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社桌 六社團苦候 校方尚無解決方案 召募成員困難 – 1722期

當大部分的社團陸陸續續舉辦活動的同時,卻還有六個社團正苦於沒有社桌使用。課外活動組表示,學校場地有限,希望同學耐心等候;而沒有社桌使用的社團,除了表達希望盡快領到社桌外,也期待校方針對不同社團需求安排更合適的活動場所。課外組﹕只有忍耐 等候遞補課外活動組助教謝佳錩表示,對於社桌不足的問題,校方目前仍沒有解決方案,現在是以遞補的方式,一方面淘汰營運不佳或評鑑不良的社團;一方面讓新社團逐一遞補根據過去經驗,每個學期大約都有二到三個社團取消,希望仍在等待的社團能夠耐心等候。至於社團評鑑方面,謝佳錩也重申,每個社團每學期都需達到五十分以上才可繼續經營﹔他表示,社團辦活動固然重要,但行政工作也不可忽視。由於有少數社團在活動紀錄、財務狀況方面交代的不是十分清楚,這都會影響到整個社團的評鑑分數。倒社社長記大過 無稽之談同學間有著一種說法,若社團倒閉,該社長會遭校方記大過處分。針對這樣的說法,謝佳錩澄清,完全是無稽之談。謝佳錩說,目前在社桌問題還沒具體解決方法前,沒有社桌的社團,可以尋求與其他社團合作,共用社桌。調酒社﹕招募新生遇困境針對校方的解釋,調酒社社長蔡尚信認為,社桌的數量有限,對新成立社團影響相當大,欠缺固定的場地,招募新社員的推動面臨了一定的困難,而且召開會議以及社員的聯繫也是一個問題。他對學校社團空間有限表示了解,但仍希望學校加強和社團的互動,增加對社團的幫助。棋社﹕影響社員感情交流棋社社長李佳陽表示,沒有社桌讓社員間彼此交流,以及讓同學認識新社團,的確很麻煩,目前的做法是先在資管系學會前放置桌子,暫時充當社桌,再耐心等待社桌的到來。音研社﹕只有社桌 幫助不大音樂研習社的社員郭宏麟,對於社桌的分配頗有微詞。他認為音習社是常常需要練習的社團,加上每次練習都要用到不少的器材,因此若僅僅有一張社桌,對他們的幫助實在是不夠。其實不只是音習社,他認為同樣性質的國樂社、管絃樂社、吉他社等,都面臨了同樣的問題。音樂性社團 需有團練空間郭宏麟認為,上述的社團基本上應該有專屬的教室,一方面練習時不會吵到其他同學,二方面使用的樂器也才有保管之處。他特別質疑學生議會及學生活動中心等單位,認為這些單位有專用的教室,然而卻不常使用,似乎太過浪費也欠缺公平。學生議會議長針對此事,除了不表認同外,不願多說什麼。光啟社﹕影響不大光啟社則對缺乏社桌的情況處之泰然,社長羅敏文說,他們是宗教性社團,主要是凝聚校內信奉天主教同學,招生通常是透過該地區的教堂,與新進的教友同學做聯繫,即使沒有社桌,也不影響招生活動,另外,她也說,由於社員人數並不多,彼此連絡聚會,沒有太大問題不過她還是希望能快點有一張社桌,或在校內有一較醒目的據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