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節奏席捲全球 拉丁音樂成焦點

記者 崔湘婕、陳書屏、羅翊晨/採訪報導

拉丁美洲音樂在194050年代正式被定義成一種類型的音樂,在不同文化種族的薰陶下,有了自己獨特的旋律及節奏。網路的興起後,世界各地的音樂開始透過網路媒介傳播,因此助長拉丁美洲風格的音樂成為全球流行文化。

一般民眾對拉丁美洲文化多會聯想到足球、音樂及舞蹈。在2017年前講到拉丁音樂,可能有些人會想到國際足球總會(FIFA)與拉丁美洲國家合作的經典歌曲,像哥倫比亞歌手Shakira 2010年在國際足總世界盃所推出的單曲Waka waka》,2020年點率仍在網路平台YouTube上排名第28名。

但除了Waka waka之外拉丁美洲音樂在這之後並未廣泛流行,直到2017歌手Luis Fonsi推出新單曲Despacito成為全球當紅音樂,根據YouTube統計觀看觀看次數最多的影片列表顯示,這首歌擁有67億的點擊,紅遍世界各地而累積超高的點擊率,使拉丁美洲音樂再度掀起熱潮

Luis Fonsi的單曲《Despacito》在YouTube平台上奪冠。資料來源/YouTube統計

在台多年的玻利維亞音樂人Edgar Mendoza表示,拉丁美洲音樂歷史相當悠久,從印第安文明,以大自然的聲音為基礎,音樂旋律單純,再加上後來受到歐洲國家統治,帶來不同新型樂器,接著非洲奴隸的到來,他們喜好以打擊樂器來表現音樂,加強音樂的節奏感,種種不同風格的音樂融合而成現在大家所認識的拉丁美洲音樂。

Edgar Mendoza也說,拉丁美洲音樂有著極強的節奏感,聽的時候身體會不自覺的跟著擺動,這就是它迷人的地方。因此拉丁美洲音樂有很多不同種的類型,例如SalsaMerengueCumbia及現在最常聽見的Reggaeton。這些不同的曲風分別搭配著各自獨特的舞蹈,並以其為名,例如,Salsa曲風搭配的舞蹈風格也命名為莎莎舞蹈(Salsa),而Merengue曲風搭配的舞蹈就會命名為梅倫格舞(Merengue)。

在台開拉丁式餐酒館39年的玻利維亞人Teresa Rocha提到,台灣有些人比他更了解不同類型的拉丁美洲曲風,也有人對拉丁美洲國家的傳統交際舞蹈感到興趣,進而學習SalsaCha Cha舞蹈,許多顧客會在他的餐酒館點播歌曲和跳舞,他認為了解拉丁美洲音樂的台灣人不在少數。

拉丁美洲舞蹈老師董建雅表示,在台灣其實拉丁美洲國家音樂也並非近期才流行,以前教Zumba(尊巴)或其他拉丁美洲舞蹈時,很喜歡拉丁美洲舞蹈的學生對於拉丁美洲音樂有相當程度的了解。但其他學生比較不會問或注意舞蹈所配合的音樂,但現在他只要放西班牙文歌,許多學生會主動詢問歌名,早已聽過歌曲,就連在教小朋友跳舞時都會有小朋友跟著一起唱跳,董建雅說,在拉丁美洲音樂流行起來前從未發生過學生這麼關心音樂的狀況。

Edgar Mendoza表演拉丁美洲傳統樂器。照片提供/Edgar Mendoza

融合與變化產生新潮流

其實除了因拉丁美洲舞蹈而流行的拉丁音樂,華語音樂圈曾經有知名香港歌手靜婷早在1988年翻唱墨西哥歌手Guadalupe PinedaHistoria De Un Amor,也就是你一定都聽過,旋律很好記的《我的心裡没有他》,不只這首Bésame MuchoGuantanameraEl Condor Pasa也都曾在台灣90年代紅過一時,卻未能讓拉丁美州音樂在持續台灣流行。

Edgar Mendoza說明,Despacito之所以會成為帶領拉丁美洲音樂走向前所未有的巔峰,除了現代網路的幫助外,也因為這次拉丁美洲音樂人在歌曲大紅後把握此次機會與世界兩大語言英文及中文歌手合作,加拿大籍歌手Justin Bieber及新加坡籍歌手林俊傑,透過他們合作將拉丁美洲音樂推向全世界。

為了跟上這股潮流,音樂人須產出大量音樂保持暢銷,造成拉丁美洲音樂特有的優美歌詞因此慢慢消失。

Luis Fonsi後陸續出現許多歌手跟著流行起來,哥倫比亞歌手Maluma、拉丁裔美國籍歌手Becky G及波多黎各的Bad Bunny,這些歌手的歌詞都極微露骨。秘魯籍在台駐唱歌手Monica Quispilaya表示 ,拉丁美洲音樂一直都會把歌詞寫得很浪漫,即使是與性有關卻還是可以將歌詞寫得非常有意境,但近幾年卻都會直接將歌詞寫得相當直白及情色。

拉丁音樂以許多不同的樣貌呈現,帶不同面向的流行,不同文化間的合作,使音樂發展出獨特的風格。時代的變遷產生出新的科技,透過網際網路,這個獨特的音樂被廣為流傳,現在在世界各處都可以聽到拉丁美洲音樂的影子。雖然部分歌手為了維持熱度,遺失原本的歌詞文化,但仍有許多歌手在為創造出優美的歌詞努力。

拉丁美洲新住民 為台帶來新文化

拉丁美洲文化在台灣並不是被廣為認識的,Tere Trujillo 是位嫁來台灣的墨西哥人,剛來到台灣時,參加由屏東縣好好婦女權益發展協會所舉辦的新住民市集,發現台灣對拉丁美洲國家相當陌生,因此決定開始推廣拉丁文化,透過拉丁美洲的傳統舞蹈及食物加深台灣人對拉丁美洲的認識。

透過食物及舞蹈來呈現拉丁美洲國家是最好的辦法,Tere Trujillo說,除了到不同地方賣墨西哥傳統食物,她在兩年前成立舞蹈團體美麗墨西哥在台灣」。該團體中除了墨西哥、秘魯及瓜地馬拉人,甚至有一位台灣人在團體中,他們抱持著熱愛拉丁文化的理念決定一起在台灣各縣市參加活動表演拉丁美洲舞蹈 ,讓更多台灣人知道。

愛跳舞的團員們。照片提供/Tere Trujillo

Tere Trujillo認為身為外國人,在台灣找工作相對來說比較困難,剛來時一句中文都不會,看到什麼就問怎麼念。在台灣生活多年後才慢慢懂的如何用中文表達。她也提到,當初來的契機是希望自己可以獨立,才選擇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中,做著熟悉的家鄉味。

台上表驗動人的舞蹈。攝影/崔湘婕
新住民市集中,許多人手作特色食物。攝影/崔湘婕

美麗墨西哥在台灣成員Denisse Moreno覺得,在台灣總是會有想家的時候,參加舞團後覺得自己離家更近一步。當拉丁美州音樂正流行的時候,看著一群不同國家的人能一同開心唱著一首歌,讓她對於自己來自拉丁美洲感到非常的驕傲。

拉丁美洲人在台對足球熱忱不滅

足球是拉丁美洲文化中重要的一環,與他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但對台灣來說,足球是休閒運動的一種。不過台灣有兩位來自宏都拉斯的足球員,加入大同股份有公司所屬的足球隊,其中包含許多外國人,他們都是職業足球球員,把興趣當作職業踢足球,並熱愛踢足球,就算不在自己的家鄉,也想要持續不斷的追逐自己的夢想。

足球員練習現場。攝影/崔湘婕

宏都拉斯籍足球員Elias Argueta表示,足球對拉丁人來說,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每一天都會接觸到,透過足球認識彼此,聚集在一起,因此在他們的日常交際上,足球常常是對話中圍繞的主題,他們對它抱有極大的熱忱,甚至說有人是為了足球而活。

另一位來自宏都拉斯籍足球員Luis Fernando Galo認為,足球可以讓拉丁美洲人忘記所有煩惱,在拉丁美洲國家,治安向來都不是很好,藉由踢足球可以讓他們團結,一起為同一件事情感到快樂,暫時忘記現實中的問題。

足球夢難在台實現

足球對並不是台灣來說國民運動,Elias Argueta表示,台灣人在足球的認知較傾向休閒運動,並不會認真看待。除此之外,家長會在會讓小朋友還小的時候接觸相關的體育活動,但因為社會風氣以升學為導向,長大之後就不會讓他們近一步相關的發展。

足球球評羅伊表示,因為台灣部分企業覺得球隊發展有限,導致足球在台灣難以發展。照片提供/羅伊

專業足球球評羅伊表示,在拉丁美洲,足球就是生活圈,帶動著經濟及生活各個層面。而台灣沒有足夠的職業球隊,選手就不會全力去拚,只會覺得是一個興趣,無法變成一個職業的活動,家長也不會讓小朋友去練球練到職業比賽。

羅伊提到,職業球隊的生存需要企業公司的幫忙,幫忙與否端看職業球隊有無貢獻。在拉丁美洲國家是企業幫足球隊買地蓋球場或是做球衣,而因為足球員有影響力,他們的家庭、親戚及本身,都會去買並推廣那個公司的相關商品,像時常在公眾場合穿該品牌的衣服。互相回饋,企業就會得到好處,也就會回饋給社會。

然而職業足球隊目前難以在台灣發展,羅伊說,在台灣部分企業覺得球隊發展有限,對他們的效益不夠,只有少數企業有餘力去投資一個球隊,像大同股份有限公司跟台灣積體電路製造公司,企業幫忙是一種社會責任且需要承擔,但對於商業機構而言,獲利才是主要目標。

足球球評羅伊談台灣足球困境

羅伊進一步說,希望企業把足球視為可以投資的運動產業,並多多效仿國外球隊與企業的合作模式,才可以讓台灣的足球環境改善。

 

延伸閱讀:

多元台灣社會 看見拉丁美洲文化

美國女足隊奪冠 訴求同工同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