人接觸版畫技巧,將技法運用在生活中,便想到可以「從小做大」,推動小張藏書票製作教學。江健昌樂觀地說,期待有朝一日,研修者也能自己創作大張版畫有興趣請洽(02)22423641彩印藏書票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