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藍色憂谷 – 2132期

青少年身心不全 人際關係影響大

「你台北來的了不起喔!」現居於土城、國中一年級的卡妮(化名),遭受同儕之間的排擠與言語霸凌,加上因學習表現不如自身預期,抗拒到學校學習。

原本在台北市就讀國小的卡妮,數理成績不甚理想,國文方面卻十分突出,使她不曾對自己缺乏自信。就近選讀新北市國中後,台北市學校的身份,加上國中成績不如預期,卡妮成為同儕言語霸凌目標。此外,在學校學習的過程中,卡妮不時想表現出自己優秀的模樣,但成績不如她所說得突出,因此讓同學們貼起「卡妮是自以為是」的標籤,在自己的心理壓力與同儕言語罷凌下,卡妮開始排斥去學校上課。

人際等原因外,與個人最密切的家人,也是容易讓年輕人因歸屬感、親密感的緣由,而造成身心不健康的情況。就讀土城國中的小新(化名),因為與母親常爆發衝突,使得小新有輕微的強迫症傾向,例如:檢查插座是否被拔除、家門是否有確切上鎖等行為,甚至會擔心自己洗頭而使髮量減少,母親劉佩玲表示:「可能是因為我自己有憂鬱症的關係,加上她叛逆期的情況。」劉佩玲觀察發現,當小新處於課業緊繃時期或者母女之間關係緊張、爭執較多時,強迫的行為會發生較平時頻繁。

藉由醫生建議和專業諮商,小新與母親以包容、尊重的態度作為彼此溝通方式,並將愛以言語、行動傳達彼此。不緊密的家庭關係和代溝,都是青年心理煩憂,長期衝突和不接觸的情況,導致抑鬱、加劇成心理疾病,家人間的關心,嘗試彼此對話、理解便是維持身心靈健康最佳方式。

生活壓力大  憂鬱找上門

隨著社會生產和生活成本的提高,生活節奏加快,民眾的生活壓力也不斷增加,使大部份民眾不堪重負,而出現憂鬱症的症狀。《全球性疾病負擔》報告指出,如今憂鬱症的社會負擔占全部疾病排名的第四位,預估到民國109年將會是第二名。

根據衛生福利部數據處提供民國102年門住診數據顯示,我國15到24歲的青少年憂鬱疾病患者有8212人。根據台灣自殺防治學會的資料,民國103年自殺未遂通報資料中顯示,其中因罹患憂鬱症而選擇自殺的占10.4%。同以往的數據資料比較,憂鬱症的年齡層出現了年輕化的趨勢。

世新大學諮商中心主任黃小玲表示,黃小玲還指出,有部份的青少年患者容易陷入以負面方式來解釋自己的經驗,以及對未來抱持憂鬱、悲觀的想法,從而對心理治療產生抵制作用。

世新大學諮商中心去年預約的一對一輔導,到現在仍然無法全部完成心理諮詢,而本學期的預約人數則在學期初就已經安排至學期末。對此,黃小玲表示,由於世新學生多參與外務以及社團活動,大部份尋求諮商的原因偏向人際關係的問題,而學業壓力的比重相對較小。因此,她認為人際關係處理得是否得當,將是關鍵因素。

情緒控管亮紅燈  應該對症下藥

「通常書面上的資料會顯示女性患者人數會大於男性,不過就實際狀態來看,估計將近是一比一的比例。」

高雄維心診所醫師李東穎表示,對於憂鬱症盛行率和就診的實際人數比例,憂鬱症是少年與成人常見的精神疾病,關於青少年憂鬱症的多數成因,主要來自於家庭因素、父母親離婚、課業壓力,以及青少年不穩定的自我表現行為,其中包含社交退縮、情緒不穩定、常哭泣、摳手指等,患者利用一些管道來抒發不安的情緒。

針對這些症狀,李東穎提及,家庭因素沒辦法用外力去做改變,建議學校一同幫忙青少年做心理輔導與藥物治療。

對於自我表現的情緒行為,基本上不太會禁止,希望藉由像是和朋友聊天逛街等,引導病患做其他活動,來轉移情緒上不安。

另外,新北市樂為診所醫師李秀娟,青少年是個階段性的長,台灣的孩子因為承受上一輩對於學業方面過多的期待,受到保守觀念影響,會將讀書視為一項重要任務,反而顧此失彼,失去了該有的平衡,缺乏良善溝通,造成心理狀態亮起紅燈。

對於憂鬱症的治療和建議,教育方面的良善規劃和大眾傳媒的宣導有助減少憂鬱症患者產生,像是學校的諮商中心設立和心理醫師的進駐,更能夠雙管齊下關心青少年的行為發展。

李秀娟也認為名人的現身說法,並透過傳播媒體的報導,對於一般的憂鬱症病者有更正面的影響,她舉出導演吳念真曾因為親妹妹的自盡事件,陷入人生低潮,患有憂鬱症的狀況,最後吳念真在公開平台上不避諱地坦言,自己治療過程的案例,對於治療屬於青少年病患,無疑是個另類的鼓勵。

此外,她也提到宗教亦可讓患者成為心靈支柱的力量來源。

校園輔導多關懷  遠離負面情緒

針對預防青少年憂鬱症狀況,世新大學諮商中心設有各類輔導活動,向學生傳遞正向思考,減低負面情緒,世新大學諮商中心主任黃小玲更提到,對於受憂鬱情緒困擾的同學來說,朋友間的互相關心是一個不可忽略的重要部分。

世新大學諮商中心備有多元化的活動提供學生自行參加,讓同學從活動中更了解自己,學會打開心房跟別人分享心情,增進心理健康。

「其實同儕的話,能夠做好傾聽、陪伴,其實就很重要了。」黃小玲提到,由於大學新鮮人初踏入校園容易感到迷惘,因此透過身心適應調查表的填寫,便可篩選出有受情緒困擾和關懷的學生,方便做後續的追蹤晤談。

黃小玲提到,學生若是受到情緒低落的困擾,同學們能夠傾聽跟陪伴,用同理心去對待,多用正向觀念去鼓勵他。

黃小玲提議如果受到憂鬱的困擾,可以透過管道宣洩負面情緒,像是運動或者尋找自己的興趣,鼓勵外出走動、接觸大自然,此外多利用機會找親友傾訴。

憂鬱比例飆升  適當宣洩情緒

青少年憂鬱症的人數逐年上升,為了防止同學對新環境產生困惑,世新大學從民國94學年度開辦『新鮮人守護神制度』,透過互動的對話方式,了解學生近期遇到的狀況。

曾經擔任過守護神助理,目前就讀世新大學口傳學系三年級的白承修認為守護神制度能夠幫到學生,他藉由擔任助理的機會接觸不同的同學,白承修表示,剛升上大一的同學,容易因為環境因素的改變,生活產生變化,使心靈上造成極大的負擔,不然就是無法適應大學生活,不知道如何與同學相處,導致情緒上的不穩定,容易產生憂鬱的情形,甚至會利用社群網站以隱諱的方式發表文章,以宣洩自己的情緒。

目前就讀世新大學法律學系二年級的黃郁慈覺得守護神制度有其存在的必要性,透過對話紓解自身的情緒,增加心理安定感。

現代人會產生青少年憂鬱症的原因相當多,但如何適當宣洩自己的情緒便是一大課題,找人傾訴,讓不穩定的情緒獲得反饋,心情平靜了,就能有效降低憂鬱症發生的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