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印勞動MOU 反思在台移工處境 

記者 謝礎、葉芽兒、許懷恩/採訪報導

台印近期簽訂《台印勞工合作備忘錄》  (下稱MOU),儘管我國雖引進移工已逾30年時間,惟本次簽訂MOU相關配套措施,卻引發部分民眾與立委反彈,質疑政府未妥慎評估,顯有失當之處。據統計,當前在台灣的失聯移工高達八萬餘人,持續開拓新的移工來源,是否將造成更多潛在的社會隱憂,則備受各方熱議。 

議題失焦 種族歧視

勞動部已於今(2024)年2月16日簽署MOU,並透過新聞稿公告,後續雙方將依程序完成換文,並召開工作層級會議,以持續討論未來開放行業及數額、移工來源地區、聘僱資格及招募方式等細節。然而在此次MOU簽訂之前,卻有民眾擔心引進印度移工恐造成搶工、增加犯罪率等問題,甚至成立相關團體反對此次MOU,組織《反對增加新移工國 》要求「政府全面暫緩新增移工來源國」、設立「移工管理專法」、提供「有效的政策發聲平台」。 

外籍移工已逐漸深入台灣社會各個層面,示意圖,人物與新聞無關。攝影/許懷恩

因MOU衍生的風波不只在國內發酵,在台生活已36年的印度口譯員李眉君認為,目前針對MOU的討論早已演變成政治議題而失焦,甚至有立委對此事發表歧視言論,相關消息傳回印度後,引起大量印度網友不滿,讓過去累積的友誼全都倒退好幾年。她補充,台灣民眾可能有嚴重的種族歧視,國際報導都曾提及台灣社會對外籍移工的歧視,這無非是當前我們必須檢討之處。

尤芷薇在印度採訪。照片提供/尤芷薇

目前持有效居留證的印度人5245,加上留學生總計8274佔台灣總人口的0.035%擁有印度工作八年經驗的前記者尤芷薇指出台灣人對印度的理解片面且刻板,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問題, MOU實際上只是雙方合作雛形,並未有約束力,然而此次爭議卻展現台灣人對印度友善與偏頗,她也坦言,雖台印MOU能為兩國帶來幫助,政府仍應嘗試把現存的風險降到最低。 

建立標準作業程序 

立法委員劉建國指出,台灣雖引進移工已逾三十年,但在開發新的移工輸入國之前,都應謹慎評估輸入國狀況,與制定相應的標準作業程序(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 )。按內移民署統計,目前在台失聯移工高達八萬多人,政府在緩解此問題之前,開放新的輸入國恐會造成更多隱憂。他補充,勞動部應分析當下移工失聯的原由,並盤點「來源國移工於各國的工作狀況」、「評估移工是否能適應台灣環境」、「移工自身心理素質」等幾大面向,給予民眾更完整的分析報告。 

針對現存的移工問題,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透過書面回覆表示,目前已製作職前講習影片(含英、泰、越南及印尼語),協助移工了解相關權益與適應台灣生活,持續就預防、查處、裁罰等面向解決失聯移工問題,也試辦移工數位學習,透過觀看數位華語教學影片,提升移工語言能力及工作技能。 

雖政府已針對失聯移工提出相關配套措施,但近年的失聯移工人數仍不減反增。按移民署統計,2019年2月失聯移工人數為5萬0577人,至今年3月失聯人數累計遽增至8萬5229人,成長率高達68%。中國文化大學勞動暨人力資源學系教授李健鴻即針對「家庭看護不受勞基法保護」、「移工語言課程的成效」提出質疑,認為政府若要改善失聯移工的現況,應針對此兩大部分檢討改進。

異國風情小店讓外籍移工紓解思鄉之情。攝影/許懷恩

不合理工時薪資 移工失聯主因   

依前述統計可發現,失聯移工人數以製造業最多、長照業居次,但按移工行業類別區分後,製造業移工失聯率為10.3%,長照業竟高達12.6%。李健鴻對此分析,長照業移工失聯率高居不下的原因,首要即為不合理的工時與薪資,與在製造業、營造業的移工相比,後者的工作因享有《勞動基準法》的保障,一天只需工作8小時,就算超時也能拿加班費;但長照業移工則以照顧病患、長者居多,近乎24小時的工時,卻僅有兩萬餘元薪水,令人難以接受。 

失聯移工人數統計(截至2024年一月)。資料來源/內政部、製圖/許懷恩

其次則是語言問題,李健鴻解釋,移工初來乍到,語言能力未必發展到能與雇主有效溝通的程度,有些移工甚至不會說中文,在雙方有誤會卻無法溝通的情況下,摩擦只會越來越多。最後,移工無法自由轉換工作,除非特殊原因或被照顧者過世,若遭不肖雇主、仲介壓榨,多數移工在無法為自己發聲的情況下只好選擇逃跑,成為失聯移工。 失聯移工大多從事非法工作,勞動部勞力發展署曾公開說明,失聯移工一經查獲,除處以罰鍰外,還會被遣返回國,且終身不得來台工作,若因一時貪圖賺快錢而冒著極大的風險逕自失聯,恐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延長訓練時間 改善長照環境  

為改善失聯勞工的問題,李健鴻指出,政府應監督雇主及仲介妥善應對移工議題,以避免移工再度遭受不平等對待。他亦表示,目前政府對外籍勞工的就職訓練仍有非常大的改善空間,如何完善的給予外籍勞工所需的訓練課程,以及應對日常生活中的問題成為最重要的關鍵因素。 

在台移工販售家鄉甜點。攝影/許懷恩

在目前的政策​​勞工與雇主間的語言隔閡成為勞資衝突中最明顯的問題​​工入台後直接投身就業環境,與本地民眾之間的交流須獨自克服。對​​​​李健鴻表示,農業移工語言問題最為嚴重,雖仲介與公會每周會有三天的就業訓練,並請語言老師為移工開設中文課程,但三天的中文課程總時長只有一至兩個小時,對於語言培養來說屬不足,應將中文訓練時數拉長,才能達到完整的語言教學品質。

​​此外,李健鴻坦言,長照產業被《勞動基準法》隔絕20年,應重新納入該法,至少先納入《最低工資法》,​以解決外籍看護高工時、低薪資的問題,但弱勢家庭若無法負擔最低薪資,即使申請就業安定基金也無法補貼所需開銷。他建議,勞動部可將全台雇主每月支付的僱傭費納入就業安定基金,以解決弱勢家庭僱用外籍勞工的高額開銷,連帶支持本國失業勞工再就業,達到一舉數得的局面。 

外籍移工初來乍到,需給予時間與空間協助調適。攝影/許懷恩

為因應國際化趨勢與社會實需,移工引進恐將成為常態,政府應逐步改善工作環境,促進國人與移工間相互認識與溝通。尤芷薇認為,民眾應保持主動且不排斥的心態,來接觸不同的地域文化,如此才能確保社會穩定,並有效促進國際間合作與互助。 

延伸閱讀:

赴台就業待遇差 外籍移工失聯攀升

移工來台就業 維護勞權助適應

Posts created 5

Related Posts

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term above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Press ESC to cancel.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