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時長車禍多 外送員的辛酸

記者 黃玟綺、程淇/採訪報導

20幾歲的阿生(化名)獨自從南部北上打拼,但他因身體血糖不穩定而領有重大傷病卡,導致沒有任何企業願意錄取他,最後只能做錄取門檻相對較低的外送員,而他後來也一直都從事外送相關的工作。

阿生也老實說,做美食外送員的這四年多來,一周工作六天,加上有時做外送汽車材料的兼差,每日工時約1012小時,月薪為45萬元,但扣掉每個月的油錢及自行投保的費用後,實際僅剩3萬多元。外送平台與外送員的勞雇關係是承攬制,連勞健保也需要自己額外投保。他表示,吃飯時間、體力勞動對他的身體來說都是龐大的負擔,想在台北過好生活真的不容易。

外送員除了接單、送單,還要搶單,在每一單之間與時間賽跑。攝影/黃玟綺

阿生訴說的是許多台灣二三十歲人的心聲,想要賺到人生的第一桶金,並沒有想象中容易。許多人剛踏入社會就背負著學貸的包袱,開始需要自己繳房租、水電費,甚至想著每個月多寄一點孝親費給父母親。

年輕人在都市化與物價高的生活裡,每個月兩萬多塊的薪水再扣掉生活基本開銷,最後能存下來的錢所剩無幾,更別說在市區買房買車,這已經變成他們遙不可及的夢。

在台灣的便利生活下,只要動動手指,就有人將美食送上門。攝影/黃玟綺

在經濟壓力與工作型態的轉變下,許多人開始當起時間彈性的外送員,然而想要得到高薪,就必須付出更多的時間拼跑單數。勞工陣線協會的問卷調查指出,從事外送員的人大多是2640歲的青壯年人口,其中超過40%的外送員都是兼職工作,且近五成的人每日工作超過12小時,明顯高於勞動基準法所訂定的每日工時8小時。

再者,外送員的工時一長,疲勞駕駛造成車禍的機率也會隨之增加,根據台北市交通局統計,今年外送員涉入車禍事故的案件,光是一月的件數就有191件,其中受傷人數高達141人,可見外送員的職災風險相當高。

許多外送員的高薪都是建立於長工時及高風險的自我剝削上。攝影/程淇

外送服務是隨著宅經濟而興起的新興產業,目前仍有許多問題尚未解決。長工時、職災繁多、勞資糾紛等爭議是一直以來外送從業人員辛酸之處,也是現代許多人為了生活才下海兼職的縮影,或許我們未來在享受任何服務的同時,也應該對這些服務人員多一分體恤、多一點感謝。

為了維持生計,許多兼職外送員會在晚間送餐,賺取外快。攝影/程淇

 

延伸閱讀:

疫情衝擊 美食外送拓展商機

宅經濟興起 外送員的商機與危機

外送美食便利的背後 隱藏種種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