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母語文化 馬來語在台發展之路

記者 游博尹、李顯營、洪嘉萱/採訪報導

台灣於2019年8月實施《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總綱》,將印尼語、越南語、泰語、馬來語、菲律賓語、柬埔寨語及緬甸語列為小學必選課程。與其他六種語言不同的是,負責教授馬來語的教學支援人員(簡稱教支人員),多數為本身母語不是馬來語的馬來西亞華人,卻依然肩負起教導馬來語、推廣馬來西亞文化的重任。

外國語課程除學習語言外, 亦能認識他國文化。照片提供/鄧祖兒

推廣文化 宣傳特色 

國立教育廣播電台主持人兼馬來語課程老師王麗蘭表示,語言是了解一個國家的文化最快、最直接的媒介。她解釋,授課老師了解到,通過教授馬來語以深入馬來西亞文化,才是語言課程的核心價值。馬來語老師吳振南進一步表示,過去在編輯馬來語教科書時,通常會在情境圖暗藏巧思,描繪生活化的點滴,透過對話或圖片加入馬來西亞文化特色,讓老師一邊教馬來語,一邊分享關於當地多元的種族文化。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針對馬來西亞文化的多元性,王麗蘭從該國飲食文化提出「混」的概念,她指出:「我們會在一個料理納入不同的元素,例如會把中國的炒麵搭配印度的咖哩與馬來西亞獨有的辣椒,形成截然不同的料理。」她也表示,作為一個移民社群,多元族群及文化是馬來西亞的特色,也正是因為該特色與台灣不一樣,所以才要宣揚出去,發揚光大。  

根據新住民語言新課綱,新住民語言課程的上課時間是每周一節課,每節上課時間是40分鐘。吳振南坦言,一周開設一節課無法有效提升學生的學習成效,且在台灣沒有使用馬來語的環境,學生無法在日常生活中實踐。不過,他表示,雖然學生沒有相應的語言環境使用馬來語,會忘記之前學過的單詞,但至少因為曾經學習過而對音節或單詞會有熟悉感。新住民語文輔導團總召集人曾秀珠指出,當馬來西亞新住民的子女(簡稱新二代)回到馬來西亞時,不會對當地環境感到陌生,也會比較勇於溝通。 

拓展視野 消弭歧視 

截至內政部移民署今年9月15日的統計,台灣新住民人口總數為57萬4852人,而根據全國人口資料庫統計地圖,台灣總人口逾2300萬人,因此新住民占台灣總人口的2.4%,為台灣的第五大族群。王麗蘭表示,推廣馬來語並非馬來語有多重要,而是在台灣生活的馬來西亞人或馬來西亞新住民日益增加。她指出,政府願意開始推動新住民語言課程,是為台灣子民打開一扇國際化大門,也提供想要通過語言傳承文化的老師一個教學平台。她強調,以文化為導向,引領台灣如新二代等的年輕學子,進入馬來西亞的文化場域,讓他們有機會拓展國際觀。王麗蘭指出,唯有了解他國文化,才能消弭歧視,塑造相互理解的社會。 

105~111年台灣新住民人口總數統計。資料來源/內政部移民署、製圖/黃宇

根據新北市政府教育局公布的教育新聞,新北市今年開課近1300班,比去年970班大幅成長34%。曾秀珠指出,新住民文化逐漸被社會大眾學習及認識,現今台灣父母的意識越來越強,即便不是新住民或是新二代,也會鼓勵自己的孩子選修新住民語言課程。她表示:「即便族群、背景均有所差異,但我們都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台灣社會和他國文化應彼此了解、相互尊重,避免文化差異引起的誤會。」  

現行馬來語課程教材。攝影/游博尹

資源受限 仰賴熱情支持 

儘管新住民的教育活動經費由教育部提供補助,但吳振南直言,政府僅發放教學經費,無多餘的補助金用於宣傳,以號召更多符合資格的教支人員教馬來語,因此,除了在官方網站貼上公告之外,還是得靠教支人員在自身的生活圈推廣。 

薪資低是師資少的主因。資料來源/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製圖/游博尹

因緣際會下,馬來西亞留台生鄧祖兒加入教導馬來語的團隊。她坦言,教支人員的薪資不高,即便一節課的薪資僅有新台幣320元,但仍需要投入一定的心思及精神來準備教材及授課。鄧祖兒進一步解釋,在推動馬來語課程的領域中,許多教授新住民語言的前輩均為兼職工作,但他們依然對此投入百分之百的熱忱。  

透過手作,鄧祖兒教導小朋友認識馬來西亞文化。照片提供/鄧祖兒

鄧祖兒回憶起當時收到前輩的邀約,加入推廣馬來語課程的行列時,起初因為擔憂無法勝任教支人員的工作而猶豫不決,但前輩提及馬來語課程的宗旨在於「推廣馬來西亞文化」後便決定嘗試。她表示,看著前輩們積極熱血的身影,便決定在時間及能力可行的範圍內,為推廣馬來西亞文化盡微薄之力。 

整合資源 提高教材品質 

馬來語課程上路至今已三年,教育部國教署新住民語文教育輔導團核心增能課程研發委員卓福安表示,他在訪視進行馬來語課程的學校時,視察學生的學習狀況良好,學生的學習成效有顯著的進步。

學生踴躍參與課堂習作。攝影/游博尹

對於提升課程成效的可行方案,卓福安建議,政府可從三個方面著手整合新住民語言課程計畫的資源,從而提升整個運作系統的效率,該方面分別為新住民語言課程的教材統整、教材編寫者與專家的配合,以及教支人員語言學知識的提升。 

卓福安解釋,政府將研發數位及紙本教材的工作發包給不同的單位負責,導致資源較分散,數位及紙本的研發人員之間並沒有任何聯繫。卓福安表示,他甚至沒有與線上教材的研發人員正面交流過,雙方並不了解彼此研發教材的細節及進度,因此無法互相輔助,提升學生的學習成效。 

此外,卓福安認為,政府應將資源投入在廣納台灣東南亞學系的學者、與東南亞國家相關教育機構有聯繫的專家、或者馬來西亞相關領域的研究人員,待團隊陣容壯大後,勢必能夠更加了解各語系教支人員的狀況,提升教材編寫的素質,並研發更有效率的東南亞語言教學方式。 

卓福安補充,學歷方面符合授課資格的教支人員未必懂得教導學生語言課程的正確方式,因此新住民語文教學支援人員資格班有必要納入語言學的課程,讓教支人員具備基本的語言學知識,其中就包括標音系統,方能掌握教導學生學習語言的關鍵,進而提升學生在學習語言方面的成效。 

 

延伸閱讀:

新住民歧視仍在?學者籲制度與權益平等

【公民論壇】新住民語課程課綱引議 教師、學者、新二代看法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