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手消毒停不住 強迫症患者好焦慮

記者 邱品禎、劉美佳/採訪報導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以下稱新冠肺炎)肆虐,紐西蘭衛生部長克拉克(David Clark)在提醒大眾做好防疫時說:「現在是發揮強迫症的時候了。」此話一出,引起了紐西蘭精神健康基金會的反彈。因為強迫性精神官能症患者真的為了「洗手」而苦。

強迫症病友林小姐洗手時間長,曾遭同事異樣眼光。攝影/劉美佳

強迫症病友林小姐,因為怕髒,每天從公司回家要用次氯酸水消毒門把,並立刻洗澡,一洗就是兩三個小時以上。別人來訪家裡後,她也要把訪客碰過的所有東西清潔乾淨。

持續清潔行為是強迫症病友常見症狀之一。攝影/劉美佳

最近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導致林小姐更加焦慮,買了許多防疫用品。她一進公司,第一件事是將整個辦公桌、電腦、滑鼠、鍵盤等消毒,跟同事保持一公尺以上的距離,緊緊戴著口罩,但同事們覺得她反應過度。林小姐說:「他們覺得我很奇怪,為什麼要一直去廁所洗手,然後去都待很久的時間洗很久,他們覺得我很誇張,覺得說有那麼嚴重嗎?」

病友林小姐因疫情而焦慮,購買許多防疫用品。攝影/劉美佳

但罹患強迫症4年的林小姐沒辦法控制這些行為,她描述當時就診的心情:「知道之後就覺得還蠻驚訝的,然後有點難過,就覺得說怎麼會有這種狀況這樣,然後家人知道就是,他們其實一開始也不是很諒解,想說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這樣。」

其實除了像林小姐這樣的個案,強迫症還有許多不同症狀。病友翁先生則是腦中會不斷浮現負面的想法,他提到,「比如說我怕一個人他要殺我,其實他不會殺我;或者是認為一個人要害我。」

而強迫症會影響的不只患者本身,還有身旁的親友。病友阿瑞經常清洗家人的鑰匙,有次就因為這樣爆發激烈衝突。阿瑞表示:「家人覺得沒必要洗鑰匙,他就比較不高興,肢體上跟他有一些衝突,他就拿安全帽敲我,我理所當然就回擊。」對他來說,連最親近的家人,也因為不理解病情,讓當時的他產生了很大的無力感。

「強迫症」常被許多民眾掛在嘴邊,但並非所有人都清楚。強迫性精神官能症是焦慮症的一種,患者會陷入重複無意義的思考或行為,嚴重會大大影響工作和人際關係,甚至日常生活。

精神科醫師湯華盛指出,家庭教育不會導致強迫症,應該是腦部、腦額葉,或是比較深層的基底核出了問題,所以導致強迫症。

許多病友參加精神科醫師湯華盛主持之精神健康講座。照片提供/湯華盛

強迫症好發於青少年時期,成因是遺傳或腦部病變、血清素濃度等體質因素,由於腦額葉及腦部基底核的缺損,腦海中重複出現想法,患者不斷想要用行為消除焦慮感。患者接受專業治療後可能痊癒,但不就醫,可能越來越嚴重。

強迫症容易在青少年時期發作,成因是遺傳、腦部病變、血清素濃度等體質因素。資料來源/湯華盛醫師、製圖/劉美佳

湯華盛提到,一般人普遍有強迫性格,在不影響生活的情況下,擁有一些強迫傾向都是正常的,民眾不須過於擔心。但若發現自己經常重複一種行為,已達到讓自己或別人困擾的程度,就可參考網路上的測量量表判斷狀況,以及就醫。

民眾普遍擁有強迫性格很正常,在不影響生活的情況下不需擔心。攝影/劉美佳

湯華盛描述他診療過的個案,有清洗東西的強迫行為,他可以犧牲睡眠,整夜擦洗家中,已經干擾到自己;或是因為怕髒而不敢出門,都是強迫行為影響生活的例子。

身為病友家屬的小艾表示 :「如果家裡的人,不去體諒、不去包容、不去多了解的話,可能一個家庭他們就會完蛋了。」強迫症患者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家人的支持,以及旁人的眼光都很重要。理解強迫症患者的處境後,或許就能多些包容,當然也就不會拿強迫症這三個字來當形容詞消遣別人了。

 

延伸閱讀:

新冠肺炎疫情升溫 HBL首次封館比賽

新冠肺炎重創經濟 政府擬推出振興券