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血汗社工 超工時與薪資困境

記者 黃柔、陳霈綺/採訪報導

社工服務範圍廣 電訪輔導一手包辦

民眾對社工的工作內容或許不甚了解,但您知道嗎?青少年領域的社工除了家訪、電訪的基本工作外,還要到少觀所上課、持續追蹤個案、與社會局保持聯繫等,工作相當繁雜。

社工監督林筱帆服務的機構就是替更生少年規劃就業前的實作課程,像是咖啡課、音樂或繪畫練習,讓少年離開機構後能夠更快與業界接軌。

社工督導林筱帆正在指揮彩排下午的課程與活動。攝影/陳霈綺
社工師安排手沖咖啡的輔導就業課程,少年們在活動中展示學習成果。攝影/黃柔

底薪未滿三萬五 薪資待遇不友善

社工薪資會依據社工員和社工督導的等級高低,而有不同的薪資分配。根據全台社工工會2018年臺灣社會工作服務產業勞動調查統計,社工平均實領薪資為34,554元。

2019年政府因社工低薪問題,將基本薪資作微幅的調漲,但以最初階的社工員薪資來看,規定底薪仍未滿35,000元。社工是直接面對社會問題的專業人員,要修過相關課程後,才能考取社工執照。民眾認為低於35,000元的薪資無法留住專業人才

民間單位社工月薪舊制與新制的比較圖。製圖/洪勝鴻、資料來源/衛生福利部

以林筱帆為例,她從事社工工作已有12年服務經驗,依舊保有熱忱。社工師除了龐大的行政業務要處理,對個案的心理輔導也是工作內容之一,這樣不辭辛勞的奉獻與付出,難道不值得領有更高的薪資嗎?

除了個案追蹤、定期到少觀所上課程之外,社工師平時還有非常大量的行政資料需要處理。攝影/陳霈綺

社工圈風波不斷 機構要求回捐險釀悲劇

根據社工督導專業平台統計,有十年以上經驗的督導不到兩成,顯現出社工環境較難留住人才,近日又有團體被爆出要求社工回捐的醜聞,導致社工壓力過大,甚至有輕生念頭。

大部分民眾對社工「回捐」的規定並不清楚,少部分了解的民眾都認為不能藐視社工權益。社工意識抬頭,地方政府雖對回捐事件進行開罰,但應要有更完善的規範來避免非自發性的回捐問題再次發生。

社工圈主要的困境,除了低薪與不合理回捐爭議,還有這份職業所帶來的高風險,如何改善大環境問題、留住社工人才繼續為社會服務就是政府目前面臨的問題。

社工督導林筱帆帶著少年們到街上發送手工餅乾時,看見有獨自過馬路的長者,少年便主動出手相助。攝影/黃柔

延伸閱讀:

勞務與薪資不成正比 社工處境艱難

功德福滿? 社工心酸誰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