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鐵不轉行 老師傅走過半世紀 – 2157期

在黝黑、高溫的磚窯前,白髮蒼蒼的打鐵師傅揮汗如雨敲打著燒紅的鐵。鏗鏘的打鐵聲,從羅斯福路六段上一間小小的打鐵鋪傳了出來,這裡就是謝次郎(見左圖,攝影/林宏村)的手工打鐵店。

打鐵鋪位於騎樓下,沒有燈光絢爛的招牌與光彩煥發的店面,斑駁漆黑的磚牆掛著一幅神像,不過神像已被歲月侵蝕褪去了色彩;磚窯旁擺放與人差不多高的器具,那是用來塑型的舊式打鐵機器。老舊的店面與附近光鮮亮麗的店家形成強烈的對比,但謝次郎先生似乎不以為意,駕輕就熟的敲打鐵器,勤快俐落的添著煤炭。霎時,時光彷彿倒回50幾年前的景美,17歲的謝次郎投入了學徒的行列,每天跟在師傅旁邊學習,從旁仔細觀察師傅的一舉一動,慢慢摸索其中的訣竅。謝次郎說:「以前工作沒有像現在那麼好找啦!那時候打鐵已經可以賺很多了。」早期景美地區居民大部分以農業為生,種田需要鋤頭、鐮刀等鐵器,而一般家裡常用的菜刀,也要交由打鐵師傅訂做,所以打鐵業在當時算是收入優渥的行業之一。

少了農具與家中鐵器的訂單,謝次郎偶然接下了修復電動鑽頭的任務,由於多年功夫累積,為他的專業技術奠定穩固基礎,加上製成的鑽頭品質好又耐用,訂單源源不絕。謝次郎分享:「有一次接到大量的訂單,整天修復了快200支的鑽頭,但是看到客戶喜悅的心情,不管再辛苦都覺得非常值得。」

談到打鐵行業面臨工業時代來臨的衝擊,有沒有想過要轉行,謝次郎笑說: 「怎麼可能轉行,現在要我去學別的也學不起來了。」一旁的余姓民眾也說: 「年輕的時候上來北部打拚,經過好幾年才熬出頭,轉行真的不容易,更何況有一技之長,為了家計一定要撐下去。」憑藉著對打鐵的熱情與一家之主的責任,謝次郎沒有轉行,繼續拿著鐵鎚敲打手中熾熱的鐵器,鏗鏘的每一聲都是他對這個行業的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