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元剪髮滿街開 低價服務如何獲利?

記者 譚唯臻、李伊淇、苗斯堯/採訪報導

百元剪髮因價格便宜、速度快等因素得到不少民眾喜愛,但您有想過嗎?在這個景氣不佳、萬物齊漲的經濟環境下,百元剪髮為何能夠屹立不搖好幾年?

位於捷運大安站附近就有一間美髮店,號稱是全台灣第一家百元剪髮店,老闆徐道仁十九年來皆未調漲價格,他直言,只要剪得快樂、客人滿意、日子過得去就好。

徐道仁專心為顧客剪髮。攝影/苗斯堯

屹立不搖的百元剪髮

徐道仁說,十九年前美髮店剛開業,當時市面上並沒有這樣的平價剪髮店,因此許多民眾抱著好奇的心態來剪髮,有些客人一試成主顧,再透過口耳相傳介紹更多親朋好友來光顧。

好景不常,開業僅兩個月的時間,當時的台灣就爆發SARS疫情,經濟慘澹之餘,徐道仁和妻子只能咬牙苦撐,如今一晃眼竟剪了將近二十個年頭,而價格依然維持100元。低廉的收費吸引了不少學生、上班族,整體客群非常廣,而網際網路普及後,更有不少人慕名而來。

美髮店的店面不大,設計師也僅有徐道仁和太太兩人,有時還會出現大排長龍的情況,若沒有事先預約,就必須在現場等候。

「主要是因為我在當兵,只需要簡單處理一下就好。」剛剪完頭髮的江先生說,他是住在附近的民眾,因為看到網路評價不錯,就決定過來剪頭髮,對於結果也很滿意。另一位等待剪髮的吳先生表示,自己從小就在這裡剪髮,已經習慣這種模式,並不會想改至高級髮廊理髮。

百元剪髮講求方便快速。攝影/譚唯臻

「一個月修一次的人蠻適合的,因為價格比較便宜!」習慣於高級髮廊理髮的程小姐分享,自己過去有在百元剪髮消費過,但剪出來的樣子並不喜歡,不符合她的需求,後來才開始轉往高級髮廊消費,先在網路上瀏覽過設計師的作品後,再選擇自己喜歡的造型修剪。

也有消費者很重視剪髮時的感受,民眾許小姐說,曾遇過行為較粗魯的設計師,在操作上用力過猛,導致自己感受不佳,但許小姐也表示,還是有遇過很溫柔的百元設計師,她認為這很看運氣。

民眾普遍對百元剪髮的印象就是速度快、方便,且多為男性消費者的首選。許小姐表示,經過百元剪髮時經常看到多位消費者排隊等候,其中男性佔多數,她認為女性比較會願意花錢到高級髮廊做造型。

百元剪髮價位親民。攝影/李伊淇

設計師的抽成計算

同樣是設計師,在百元剪髮和高級髮廊工作卻有很大差異。 百元剪髮設計師杜小姐分享,她曾經是高級髮廊的設計師,在因緣際會下接觸了百元剪髮後,發現這裡環境相對單純,流程也簡化許多,不需要洗頭、吹整等繁雜的作業流程,才決定跳槽到百元剪髮工作。

對於和高級髮廊該如何競爭,杜小姐說,現在名牌髮廊越開越多,雖然偶爾會擔心客源流失的問題,但她認為高級髮廊大多要事先預約、等待,對於部分民眾來說是很耗費時間的事,不想等待的客人就會到直接百元剪髮現場等候,兩者各有各的客群。

而許多人最好奇的抽成模式,杜小姐透露,以她工作的店面來說,設計師和老闆可以對半分,也就是說每剪一位客人,設計師可以抽50元,假設一天為20位客人剪頭髮,抽成金額就是1000元,屬於一種以量取勝的工作。「畢竟沒有什麼耗材!」杜小姐表示,店裡剪髮工具相對簡單,也不用染燙頭髮或高階的髮型設計,因此抽成相對高級髮廊較高,而其餘連鎖店則是依照各企業規定計算。

百元剪髮設備簡單。攝影/苗斯堯

另一位設計師楊小姐也認同百元剪髮在程序上的單純,且在服務單一的情況下較不容易產生職業傷害,例如燙傷手或是被染劑弄傷皮膚等。楊小姐說,自己一天大約會替15位客人剪頭髮,抽成方式也是與店長對半分。

在百元剪髮店工作看似簡單輕鬆,設計師卻經常遇到與客人意見不相符的情況發生。杜小姐分享,曾經遇過客人指定想要的造型,設計師照著理出髮型後顧客卻十分不滿意,反怪罪店家亂剪。這類較為偏激的客人會認為花了錢就要剪到最好,但事實上剪髮產業本就屬於一分錢一分貨的性質,要求精緻完美的消費者到高級髮廊會較為合適。

百元剪髮店平均一天會有70到80餘位客人,在薄利多銷的情況下日收入十分可觀,扣除掉設計師抽成與營業成本後,老闆仍然能淨賺不少。然而有設計師分享,現在的年輕人創業已經很少在開百元剪髮店,因為交易金額小,若沒有建立起口碑及熟客,其實並不好賺。且百元剪髮市場已接近飽和,在美髮業如此競爭的情況下,要做到賺錢的程度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傳統的百元剪髮老店。攝影/苗斯堯

百元剪髮的未來   

在經濟不景氣的環境下,許多攤商及店家陸續將商品漲價,唯獨百元剪髮依然維持著同樣的價格,面對租金與同業競爭的雙重壓力,似乎是誰先漲價誰就輸了。

世新大學經濟學系教授陳世能認為,台灣的勞工薪資兩極化,每月只領中低薪者並不在少數,當勞工薪水增加的幅度遠追不上物價上漲的速度時,對於中等收入或中下階層的民眾而言,低價位剪髮服務就仍有其存在之必要性。且台灣逐漸邁向超高齡社會,中老年人比例越來越多,當百元剪髮無法滿足部分年輕人的喜好時,中老年人就成為百元剪髮的主要客群。

為了能在百元剪髮四處林立的懸崖邊站穩腳步,部分店家從「百元剪髮」變成「200元剪髮」,雖然和名牌髮廊相比還是便宜許多,但設計師的抽成卻能整整翻一倍。經營350元剪髮店的老闆娘邱淑青說,她的店除了剪髮之外還有提供刮臉、洗頭等服務,因此收費較為高昂,且邱淑青表示自己在剪髮這塊下了不少功夫,認為要剪得好才能留住客人。

另外,也有店家提供自備染的服務,價位多落在300元到500元不等,讓不想花大錢染髮的民眾多了一個新選擇。

路上隨處可見百元剪髮店面。攝影/譚唯臻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經濟學系教授陳江明認為,百元剪髮的客群主要是訴求方便快速的消費者,業者不以追求高獲利的名牌髮廊為競爭對手,而以低價簡單的家庭理髮為競爭對象,也就是經濟學中的「競爭者定價法」,當市場客群不同時,就沒辦法做比對。陳江明也說,百元剪髮在中低價位市場上並未有太高的進入門檻,未來恐怕將面臨越來越多競爭對手進入市場,擠壓其生存空間。

在現今繁忙的社會裡,事事要求快狠準,快速的百元剪髮也因此成為美髮業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儘管和高級髮廊相比之下設備簡陋了些,設計師的水準可能也不及名牌髮廊,但依然有其客群存在。

「有需求便有供給,有經濟利潤便能生存。」陳江明表示,像百元剪髮這樣低價的消費金額,若要維持利潤,人事成本也必須降低,因此不能雇用高技術的員工,但可以鎖定低保留價格的顧客群。而陳世明則認為,在設計師的工作需求與顧客剪髮需求兩相配合之下,若能持續維持良好的服務品質,市場的未來發展還是能相當期待。

  • 保留價格:指買方或賣方所能接受的最高價格

資料來源/MBA智庫百科

 

延伸閱讀:

百元剪髮旋風 快剪品質堪憂

百岳魔髪師 義剪結緣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