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的解放 – 2143期

西元2012年由美國女導演Lina Esco拍攝的「Free The Nipple」電影,因其內容涉及女性乳頭畫面,發行及放映時受到阻礙,她轉而在現實生活中發起解放乳頭運動。今年初冰島一位少女Adda Smaradottir在臉書上發布個人裸上身照以響應運動,最後遭臉書下架、檢舉,更受到網友惡意的言論攻擊。而此事件也引起許多人注意,在台灣,「性解放の學姊」臉書粉絲專頁募集、發布網友裸上身相片,以響應、支持該運動。

「性解放の學姊」臉書專頁由一群好朋友自發創辦,至今已成立半年,以關心性別議題為出發點,該專頁管理員范綱皓表示,透過粉絲投稿、演講分享等各種活動,藉此改善性別關係和社會大眾對自己身體的看法。范綱皓回憶,起初在粉絲專頁分享國外「Free the nipple」的報導,並翻譯成中文給台灣民眾觀看,沒想到引起許多人的迴響,也得到媒體的關注,讓他們開始討論發起台灣版「Free the nipple」的聲援。

「性解放の學姊」上發布的內容以粉絲的投稿為主,除了網路的部份,他們也會舉辦兩性專家及女性權益協會的演講。經營這個粉絲專頁有一定的困難,在網路公開發表裸照,有一定的風險,可能會被檢舉或是觸法。范綱皓提到,在活動初期,他們在發表照片的時候,粉絲專頁就被臉書系統自動審查,他們的第一個粉絲專頁因此被檢舉下架。後來再辦第二個粉絲專頁—─「性解放の學姊2.0」,現有近6萬人按讚關注。

范綱皓說,他們另一個目的希望挑戰刑法第235條,法條中提到散布、播送或販賣猥褻之文字、圖畫、聲音、影像或其他物品,或公然陳列,或以他法供人觀覽、聽聞者,會被判刑或罰款。范綱皓認為,女性裸上身的照片會被定義為猥褻, 但除了女性的胸部外,女性的腿、腰等其他部位也會讓男性產生慾望,對此他質疑,為何刑法中只有胸部的照片被定義為猥褻,他表示,法官在判刑時通常以男性的角度判斷該照片是否猥褻,另外,有些女性看到男性裸上身也會有慾望,但男性的胸部照卻不會被判定為猥褻。總括而言,范網皓認為女生的慾望被壓抑,女性脫衣與否是自己的選擇,也是她們的權利。他表示,所有人都能自由自在的生存,透過粉絲專頁讓大眾解放性別,同時也解放自己的身體。

對此,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學士班學生王詩婷表示,在看到性解放の學姊的活動訊息,以及有關冰島裸上身女孩相關網路文章,才開始注意女性乳頭解放的議題。相當關注多元成家、性工作者等性別議題的她認為,自己對於性別平權運動,僅是知面上的理解,卻無實質行動,而在看到周遭許多朋友皆站出來投入運動,她認為,與其紙上談兵,不如一同參與,以行動支持女性身體自主理念,因此,她開始分享自己的裸身照至自己的臉書以及性解放の學姊粉絲專頁。

王詩婷指出,女體的展露會使人產生情慾是極為自然的事,「只要不造成對女性的傷害,沒有不可以。而女體亦不應在父權社會中被不平等的禁錮。」王詩婷坦言,社會大眾對於女性身體具刻板印象,大眾崇尚潔白無瑕、姣好的體態,讓她對自己身體缺乏自信,且社會認定女性公然裸身為不檢點的行徑,造成她對自己裸上身的行動,因社會觀感而遲疑、畏懼。但在分享自己裸身照片的過程中,她開始對自己身體產生認同而萌生自信,並發現對於公開裸身照的恐懼與壓力,其實源於自己過度想像外界撻伐聲浪而導致。

王詩婷表示,生活周遭或和家人、同儕互動時,皆充滿性別不平等的待遇。她提及,清華大學學生曾舉辦「泡泡趴」活動,註明女性只要穿著比基尼泳衣,即可享減價優惠,是促成女性商品化的幫兇。然而當有志之士藉由公開裸身照,推動女性身體自主訴求時,臉書卻以固有「女性半裸相下架」的審查機制,自動檢舉、移除女性裸身照,男性照片則保留。王詩婷認為,社會風氣對於女體的解放依然保守,正因如此,才更要持續推動,透過參與行動,為社會大眾帶來反思的機會,更期望能攜手促成改變。

西元2015年5月6日凌晨3點,國立政治大學學生社團「性別平等工作坊」展開籌備1個多月的「圍政行動」,他們將一系列的標語與裸照,張貼在校內停用的行政大樓圍籬上,雖然在行動後2小時即遭校內修繕小組拆除,但是他們希望能夠喚起學生對於性別平等的意識。

照片中,他們將大眾所定義男生和女生日常生活的行為相互對調,例如男生穿裙子、女生站姿帥氣,希望透過這組照片破除許多人的性別迷思。性別平等工作坊引用美國女大學生Rosea Lake的創作靈感,結合社會認為女生裙子穿越短就越放蕩的道德觀,將尺標放在模特兒旁邊,每個刻度分別代表社會看待這個人的眼光,告誡社會女性擁有穿衣展現自我的自由,不應該被大眾的主觀意識所定義。

圍政行動發起人之一的邱婉婷無奈地提到:「在台灣這個進步的社會,大眾認為國家大事當前,社會議題不是重要的議題。」另一名發起人楊家朋也表示:「要達到真正的人類平等,性別議題也是一個與經濟、政治等相同重要的議題。」

最後,邱婉婷與楊家朋也說,無論是Free the Nipple還是圍政運動,許多性別運動總是在一陣流行過後就沒有人再去關注,讓好不容易開始被重視的性別議題再度石沈大海,在這個不斷呼籲性別平等的社會當中,每一個人都更應該由自身徹底建立性別尊重、擁抱差異的正確觀念,才是這些性別運動真正期許社會能夠達到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