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報導】台灣刀劍工藝師陳遠芳 精鑄世界名劍

記者 施品華/採訪報導

有很多人喜歡收藏刀劍,對刀劍有特殊的嚮往。對刀劍有強烈執著的刀劍工藝師陳遠芳,精鑄的兩把寶劍,曾獲選為世界五百名劍,現在的他,持續精進自己的技術。

陳遠芳出示「世界五百名劍」中得名的寶劍。攝影/施品華

談及開始製作刀劍的緣由,陳遠芳說,其實非常簡單,純粹就是因為對刀劍有著濃厚的興趣。因為喜歡所以開始自學,完全沒有向任何老師求學。對於製作刀劍的所有技術,都是自己摸索而來的,「我摸索了大概二十幾年,一直到差不多四十多歲才真正開始賣劍。」

陳遠芳展示他「世界五百名劍」得獎之一的寶劍,並說明劍上面的質料。其中刀柄是用長毛象牙製作。攝影/施品華

多元工藝一劍 材料裝飾一手包辦

陳遠芳在製作刀劍上的功夫,可不單是只有金屬而已。對於刀柄的木工、刀面的雕花、還有上面的裝飾,以及刀套的皮革,通通都是學問跟技術。一把完整的劍,涵蓋了非常多元的工藝技巧,而陳遠芳製作一把劍,歷時好幾個月,通通靠他一人之手完成。

鋸出刀劍上的金屬裝飾。攝影/施品華

「貴金屬裡的白金,它是分成五種金屬,分別是鉑、銠、銥、鈷、鈀,其中鉑金最貴,鈀最便宜。」從金屬的了解,到木材的挑選,通通難不倒他。「這個是小葉紫檀,是很好的木頭,非常貴,它本身會自己分泌出油,所以不怎麼需要擦,就會很亮。」陳遠芳流利地講解不同木材。

親自製作刀柄的木工。攝影/施品華

對陳遠芳來說,製作刀劍最困難的地方是裝飾。他說明,光是要把寶石鑲嵌在刀身上,就分有很多種方式:「有包鑲、爪鑲、釘鑲還有夾鑲,因為很小,所以那都是需要很好的眼力跟手藝才可以去做的。」

製作刀具上的裝飾品。攝影/施品華

除了刀劍本身以外,陳遠芳也會自己製作刀架,為的就是要襯托他所製造出來的劍的風格與特色。

正在為製作好的刀架進行打磨。攝影/施品華

摸索期幾乎無收入 靠另一半支持撐過

說起當時二十幾年前,都還在摸索著如何製作刀劍時期,幾乎沒有收入的他,能夠撐過來的原因,全靠太太的支持。「就像李安那時候也是這樣,沒有工作好幾年,也是因為他老婆給他支持。」如果不是太太的支持,就看不到陳遠芳今日的成就。

艱苦的時候不只當年,遇上今年的疫情影響,陳遠芳表示,從今年的1月到9月,全部的收入總共只有11萬,其中6萬還是政府的補助金,一直到10月才恢復收入,「做這種行業就是這樣,沒辦法。」他平淡的說。

陰陽調和 製劍技術帶入茶壺的製作

近四、五年來,陳遠芳與幾位陶藝師合作製作茶壺,陶藝師送來的壺身,他負責製作握柄,他說:「製作刀劍,跟製作茶壺的技術其實都差不多,你會了十樣技術,就能夠延伸做出百樣。」對陳遠芳而言,刀劍是很陽剛的東西,而茶壺則是一個很陰柔且優雅的東西,因緣際會他開始加入製作茶壺的行列,認為這樣可以達到陰陽的平衡。

在60歲左右時有了要製作茶壺的念頭,陳遠芳沒有把自己侷限住,他的想法很新穎,更展現在作品上,「鍛造那類傳統的東西我不做,現在科技都提升了,我何不妨就運用高科技來做我的劍?」因此,他結合對金屬的知識,創造出許多新式的煉合金。

陳遠芳與陶藝師合作所製作出來的茶壺。攝影/施品華

滿意的作品為何?陳遠芳:還在我腦袋裡

最滿意的刀劍是哪一把?很多人都問過他這個問題。陳遠芳說:「我的回答永遠都一樣,我最好的作品在這裡。」他用食指了自己的腦袋,「我到現在都還在構思最好的作品是什麼,我還沒做出來,藝術家都是這樣的,東西做出來之後,總覺得還有哪裡可以再更好。」

陳遠芳打量自己製作的劍。攝影/施品華

陳遠芳認為,自己能夠成功,是因為他有可以製做刀劍的「命格」。「把人放在對的地方,每個人都會成功,因為每個人的命格不同。」他很慶幸自己清楚自己要做什麼。預計再兩、三年後就要退休的他,對於刀劍製作上的想法跟創意,依舊不停的冒出。對他而言,製劍這條路上沒有盡頭。

 

延伸閱讀:

人間國寶!「春仔花」工藝 陳惠美致力傳承

結合中西方技藝 木雕國寶出類拔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