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新圖書館遊民 疫漏洞 – 1768期

(文接頭版)附近居民表示,老婆婆在那裡靠撿破爛維生已經很久了,而景新圖書館外也經常會有遊民聚集,多則數十人,少則兩三人。老婆婆說,來這裡的遊民大部分都是睡一晚,隔天就走了,她說曾看過遊民喝酒鬧事,不僅把她嚇壞了,還把環境弄得一團亂,最後還是由她來收拾。提及遊民群聚在圖書館外的問題,張水柳說,遊民過去人數比較多,他們大多游手好閒,不事生產,經警察驅趕後,現在數目已減少。SARS衝擊 街頭遊民成隱憂針對萬華區龍山寺爆發的遊民感染SARS事件,文山區衛生所有何因應之道,衛生所護理長方麗雪說,遊民因為人數及行蹤皆很難確實掌握,的確是社區感染的一大隱憂,但限於人力、物力的考量,目前衛生所也只能請求各里鄰長,甚至是社區民眾大家一起留意,一但發現可疑病例就盡速通報相關的衛生單位,讓遊民引發社區感染的可能性降到最低。黃姓遊民撿破爛維生傍晚六點,在景新圖書館空地,一位穿著簡陋的遊民躺在地上休息,他姓黃,屏東麟洛鄉人。他說起淪落為遊民的經過,因為家裡很窮,國小沒畢業就開始工作。父母早年替別人種田謀生,黃先生退伍後,不幸父母雙雙過世,成了孤兒。五年前帶了約兩萬塊上台北打拼,運氣不佳,皮包在台北火車站被扒走了。當時人擠人,一直到要掏口袋時,才驚覺皮包早已不見。黃先生強調,最糟糕的不是錢不見,而是連放在裡頭的身分證都丟了,這對剛起步努力找工作的他來說,是個非常不好的開始。黃先生本身是一位模板工人,但大部分是做臨時工,有錢賺就多少賺一點,沒錢賺就喝西北風過日子,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黃先生說,這幾年經濟不景氣,工作難找,加上沒身分證,老闆不敢請他工作,之前又因工作不小心,腳底被剛切下來的鐵片燙傷,傷口處理不當導致起膿無法癒合,不僅不便於行連工作也丟了,所以每天只能靠收紙箱、厚紙板及其他破銅爛鐵維生,一天最多賺到九十幾元。黃先生表示,能有這些微薄收入養活自己就很滿足了,但他仍懷抱著希望,盼有一天能找到正式工作,討個老婆過後半輩子,這是他最大的心願。問他為何不進遊民收容所接受照顧時,黃先生表示,因為不想受到束縛,進收容所不僅得經過繁瑣的程序,還有門禁且不能抽菸喝酒,不如一個人來去自如,無拘無束自由自在流浪來的好,黃先生說:「反正我是孤兒,一個人慣了啦!」張姓女遊民 腳傷花光存款另一位遊民是張小姐,出生於高雄,家有八個兄弟姊妹,媽媽愛賭博,導致家中經濟情況不好,從小就被送去當養女。長大後到台北發展,不幸發生車禍,當時她右膝蓋血流不止,送到急診室已呈半昏迷狀態,肇事的自小客車車主,要她簽下和解書,然後賠了一萬五千元便拍拍屁股走人。她當時意識不清,心想反正沒錢和人打官司,有賠總比沒賠好。誰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她治療膝蓋的醫藥費,花光了她所有的存款,窮途潦倒,身無分文的她開始過流浪的生活。張小姐表示,目前有善心人士可憐她,讓她每天到家中盥洗保持清潔,三餐則自己想辦法。改變環境 避免遊民聚集景新圖書館主任彭武煥說,圖書館從九十年十一月開館後半年,出現一群游民占住館外的正面空地。因擔心他們在此聚集將傷害民眾,曾請警察協助驅逐,但實際上沒有法條可以管理遊民問題。彭主任表示,原則上館方不允許他們暫住在正門影響館外環境,同時不開放一樓洗手間,避免遊民聚集。彭主任說,環境是吸引遊民聚集的主因,館方未來計畫將一樓改成複合式餐廳,希望改變環境讓遊民離開此地。彭主任強調,附近里民對於遊民的存在,早就習以為常,反而是來圖書館的讀者家長會擔心自己的小孩子受到傷害。警方只能治標不能治本文山二分局員警蔡坤龍表示,關於遊民問題,警方站在協助處理的角色,經民眾通報後,將配合社會局及衛生局一同處理,如果遊民沒有攻擊性或破壞環境衛生的行為,基於人身自由權,不能強制取締,加上景新圖書館遊民早出晚歸,驅趕他們只能治標不能治本。景新圖書館三樓文山區婦女暨家庭服務中心的社工員李小姐表示,遊民並不會對他們帶來什麼大困擾,但對附近居民而言,遊民卻如一顆不定時炸彈,可能帶來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