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平凡人:打火英雄不為人知的壓力

記者 陳霈綺、黃亘亘、陳品伃/採訪報導

4月2日,台鐵太魯閣號發生嚴重出軌意外,碰上國定假日,乘客死傷慘重。花蓮特搜大隊消防員蔡旻諴在臉書上分享當下心境,引起熱議。「最後一節裡面…請原諒我不做詳細敘述,現場不是地獄,而是煉獄……」大眾將搜救人員視為無所畏懼的救難英雄,但搜救人員也是凡人,也會害怕。

蔡旻諴從事消防工作14年,每次出勤都全力救援。照片提供/蔡旻諴

搜救人員也是凡人 也會害怕

太魯閣號救援行動中,搜救人員就像是和時間拔河,動作要快、搶救要及時。這次不像2018年花蓮大地震,那時的主要任務在於搜索尚未找到的民眾,因搜救時間長,心理壓力會隨著時間加劇。蔡旻諴說,不同於花蓮大地震,太魯閣號事件要在短時間內「分類」所有傷者,這樣的心理壓力是無法與花蓮大地震相互比擬的,這次在行動當下就必須撇開個人情緒,完全投入在工作。

身為任職14年的消防員,蔡旻諴即使經歷過花蓮大地震等重大事故的救援現場,當時仍被眼前景象震懾,情緒波動,一時難以冷靜。現場刺入鼻腔的氣味混雜著血腥、粉塵與焦油。布滿殘骸與求救聲的場景,至今仍難以忘懷。一同支援太魯閣號事件的消防員王鄰喬也認為這次的事故非常慘烈,對他來說,更是近期以來最深刻的救援經驗。

除了出外勤以外,消防員平時也會進行不同訓練。照片提供/蔡旻諴

外表的傷可以量化 但心裡的沒辦法

當消防員面臨到威脅生命的重大衝擊時,如果一個月後還是無法成功緩解,就可能產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精神科醫師黃守宏表示,在事件發生一個月內稱為急性壓力反應,一般人會有一定的內心復原力,應先給予時間及空間宣洩。倘若一個月後狀況沒有改善創傷經驗再體驗、過度警覺、逃避及麻木、過多負向認知及情緒,這四個創傷壓力症候群的主要症狀,則須尋求醫師或專業協助。

若產生這四個症狀,就有可能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製圖/陳品伃

從事消防工作已有13年的王鄰喬說,自己在十幾年前受訓時,並沒有心理建設類型的課程。救災結束後只能依靠與其他人對話來紓解情緒,現在當上學姊,會在行動結束後與局裡的學弟妹進行深度訪談,希望以這樣的方式來幫助他們。而同為學長,已有六年救災經驗的萬德則是強調「消防員是來幫助亡者及患者。」救災時以這個信念工作,就不會產生太大的心理壓力。

「外表的傷可以量化,但心裡的沒辦法。」王鄰喬表示如果自己遇到過不去的心理問題,一定會尋求協助,因為不想走上最後那一條路。大眾心目中的打火英雄,除了在事故現場勇敢以外,面對壓力也用自己的方式堅強。蔡旻諴說,他以運動及寫文章等方式來排解,而溫宗豪則是透過向上帝禱告,用宗教信仰的寄託來抒發。

每逢重大事故,消防人員總是要站在第一線。除了2003年運送SARS病患,溫宗豪也參與過1999年四四南村大火2015年的東帝士大樓火災,自然災害則參與過1996年的賀伯颱風及2001年的納莉颱風的救援行動。這只是大眾耳熟能詳的重大事件,在溫宗豪服務的24個年頭中,無數次的出勤、搶救都讓他看盡生命的無常。

溫宗豪提起印象深刻的救災經驗,是2003年運送SARS病患的工作。在炎炎夏日,消防員必須配備護目鏡與全身防護衣才能執行任務。但對他們來說,這並不是最辛苦的,而是這段時間有家也歸不得。目前消防員的休假制度為工作兩天,休息一天,但有事件發生時,必須全力支援。消防員與家人的相處時間少,有了同事間的互相鼓舞與大眾的支持,才能支撐著一個個看不到盡頭的日子。

不僅護目鏡與防護衣,消防員出任務時也需要配備不同器具。照片提供/周祐陞

心輔剛起步 盼更落實

新北市消防局特搜大隊的組長周祐陞表示,在搶救的過程中會面臨生死,需要有強大的心理素質,也因為如此,願意投入搜救工作的人比較少,但這並不代表消防人員的心理狀況不需要被重視。周祐陞提到,在培訓消防人員時,不會有災難心理的相關課程,之前消防人員的心理問題也不太被關心。在周祐陞從業20年以來,身邊也遇過不少心理創傷造成的憾事。

2018年普悠瑪事件發生時,周祐陞的薛姓同事是首批抵達現場的搜救人員,負責檢傷分類,並區分搶救順序。但因為這位同仁事後上了一些節目分享救災過程,使他反覆回溯這段經歷,後來因為心理壓力過大而輕生。

2018年普悠瑪事件相隔三年,又發生太魯閣號的憾事。攝影/陳霈綺

除了以上的案例,921大地震時,周祐陞的學長在第一時間抵達現場,下車後,所有傷患一擁而上向他求救,造成這位學長心靈創傷,經過長時間的休養才漸漸走出來。以周祐陞第一次出勤的經驗來說,當時要搶救兩名用火不慎的孩童,即使成功將其中一位帶離火海,但經搶救後仍回天乏術。讓他無法調適情緒,低落了一陣子。

過去消防人員只能自己克服救災後產生的壓力。2019年,在普悠瑪事件中負責檢傷分類的消防員輕生後,社會才開始正視這個問題。近兩年,消防局會開設心理輔導的講座,讓消防人員在救災後可以參加。但由於輔導機制剛起步,仍在嘗試與規劃中,希望未來能落實得更加完善。

培訓制度需更完善

警察大學、警察專科學校與訓練中心是目前培訓消防人員的主要管道。而在台灣的升學體制下,進入這些學校的標準並不是著重在消防相關科目,而是依國、英、數、社、自這些考科的成績來評斷。以目標在培訓幹部的警察大學來說,學生通常要等到實習階段,才能實際跟著消防隊學習。

台灣自然災害多,消防訓練應該更落實。周祐陞說,在考試動機方面,台灣與國外有很大的不同。國外考生大多是以興趣為導向來報考消防員,但在台灣,許多人是追求公務員穩定的薪資及福利才成為消防員。在這樣的情況下,目標不夠明確的消防員較排斥救災工作,也更難緩解壓力,就會轉去內勤工作,這也是目前外勤消防員人數不足的原因之一。

培訓一個稱職的消防員需要二到四年,進入特搜大隊的門檻更高,必須要有額外兩年的特殊外勤經驗及強大的心理素質。目前周祐陞組長帶領的新北市特搜隊只有120個人,以整個新北市的範圍來看,人數非常不足。甚至有剛到單位一個月的菜鳥搜救員,前往今年四月初的太魯閣號事件救援。

新北市消防局人數雖為全台最多,但與管轄範圍不成正比。攝影/陳品伃

周祐陞表示會特別注意新人的心理狀況,平時會用幽默詼諧的方式互相打氣,一起在艱難的工作環境支撐下去。如果在未來能培訓的課程中加入更專業的技能訓練及心理建設,一定會對消防人員快速流失的問題有所改善。

 

延伸閱讀:

餘燼未熄——清明節消防員累到爆!

重返九二一-打開時光膠囊,我們還記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